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日本就業市場情況參考

日本就業市場情況參考



日本就業市場情況參考



踏入2018年,香港的失業率終於跌至2.9%,與唐英年要擔心其「有生之年」的2.2%尚有些距離。反觀日本,2018年1月的「完全失業率」由前月的2.7%大幅下跌至2.4%,為24年來的最低水平。日總務省判斷為「雇用情況有實際的改善」及「人手不足,企業招聘欲強勁」。

同期,日本酒店業、飲食服務業的就業人數大幅增加。厚生勞動省同日公佈「有效求人倍率」為1.59倍、「正社員倍求倍率」則為1.07倍 - 意思是,若計及臨時職位,職位空缺是求職人數的1.59倍;即使只計長工,空缺之數量亦略多於求職人數。同期求職者人數減少1.2%,而職位空缺數目僅減少0.6%,明顯職位空缺已被快速消化。其中,又以東京都的求人倍率最高(2.08倍),最低為沖繩縣(1.17倍)。

在日外國人職業分佈


至於在日本工作的外籍人士數目,則以每年18%的速度增加。2017年10月,在日工作的外國人達128萬名,是有記錄以來最多。其中來自鄰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佔29.1%。其他國家包括越南18.8%、菲律賓11.5%、巴西9.2%、尼泊爾5.4%。數據亦顯示,最多外籍人士在東京都工作(近40萬人),其次為愛知縣(名古屋、豐田市等工業重鎮)與大阪府。

以職業計,在日本工作的外籍人士以從事製造業為主,達38萬多名,佔整體之30.2%,其次順序為酒店及飲食業、服務業、零售業、建造業、運輸業及IT......最少人從事採礦業(228人)與能源業(360名)。有趣的是,選擇到日本務農、畜牧的外籍人士達兩萬七千名!

在日外國人工作與居留情況


在日工作的外國人中,除約21%已取得日本永久居留資格外,僅7.6%透過婚姻取得居留資格,佔整體的7.6%。大部份申請「學生簽証」,約20.2%,其次是20.1%的「技能實習簽証」,「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即「一般工作簽証」)僅佔18.6%。

其實「技能實習簽証」為日本為援助第三世界國家(即「發展中國家」)而設立的人才培訓制度。此制度讓該等國家的成年國民(18歲以上),到日本的企業實習不多於三年,「發展中國家」包括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秘魯、老撾、斯里蘭卡、印度、緬甸、蒙古、烏茲別克、柬埔寨、尼泊爾、孟加拉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強國崛起了,但仍自稱「發展中」)。

2017年有逾25萬外國人持「技能實習簽証」,其中以越南人最多,佔10萬4千;其次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佔7萬9千。資料顯示,2017年僅在上半年就有3,205人在實習期間「失踪」,相信他們從此成為了日本的黑市居民;失踪人口中,最多還是越南人(1618名),其次也是中國人(859名)。

雖然香港人無法透過「技能實習制度」到日本工作,但香港的青少年可以透過「工作假期計劃」赴日。而近年來筆者知道不少朋友透過此計劃,成功獲僱主「擔保轉簽」(在留資格變更許可申請)為正常的工作簽証,並得以長期居留日本。若讀者有留意台灣網站,亦會發現台灣有不少職業介紹公司,專門招聘台灣人赴日工作,當中不少只要求N4甚至N5的基礎日本語水平。

香港的「焦土化」並非由甚麼派別鼓吹、宣傳的願景,而是當下已經發生之既定事實;而事實上,所有力挽狂瀾的努力均於2016年宣告失敗。假設香港人將會流離失所、漂泊海外,在英語以外多學一門外語,於亂世之中著實非常重要。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6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