熱血時報 | 亞投行——暴發冤大頭 學人做會頭

亞投行——暴發冤大頭 學人做會頭



亞投行——暴發冤大頭 學人做會頭



中國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拉攏美國的盟國參加,引起繽紛議論。去年底亞投行準備得如火如荼時,美國不少中國問題專家,如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Elizabeth Economy,建議美國應該爭取加入。但奧巴馬政府似乎對亞投行毫無觀念,見到一個不受美國控制的國際金融機構出現,本能反應就是告訴盟友一定要杯葛。結果英國宣佈申請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國,跟著多個歐洲國家爭相加入,狠狠刮了奧巴馬政府一巴掌。

其實中國成立亞投行,如果不是美國盟友不理美國警告爭相加入,世界各地媒體都不會太留意。亞投行的最高資本額可達1000 億美元,中國最多出500 億,其主要活動將會是資助將中國與中亞連接,打通歐亞的所謂「一帶一路」建設。去年底中國政府也宣佈成立資本額達400 億的絲路基金,由中國政府獨自出資。但國際媒體幾乎沒有任何報道。亞投行和絲路基金受到西方媒體的差別對待,證明西方的中國觀察者,大多不理解中國資本輸出背後的真正原因。

中國自2001 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開始,出口大增,積累越來越多以美元為主的外匯儲備。成功入世和爭取申辦奧運後,各地地方政府瘋狂借款,擴大鋼產、水泥等行業的產能。2009-10 年中國政府為回應全球金融危機命令國有銀行大放水吹谷投資,令已經過剩的產能加速增長。重重經濟矛盾,迫使中國政府積極用過剩的外匯儲備放債給發展中國家,讓他們利用這些貸款進口中國公司的過剩產能。中國因此成為一個放貸大國和豆腐渣工程出口大國。

美國智庫RAND Corporation在2013年發表的一份報告統計, 中國在2001 到2011 年承諾發展中國家的貸款和各種金錢緩助, 已經接近7000 億美元, 是世界銀行資本額的三倍。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緩助和投資規模, 早已大大超過亞投行。如果亞投行標誌中國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經濟霸主, 那麽中國應該已經成為世界霸主好久了。但實情是中國輸出這些緩助和投資,只能令中國成為一個全球頭號冤大頭。

美國之所以能夠在戰後成為世界霸權,不單因為其龐大的對外投資和貸款,還因為這些投資和貸款背後的政治軍事實力。中國現在空有現金(大多是美元來的)和產能,但並無足夠的政治軍事力量確保其海外投資的安全,更能保證借了中國錢的國家會聽中國話。中國在非洲和亞洲的直接投資,近年遇上極大麻煩。中國公司不是無法應對當地工會和政客的挑戰,便是成為各地恐怖組織綁架或地方政府敲詐勒索的目標。連完全依賴中國緩助的緬甸,也敢拉攏美國、制衡中國、叫停中國投資的工程,甚至派戰機飛進中國境內轟炸中國村莊。可見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處境,已近焦頭爛額。

現在中國遇上20 年未見的經濟危機,通過資本輸出舒緩經濟危機的壓力,比以前更巨大。中亞因此成為中國輸出過剩資本和產能的新處女地。但中亞的地緣政治局勢,比非洲和東南亞更兇險,中國如果重複以前獨自出資的模式,風險大到難以想象。中國成立亞投行,其實就是要自己做大會頭,找其他人來一起做會,分擔風險。現在中國找了一堆街坊來做這個會,七嘴八舌,有些街坊更是從心底裏看不起這個暴發戶會頭。到底北京有無能力駕馭亞投行?這可真是值得我們拭目以待了。

(原文刊於第二十九期《熱血時報》,於2015年4月19日免費派發。請支持文化抗共,訂閱《熱血時報》: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regform

(圖片來源:"Shanghai Pudong Jan 2 2014" Yhz1221 / CC-BY-SA-3.0)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