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方舟船長選舉》第八十八話:酒逢知己

《方舟船長選舉》第八十八話:酒逢知己



《方舟船長選舉》第八十八話:酒逢知己



煩躁鬱悶的雄獅子,領著知心好友雄鹿,來到方舟上的秘密糧倉,一起品嚐挪亞留下的葡萄酒,借酒精忘憂。

雄獅子邊灌酒邊抱怨:「這艘船上啊,就只剩你我是清醒的。那群蠢貨,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在玩選舉。」
雄鹿:「可是,你一開始也是玩得滿愉快的啊。」
雄獅子:「得看時機嘛,眼下還有什麼比上岸來得緊要?而且,都已經玩這麼久了,還不厭嗎?」
雄鹿:「雖然已經玩很久了,可是⋯⋯其實還沒有選過啊。」
雄獅子:「問題是選來做什麼啊?大家待在船上,無憂無慮,玩玩船長玩意打發時間還可以,如果真的能找到陸地,大家上了岸,難道還會管什麼戒條嗎?什麼政綱啊,什麼幾條腿平等啊,幾條腿優先啊,大家跑進森林後,還會管嗎?」
雄鹿:「不過,大家可能認為,就算上了岸,也想過著有規條保障的和平生活啊。」
雄獅子大笑:「這怎麼可能?」

談到這裡,雄鹿忽然沈默起來,也開始大口的在喝酒。
雄獅子:「老友,怎麼了?」
雄鹿:「沒什麼,只是⋯⋯以前在森林的時候,我們也不可能這樣子一起談天說地吧?」
雄獅子:「對啊,以前森林裡也沒有葡萄酒這好東西哩。這東西,真是愈喝愈舒服,愈舒服愈想喝。」
雄鹿:「那麼,上岸之後,我們就不再是朋友了?」
雄獅子:「怎麼可能!就算上了岸,我們一樣是好朋友,我們本來就應該是好朋友嘛,只是之前我們沒發覺而已。」
雄鹿:「對啊,過去大家都忙著你追我逐,都沒時間去發現大家的共通點。」
雄獅子:「對啊,以前我們都沒時間,去注意到自己的老婆原來都這麼麻煩。」
雄鹿嘆了口氣:「說起我老婆,牠也加入了那個『雌性四腳黨』,說要一起爭取雌性權。」

雄獅子聞言,也氣得大力拍打地板,道:「這群雌性都瘋了似的!一直在行兇濫殺的,明明就是頭雌老虎,牠們居然還好意思說什麼雌性被欺凌,說什麼雌雄平權。明明一直被欺負的,可是我們雄性啊!」
雄鹿:「就是嘛,我也無意冒犯,只是尊夫人在這方面的執著,真的超乎大家想像。」
雄獅子:「唏,別介意,叫什麼夫人,那根本就是一頭發瘋母獅!那瘋母獅經常滿口道理,常常以為自己以理服人,明明亂說一通!大家之所以會聽牠的,根本不是因為牠的道理,而是因為牠是獅子啊!大家是怕了牠的爪與牙啊!」
雄鹿:「得罪講句,愛說歪理的尊夫人,跟四出行兇的雌老虎,倒還真是一體兩面的雌性代表啊。」
雄獅子:「不不不,那頭雌老虎雖然連環行兇,不過牠講道理得多,牠不過是不滿現在的規矩,想要回復森林裡那一套自由獵食的自然法則而已,這點我倒是十分理解的。」
雄鹿一怔,看看雄獅子:「難道你也認同雌老虎,要自由獵食?」
雄獅子大笑:「我只是理解,可沒認為,我可以跟老友在這秘密糧倉,分享美食與葡萄酒,我幹嘛還要去獵食啦!放心吧,你有我這個老友,你以後也不用再愁吃的!當然,酒也不用愁!」

這一晚,雄獅子與雄鹿,狂歡暢飲,一個晚上,把兩大桶葡萄酒喝個清光。
這一晚,牠們無所不談,從雌性談到獵食,從方舟談到森林,從河馬談到挪亞。

翌日早上,雄獅子終於酒醒起來了,這時牠才發現,自己在醉酒中把雄鹿吃掉了。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