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中二少女山海經》第二十一回:離地少女

《中二少女山海經》第二十一回:離地少女



《中二少女山海經》第二十一回:離地少女



在山海中學校園上空,經常都可以看到少女的身影在半空中飄浮,那個是希艾。她是學校的輔導程序,以立體投射出來的少女身姿,於校園四處飄盪。

然而,會在校園上空飄浮的少女,並不止希艾一個,還有毛麗昇。
山海中學,還有一名飛行少女:毛麗昇。

毛麗昇自小就擁有飛行能力,當然她也不能飛多高,最多不過四層樓高左右,也無法飛得太快,最快也跟常人的跑步速度相若。但她確實能夠飛行,像汽球一樣飄浮在半空之中。

飛行,是人類長久以來的夢想,人類想盡辦法,希望能讓自己飛行在天。毛麗昇天生就有這個能力,而且不用任何器具輔助,也不用做任何特異動作,她只是自然自在地在飄浮。

然而,有一個小問題,毛麗昇無法落地。

毛麗昇一生都保持著飄浮狀態,她不是想飛起時就自地上飛起來,她是根本無法著地。

每當她試著接觸地面,就會有一股力場,將毛麗昇阻隔開,所以就算加載重物於毛麗昇身上,還是無法讓她貼近地面。

毛麗昇總是跟地面,或地面延展出來的物體,保持著約若約一米的距離。
即是說,毛麗昇不單無法降落到地面,就算是距離地面二百米的大廈天台,因為是由地面直接延展出來的,所以毛麗昇也無法降落在大廈天台上。同理,毛麗昇也無法降落到由地面長出來的大樹上;同樣,毛麗昇也無法降落到一個站立在地面上的人類身上。

所以,與其說毛麗昇是個飛行少女,不如說她是個離地少女。

毛麗昇恨死這個能力。

雖然能夠在上空飄浮,看上去好像很有型,但在山海中學,這其實就跟希艾沒什麼分別,所以沒有誰特別覺得毛麗昇有型。而且這能力也沒什麼實際用途,一來無法飛高,二來無法飛快,所以最後只留下了限制,無法著陸。

而且根本沒有物理邏輯可依,為什麼會無法著地?為什麼定義是由地面延展出來的東西?簡直像文字遊戲一樣。而且實際在生活上也頗麻煩。

毛麗昇無法坐在椅子上,也無法睡在床上,她的一切起居飲食作息,都是在半空中飄浮進行,像個太空人似的。

而且,她無法好好的跟人接觸。

只要那個人站在地面,那個人就是地面的延伸,那個人的一米左右範圍,會有一重力牆,讓毛麗昇無法貼近。

中三丙班的馬立健,對毛麗昇身上的現象,很感興趣。
馬立健:「飛行是我的夢想,我的夢想就在你身上。」
毛麗昇:「你不會希望像我這樣的。」
馬立健:「你真的無法跟任何人作身體接觸?」
毛麗昇:「那個人站在地面時不可以。」
馬立健:「什麼時候可以?」
毛麗昇:「那個人離開地面就可以了。」
「啊!」馬立健恍然,跳了起來,在半空中拍了拍毛麗昇肩膀。
馬立健:「果然可以啊。即是說,要跟你握手,就得要跳起來。」
毛麗昇:「我只試過跟別人擊掌,握手未試過。我還未遇過有人,跳起來的騰空時間,足夠跟我握手。」
馬立健:「嗯,我明日試試。」

翌日,馬立健找來一張彈床,練習讓自己可以穩定地在彈床上下跳躍,並讓自己在最高點騰空時間延長。
練習了整個早上,在彈床上摔到地面十六次後,他終於順利跟毛麗昇,成功握到一次手。
馬立健:「我是不是第一個跟你握手的男生?」
毛麗昇:「不,之前也遇過一個男人,跟他握過一次手。」
馬立健:「他也是用彈床?抑或是NBA籃球員?」
毛麗昇:「他是跳樓自殺的,我在半空跟他握手道別。」
馬立健:「有試過跟人拖手嗎?」
毛麗昇:「這倒沒有。」
馬立健:「嗯,我明日試試。」

翌日,馬立健找來了一個降落傘,要在學校旁邊樓高二十三層的大廈天台跳下去,並降落在山海中學的操場上,馬立健同時已經在操場上佈置好救生氣墊。
馬立健要在這個降落過程中,嘗試跟毛麗昇拖手。
毛麗昇:「這個想法倒是很有趣。」
馬立健:「我說過,飛行是我夢想。」
馬立健花了足足三十分鐘來鼓起勇氣,終於,他大叫著在天台上衝出去,並成功張開了降落傘。
毛麗昇在他的身邊一起飄降。
馬立健向毛麗昇伸出了手,毛麗昇想了一想,也伸出手,拖著馬立健。

二人終於成功拖手。

毛麗昇:「你讓我想起一個人。」
馬立健:「誰?」
毛麗昇:「那個跳樓的人。」
馬立健:「沒問題啊,我已成功張開降落傘。」
馬麗昇:「但是如果有風吹來,你無法落到操場的救生墊上,而是被吹到馬路上,那跟跳樓也沒什麼分別的。」
馬立健:「但是我拖著你嘛。」
毛麗昇:「沒用的,我是能夠飄浮,我沒有足夠力氣把你拖起來的,所以如果你被吹到馬路上,又剛好碰上駛過來的巴士或貨車,我只能陪你到人生最後一刻。」
馬立健:「這個⋯⋯起碼嘗試下嘛⋯⋯」
毛麗昇:「試也沒用,我不是女超人,我的能力只有離地。」

結果,沒有大風吹來,馬立健成功降落到操場的救生墊上。
馬立健剛成功生還,他又想到另一個想要挑戰的項目了。馬立健:「你有試過接吻嗎?」
毛麗昇:「什麼?」
馬立健掏出兩張機票,遞給半空中的毛麗昇:「你應該沒試過搭飛機吧?當然了,你本身就能飛啊,但你會願意跟我一起,遊一程飛機河嗎?這是用我之前暑假打工儲錢買來的,也要等有特價機票出現時才買到啊。」
毛麗昇:「⋯⋯為⋯⋯為什麼?」
馬立健:「這兩天的實驗證實了,只要確實離開了地面,你就能跟別人接觸, 也能觸碰其他東西。只要身處飛機上,你就能坐下,也能躺下,還有,自然也可以接吻了。」
毛麗昇:「我⋯⋯我⋯⋯為什麼要接吻⋯⋯」

毛麗昇從來沒想過,有男孩子會喜歡自己,因為自己一直在飄浮,總是處於比男孩子高的位置,而男孩子大都不喜歡比自己高的女孩。
不過,馬立健似乎是個例外。

馬立健:「我說過,飛行是我的夢想,總有一天,我會成為飛機師,到時,我們就能生活在飛機上,我會架著飛機,讓你可以在飛機上躺,在飛機上坐,也能在飛機上做一切貼地的事情啊。不過,穩健起見,還是先得做個實驗,不能等到我當上飛機師才去試啊。」
毛麗昇:「你不是說當飛機師是你的夢想嗎?」
馬立健:「不是啊,飛行才是我的夢想,因為我的夢想就是你啊。我要當飛機師,是為了飛行到你身邊。」

面對突如其來的表白,從未想過會戀愛的毛麗昇,不知所措。
馬立健再次遞出機票:「就當是協助做實驗啊,這是科學精神啊,你都幫忙這麼多次了。」
毛麗昇紅著面,低著頭,快速的接過機票:「只是為了做實驗,是科學精神啊。」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