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香港人,你厚多士

香港人,你厚多士



香港人,你厚多士


日前網路上流傳一條在地鐵車廂內拍下的短片,一名染了金髮留了一個草菇髮型操不純正口音的阿嬸(還以為是 cosplay 大聖爺),她攜幼在車內飲飲食食時被在旁女乘客指責喝止,草菇阿嬸瞬即發爛,斥喝女乘客指她「你厚多士」和「唔正常」。

「你厚多士」是其鄉音將「你好多事」讀成一種茶餐廳午間美食。

首先,須知道在車廂內嚴禁飲食是香港社會是一個頗為恆常且重要的公民價值,即使香港被譽為美食天堂,食店林立,但是在地鐵上絕食是最正常不過的事。而且我們從小就知道在正常的情況之下,也不應影響到他人,這是小常識。但是,那厚多士阿嬸說的是甚麼?你說她在車廂內飲食不對,她卻不是和你爭論她有沒有不對,而是說是你厚多士、你好多事。認真,寫到這裡我想不到怎樣辯駁她了,正正因為女乘客多事,為大家仗義發聲,才要和她對峙,但她卻拿出一個事實來回敬你,舉例就好似你在地鐵內大叫非禮時,那個非禮的嫌疑犯只不斷重申一個「我是男人」這個事實,試問直斥其非又有何用呢?!

棟篤笑鼻祖黃子華曾經在其棟篤笑中解說了兩個香港人的常用俚語:「搵食啫」和「犯法呀」,兩句俚語同樣也是用來耍無賴的,雖然厲害,但依然有其盲點。第一, 「搵食啫」一詞確實難用於非勞動人口,例如學生哥與老人家身上。第二,「犯法呀」一詞用於真的違規和犯法的行為上,像認了罪般口吻確是捉蟲。但是「你厚多士」就沒有這個技術問題了。當你在香港看到有人在車廂內飲食,在街上隨地屙屎,你選擇捱義氣直斥其非,但是在他們眼中,這並非是與非對與錯的辯論或對罵,他們一開始就認定你好多事,你好多事去理他的事,即使他的事是搞到你及搞到大家的事,但他們就是說你好多事,因為他們的邏輯不是多一事不如小一事而是關你撚事!你罵他們是甚麼也好,也可以反罵你厚多士。  

而那位女乘客最後向發惡中的厚多士阿嬸說了句「車廂是大家」。唉,要知道大陸有句名言:「釣魚台是中國的,蒼井空是大家的。」我們香港人說的大家是大家有份共用的。而他們的大家是指大家可以淫弄的。試問又怎可以辯駁這個歪理呢。

既然是咁,唯今之計,我們應該學懂以己之道還施彼身。以後大陸邊個王光亞喬曉陽等,插手香港的政制發展時,不用和他辯論,我們只需要大罵他們:「你厚多士,多士,真係厚多士!」從此便能分主客莊閒,多好。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