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中取代恐共──香港分離意識是如何煉成?

厭中取代恐共──香港分離意識是如何煉成?

「建設民主中國」逐漸變成票房毒藥,「從恐共到厭中」,是香港思想範式轉移的轉捩點,不但打破大中華派幻想中國(China Fantasy)論述,而且揭開分離主義的攤牌時刻。

官民勾結 命運共同

民主派幻想「黨國區隔」, 「共產黨壓迫中國人」,「錯不在中國人」,「中國人是善良美好的」,和事實相距甚遠,現時中國可以用「官民勾結共治」描述之。中國政府運用分享經濟成果和挑動民族主義的手段,提供中國人炒賣致富經濟自足,及富國強兵對外擴張,以換取中國人的「政治不反對」,建立一套類似香港超穩定架構模式。中國人心知肚明,中國政府施政縱然不堪,但為求目前自身經濟利益,不會貿然反抗推翻,或許後中共時代局勢更加動盪,民主中國體制下沒有油水可撈,中國人和中國政府就是默許共路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經濟上共同歛財,政治上對內恐怖平衡、對外齊手擴張,大致上發展成一個命運共同體,「建設民主中國夢」自欺欺人,港豬也慢慢醒覺。日前偉大的黃之鋒大言不慚,說什麼「不能與中國民主斷絕」,中國政府不妨讓泛民學民思潮進入國境,且看他們如何聯絡民主勢力,講來講去還不是幾名被泛民引述的異見人士,十三億之中廖廖數人而已,試試在街上搭棚站台,不但沒人認同之餘,而且還被拆台打傷,面目無光兵敗返港。學民泛民不懂中國,以幻想當事實,不要講說服中國人,連和本土派爭論中國實像都輸幾條街啦。

強權帝國 官唱民隨

左翼喜歡把中國人塑造為「雞蛋」,被中共這幅「高牆」欺壓,犯上「角色定型」,即「某個人永遠擔當某種角色」的邏輯錯誤。中國政府對香港態度強硬,這班「雞蛋」忽然變成「高牆」一部份,幫北京攻擊矮化香港了,聯合上演「大仇港」劇本。泛民左翼慌忙開脫,指什麼中國資訊不流通,中國人被洗腦云云,這是一種低級藉口,其實就算網絡封鎖如何厲害, ,互聯網多多少少也流傳香港事實及觀點,但中國人不會理會港人抗辯,這班「帝國子民」只會遵從「中國帝國"」邏輯去思考,剛好中共亦是同一路數,政權人民就此合流。香港人自命中國人,請不要搞錯,「認可中國」的權力,不在香港人,而在中國人,變成奧維爾式「一些中國人比另外一些中國人更中國人」。舉例,美國歌手Kate Perry台灣個唱身披青天白日旗,被中國網民炮轟,指青天白日旗是中華民國國旗,因為在中國人的認知認可裡,五星旗才是唯一國旗象徵。又例如香港政改,即使公民提名如何合理,中國網民反而指責香港要求多多,憤斥地區巿民應該服從中央政府命令的上而下思維,在他們眼中,香港是沒有資格跟中國或北京平起平坐的。筆者多次批評香港人以「大香港主義」審視中國,製造「建設民主中國」之類的笑話,忽視中國人也有一股「大中華帝國主義」的抗衡力量,不以政治體制轉移意志,就算中國變成民主國家,矛盾必定延續下去,搞不好還會吞噬港台,提倡分家港獨,並非一時恐共厭共的意氣之爭,而是更為完整深遠的衛港方針。

意淫大漢 實則少民

一個有趣的歷史問題:為什麼中國五十年代對西藏反臉,香港八十年代還會要求民主回歸一國兩制?答案是民族主義,更加準確地說是「大漢民族主義」。

香港人聲稱反共,卻極少對民族主義,特別是香港盛傳所謂「文化歷史愛國論」提出批判。香港人的民族意識,大概由同文同宗,於同一政權下產生的「歷史共同體」孕育而成。漢字文化,漢人政權,套用心理學的理論,一出世便接觸這些東西,自不期然幻想自己是漢人族群。所謂中華民族其實是有民族等差,即漢人優越論,影響港人至為深遠的,肯定是香港古裝劇集及武俠小說,清一色保衛漢人河山,打敗犯漢外族,反元建明,反清復明,即使是清朝滿人,也會在「漢化論」及「一統論」(金庸《鹿鼎記》)的政治正確下自圓其說。香港人從來不去關心藏人疆人的處境,甚至認為少數民族是需要受到統治而罔若置聞,對西藏五十年代即是如此。

這裡造就香港的民族意識悲劇:香港人幻想和中國人平起平坐。

民主派到現在還認為中國(無論專制或民主)統治下會有平等選舉(這裡不是指公民提名,任免權力等狹義政制,而是涵蓋民主中國vs民主香港的關係),由一開始,中國人香港人都是一班種族主義者,對民主的理解是不夠全面,所謂民主中國必然出現種族歧視,現在更加麻煩,香港人原來不被中國漢人接納,兼且有少數民族化的趨勢。我們要反思,香港「文化歷史愛國論」引發的「本土漢族主義」是否虛妄無謂,應該怎樣面對,應該保留捨棄?承上文「認可中國」的權力,也許「本土漢族主義」在「中原漢族主義」之下,不過旁門左道的流派?

香港「本土漢族主義」,實際上是英治時代的產物,多少滲入西方民主自由的色彩,企圖引進外國概念把中國漢族進向現代文明,講得難聽點是「異化」了民族主義,和「中原漢族主義」, 那股中國傳統唯財唯力的叢林民族主義可謂格格不入,亦造成今日香港人希望民主自由,中國人希望國富民強(類軍國主義)的思維差距,一個美麗的誤會。香港人的文化歷史愛國,似乎包含一種「離地」的元素,將美好文化歷史和政治現實分不清楚。不幸的是,香港年輕人似乎給予上一代「否定」答案,他們會談及香港民族,或者去民族主義的理論。香港引以為傲的影視文藝,雖然在香港「本土」發生,隨著時間流逝及認同更迭,這批遺產逐漸淪為「離地」,甚或是阻礙香港前進的絆腳石。以現在的標準,上一代的民族主義觀念,實在是粗糙難看,是否可以說後來種下民主回歸的歷史禍根,早已潛伏在香港人的基因裡,怨不得中國政府?

劍指中國 非限中共

香港民主派說愛國不愛黨,他們愛的中國,究竟是什麼東西?

四九年紅色政權當然不在此限,尷尬的是,四九年藍色政權也非年輕人所鍾情。不管紅旗藍旗,大家都是黑旗。一個政權如此,兩個政權如此,就不能不考慮中國民族性的問題,甚至推論下去,生於這塊土地的人都是這個樣子,不是偏見歧視,而是合理懷疑。

民主派的中國論述,只有四九年赤色中國,欠缺地理橫軸,欠缺時間直軸,只有中國美夢,沒有中國惡夢。

上一代的中國意識,往往陷入非共即國,不是中國簡體字,就是台灣繁體字的舊式印刷民族主義(print nationalism),兩邊論述隱惡揚善,無論選擇那個陣營,都是中國陣營,香港泛民及其附屬集團,通常都是台灣國民黨時代的一派。互聯網降臨,好啦,雙方醜事掩蓋不了,有人問,可不可以有自己的國家民族認同,於是乎網絡民族主義(internet nationalism)產生傳統媒體不能控制的台灣及香港民族主義,這種民族主義有一個特點,就是全面否定原生母國,香港網絡鋪天蓋地負面中國即是如此,他們不是針對個別政權,而是針對整個國家,切入點一定是國共分治。國民黨來台白色恐怖歷史,在網絡上被無限放大,和共產黨赤色恐怖殖民香港相提並論,構成反國民黨以及反中國的動力。民主派不知如何應對,和藍營千絲萬縷,和中國情深款款,面對劣績斑斑的歷史,完全推銷不到正面中國形象。不講現代講古代,書同文車同軌,改土歸流,屯兵墾土,統治道術一脈相承,大中華派再講黨國區分,根本不知所云。

這就是中國,還抵賴什麼?

民主運動 命題錯誤

上周舉行的港大社科學院「大中華與本土」論壇,鄭松泰及李啟迪理據完勝李卓人,卻無法引導明確結論,把大中華派徹底擊潰。

結論是:香港困局,不在中國政治體制,而在中國主體本身。

香港民主運動,由始至終點錯題,香港不可能在獨裁中國統治下爭取民主,香港不可能在民主中國統治下享有自治, ,民主派的中國論述,不是描述事實,而是虛構童話,包裝成糖衣毒藥販賣港人。引用漫畫《北斗之拳》金句形容民主運動:「你已經死了!」什麼狙擊官員、否決政改、團結飯民、繼續爭取、深耕細作、薪火相傳、反攻大陸……精神病的定義是:「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上述口號聽夠了,懇請泛民別再死馬當活馬醫,你們的幻想中國騙術盡數拆破,你們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香港歷史之中。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