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解靈人》第六十回:困靈(二)

《解靈人》第六十回:困靈(二)



《解靈人》第六十回:困靈(二)



  兩個月後,偉信搬進了新居甘願淪為樓奴,只為迎娶他一生中最愛。

  偉信決心買下這個單位,除了價錢相宜外,裝潢狀態亦屬良好,只需稍作粉飾,添置一些新傢具即可入住,正符合香港人最愛追求的「快」、「靚」、「正」。

  入伙當天,偉信跟他的女友秀婷依足規舉,準備好水果香燭拜四角,向附近土地鬼神等奏明自己是真金白銀買下單位,敬請四方互諒尊重,和平共處,互不打擾云云。

  吉時過後,偉信跟秀婷到外面去吃晚飯,期間話題不離婚禮的安排,因為四個月後就是他們的大喜日子,兩人正為婚禮作準備。

  偉信最喜歡秀婷的地方是她真的和自己很夾,賢慧的秀婷從不跟他爭吵,就算是談婚論嫁這最容易觸動雙方神經的事,也從未試過爭執。

  飯後,秀婷先回娘家,不是因為她不願還未過門就住進新居,而是因為重新髹漆後的強烈甲醛味,對於打算在不久將來懷孕的她簡直是世間上最可怕的毒藥,沒辦法只好敬而遠之。偉信的嗅覺亦沒有失靈,只是他先前住的單位已經退租,沒奈何只有獨自住進新屋,雖有異味,但他就說服自己,不住白不住,早住早享受。

  第一夜。

  偉信飯後送秀婷回家,返到新居已近午夜。近來不是忙婚事,就是忙新屋的事,又要兼顧工作,每天都累入心扉,疲憊不堪,回家洗個熱水澡,頭也不洗,倒頭就睡。

  夜半,偉信朦朧間聽到一把女聲在呢喃,是聽錯?是隔壁有人在大聲說話?不重要,偉信只知自己要繼續跟周公說話。

  第二夜。

  偉信下班後買了個飯盒連例湯後就直接回家,為的是當晚他喜歡的一場球賽。

  飯盒只吃了一半,例湯連動都沒動,偉信就已沉醉在球賽中,一投入進去就是一個半小時,就在他愛隊獲得一個十二碼的緊張關頭,他聽到了大門傳來振動的聲音──咔,然後是一陣輕盈的腳步聲。

  「妳來了嗎?」偉信沒有回首的餘裕,他口中的「妳」指的是秀婷。他以為秀婷來了,畢竟她手執另一串鑰匙,是這個家的女主人。

  沒有回應,無聲無息,偉信並不覺得奇怪,有時候秀婷就是這樣,或許正在執拾東西、打掃地方,不想打擾他看球賽。

  又過半小時,偉信雙眼才終於離開電視螢幕,而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先到洗手間小解,方便過後才發現怎麼沒見著秀婷?方寸之地,明明能一目了然,卻偏偏沒有秀婷的蹤影?

  剛才秀婷趁他沒在意,躡手躡足的離開了嗎?

  「妳回到家了嗎?」偉信打給秀婷,第一句就問。

  「我回家很久了,剛洗完澡,吹頭後就睡覺。」秀婷說。

  回家很久?不是才剛離開嗎?

  「妳今晚有上來過嗎?」偉信試著求證,他有想過是因為自己太過投入球賽,影響自己對時間的掌握。

  「哪有?為什麼這樣問,你帶了其他女孩上去嗎?」秀婷開玩笑。

  偉信沒有心情跟秀婷說笑,他在回想、猜想,剛才開關門的、在家裡走動的到底是誰?

  幻覺?幻聽?一切卻是那麼真實,真實得讓偉信向虛空說話。

  「怎麼啦?」秀婷的聲音把偉信拉了回來。

  「沒什麼……」

  偉信告訴自己,或者只是聽錯。

  偉信睡醒之後尚未將昨晚的事放下,但沒敢向秀婷坦白,擔心會嚇怕她,只好於午膳時跟他的同事兼好友世傑訴心聲。

  世傑笑他膽小,說現在很多樓宇偷工減料,牆壁紙般薄,特別是夜深人靜時,更覺應聲,聽到上下左右發出的聲音半點不奇。

  偉信老臉一紅,尷尬地說:「你不明白的了,我花盡積蓄,真的很怕買到什麼凶宅鬼屋,要是一個不幸,我這生就完了。」

  「信哥,你至少有機會入場,我呢?想買間鬼屋都沒資格……」世傑自憐。

  「我不是這個意思……唉……你用租的,大不了是搬。」偉信搖首說。

  「總言之你記住,若有天隔壁太吵,要找人家晦氣時你最好叫保安員跟你同去,要是有什麼爭執也有個人證,必要時就打電話報警,反正你有交稅交差餉。」世傑提醒。

  「知道啦!」偉信吮過最後一口凍檸茶,起身埋單去。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