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九十二集.狐仙轉運

百鬼夜吟.第九十二集.狐仙轉運



百鬼夜吟.第九十二集.狐仙轉運


十多年前,我還是的士司機的時候,由於我常在荃灣區「兜客」,好幾次載到了阿媚。當然,最初我是不知道她從事甚麼行業的,只知道她大約就是在兩、三點出現於川龍街附近。

隠約記得大約第三、四次載到了阿媚,她在路途中問我:「哥仔,你可以留個電話號碼給我嗎?我收工揾你載我返屋企。」其實我很少留電話給乘客,因為我比較隨緣而且不喜可接「柯打」的工作形式,所以我拒絕了。

她再說:「哥仔,我不會要你打折頭的,只是很放心坐你的車,所以想你留個電話號碼給我。」隨後,她多次要求之下,在送她到了目的地時,再說:「我就住在這裡,你留個電話號碼給我吧。好嗎?」

結果,我還是給了她電話號碼,她成了我的熟客。

往後,又兩、三個月後,阿媚如常來電給我要車,可是這次上車的地點,竟是荃灣警署。當我到達警署時,阿媚在女警陪同出來,她似乎很憔悴,身上只披著一條大毛巾,坐上的士,然後返到川龍街。在車上,她說:「哥仔,今日我被打刧,麻煩你一陣跟我上一上去,我要換衫才可回家。」我見她如此遭遇,也不好意思拒絕。而當她帶我上樓,我才知道她是在這裡從事一樓一鳯的工作。

從此以後,阿媚除了要車,還跟我說很多心事,有時候她還會煲湯給我喝。

阿媚說起只不過是幾年以前的往事,雙十年華,是在夜總會大場做高級接客生意,曾經風光一時,可是行業突然受「北姑」入侵,令她經歷一件怪事。

她本來就是「紅牌阿姐」,可是當面對這衝擊,弄得要經常「坐冷板凳」,而且即使有客人,也對服務要求多多,甚覺侮辱。在迫於無奈之下,她聽了一位姊妹的話,到泰國求一些叫「狐仙佛牌」的東西來轉運。

當她求得「狐仙佛牌」後,生意果然大為好轉,她深信得到了「狐仙」幫助,供奉「狐仙」的祭品也豐富起來,更設起一個小祭壇來供奉「狐仙」。

不過,這些日子維持不了多久,生意還是再次轉差,而且客人的要求變本加厲,令她難以忍受。

她又聽了姊妹的教導,開始以血祭「狐仙」,生意是再有好轉的,不過只不過一個多月,就好像失效了。

事實上,阿媚當時的外貌,變得如吸毒者一樣,面無人色,不似人形。甚至,夜總會的經理也叫她回家,不用開工了。

阿媚幾乎走投無路,那天就向「狐仙佛牌」的小祭壇發洩。

當晚,她發生了甚麼事,她完全不知道,只從姊妹口中得知,當時她在住所的頂樓叫嚷著要「自殺」,那姊妹看見她面色灰白,雙眼如柳葉般細長,眼尾上翹,咧嘴而笑,且行為極為怪異,仿如犬隻,心感不妙,就找了一位師傅來救人。

師傅到場後,一看就知道她被「冤靈」附身,花了不少功夫,才成功驅離「冤靈」。

師傅也到過阿媚的住所看過究竟,見那「狐仙佛牌」的祭壇,就對那姊妹留下一句說話:「甚麼狐仙?根本只是拜鬼罷了,那鬼魂模仿著她心裡的狐仙形象呈現,以後都不要再用這些旁門左道,下次就再救不了她。」

阿媚經歷此事後,休息了好一段時間,再返不回夜總會工作,結果就是這樣轉了去做一樓一鳯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