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解靈人》第五十六回:越窮越見鬼(二)

《解靈人》第五十六回:越窮越見鬼(二)



《解靈人》第五十六回:越窮越見鬼(二)




  阿毅在家裡躡手躡足地搜索,倒讓他才看似賊人,但當下沒管太多,捉賊要緊。就在行到廚房門外時,忽然覺得背後有陣風吹過,就似有人急速跑過一樣,使他立即回身舉手,玻璃瓶猛地敲過去,虎虎生風,卻哪裡敲得著誰?阿毅覺得有點奇怪,但也不排除是自己的錯覺,因為窗戶開著,可能真有風從外吹進來,於是就繼續在家裡巡了兩圈,可惜還是一無所獲,開燈再看一遍,結果並無分別。之後阿毅點算一次財物,發現並無損失,猜想是自己回家及時,對方聞聲逃逸。

  阿毅拿回外賣,開始坐著邊吃邊想,竟有點同情那個想像中的賊人,因為他身無長物,家徒四壁,想要爆竊亦無從偷起。他身上唯一最值錢的金銀潤已戴在手上,其他東西幾乎都是可有可無,被偷了也不怎麼肉痛。既然對方知難而退,阿毅自覺亦沒有什麼可以追究,反正沒有損失,很快就沒有放在心裡,吃過飯後沖涼看電視,未幾就睡覺去了。當晚卻做了個夢,夢裡看到賊人的真面目,原來是個中年男子,在家裡踱步來回,彷彿在躊躇些什麼。

  然而,跟很多人一樣,阿毅很快就把夢境淡忘了,直至一個月後的某天。

  夜晚,阿毅工作了一整天,難得明天有半日假期,可以容他睡到日上三竿,一於睡前來點解憂的啤酒,雖然沒有豆腐火腩飯,但也能一解阿毅的愁思。雖說他是個堅毅的人,但偶爾還是會有心灰的時候,尤其是一個人回到陌生的家裡,形隻影單,想起自己由人生高處跌到谷底,這幾年營營役役,百般滋味慢慢湧上心頭。

  這夜卻跟過往有點不同,阿毅站在露台喝酒,半身倚著及腰的石屎圍欄,就在喝過第五罐啤酒時,忽爾聽到一把男聲在他耳邊呢喃:「跳吧!跳下去吧!」聽罷還未反應過來,卻感到一道怪力自他背脊中心一推,彷彿有隻無形的手想將他推下去。阿毅反應倒快,往下一坐,雙手扶穩,沒有就此墮樓,卻嚇得一身冷汗,酒亦醒了一半。

  阿毅知道不干醉酒的事,他才喝到第五罐,沒可能不勝酒力,況且喝醉了最多迷糊不清,昏昏欲睡,絕不會出現幻聽和幻覺。阿毅亦知道自己剛才雖然有點感觸,但還遠遠未到興起輕生念頭的傷心處,而且自殺並不符合他的性格。

  那麼,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

  阿毅終於想到了靈異之事,但他竟然沒有打算解決,亦不知如何解決,他一想到同樣的租金只怕再難找房子,要搬走又要多花筆錢就覺得頭痛,找人打齋超渡則更加麻煩。阿毅左思右想,想出的辦法竟然是要跟屋內的靈體和平共處。他眼前明明是虛空一片,仍試著跟那什麼說:「我是真金白銀租這地方的,你我河水不犯井水,這地方你隨便用,我沒所謂,你不要搞到我就好。」

  到底阿毅的求和宣言會否得到回應呢?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