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身份政治,迷惑世人

身份政治,迷惑世人



身份政治,迷惑世人


林鄭月娥上台之初,說要委任更多婦女與青年進入政府及諮詢架構。當時市民心生歡喜,認為婦女及青年終於出頭了。結果,林鄭月娥委任了被僭建醜聞纏身的鄭若樺做律政司;而她委任的兩位青年代表,更加令人大開眼界 - 3月28日,政府公佈青年發展委員會名單,年紀最輕的成員鄭康煥僅得18歲,是科技大學一年級生,透過「青年委員自薦試行計劃」獲得委任。報界查考之後,發現他名字的facebook帳戶,曾批評黃之鋒「公然挑戰香港法律及警方」、「連人與人基本的尊重都冇」。2014年雨傘革命期間,此facebook帳戶曾傳閱代表支持香港警察的藍絲帶頭像,唯帖文後來被刪。

至於第二位特首委任的青年代表,是香港大學政治學與法學五年級生兼一國兩制青年論壇理事孔泳淇。她向報界稱,將會協助政府推廣《基本法》和公民教育,又認為自己了解年輕人,「我覺得自己是貼地」。當被問到覺得取消議員資格(DQ事件)是否合理?她認為合理。

不論是偽港獨還是親政府,香港青年人為求上位發達那種狠勁,真令老人家自愧不如。

俾機會青年人從事政治是危險的舉動,更違反了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meritocracy(論功勞而給予公職)。青年人白紙一張,沒有往績可考,如何評估其誠信或績效?信任那些毫無經歷的青年人掌握國家或政府的生殺大權?不是瘋了吧?這個簡單道理,現在整個世界都彷彿忘記了,大家進入反智時代。

香港輿論在幾年前發動廢老、廢青、老屎忽的論調,派幾個老人出來獻醜,敗壞聲譽,於是社會有個論調說,不如給予年輕人機會,讓後生仔試一試,於是黃之鋒、梁天琦、梁頌恆、游蕙幀等就出來取代原本發動香港本土運動的中年人,之後更將本土運動搞爛。現在,政府委任的青年樣版,也令大家嘆息。最後,香港的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的道德形象全部敗壞了,市民不再信任任何年齡階層的人。

在美國,3月24日,成千上萬的中學生在首都華盛頓遊行抗議,為校園槍擊案要求美國禁槍。學生代表發言時慷慨激昂,要求美國放棄憲法第二修訂案的地方民兵權及人民持有武裝(槍械)權,試圖推翻美國立國的地方武力制衡。

這是目前席捲世界的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浪潮。某種身份的人,有權獲得其他人絕對的權利尊重,從而改變對待他們的法律甚至憲法。他們鼓吹制定反歧視法,令你無法批評他們。例如美加的同性戀團體修訂關於婚姻的法律後,中小學的教科書就刪除father和mother的稱呼,改稱parents。某一個身份的人可以要求福利補償,但如果要求修改法律或憲法而禁止其他人評論他們的身份,那麼憲政共和就會崩潰,言論自由也會倒塌。

身份政治比階級政治更為武斷,因為它是根據你的生物身份來採取立場,你是甚麼血統、族裔、性別、年齡,就有該身份的發言權。法國思想家Michel Foucault(中譯傅柯或福柯)說,這是生物政治(bio-politics),把靈性的人類退化成為生物。然後,政府將人工智能(AI)系統,賦予數據、情趣、靈性和道德判斷,以取代原本具備全才、全視野的人。例如中國大陸用人面辨識系統來做社會信用評估,使得原本是街談巷議來定論的個人信用變成政府機器系統評定,經常丟垃圾、欠小債的人不止被街坊討厭和排擠,更是被政府懲罰不准買票搭火車。這個政治操作,正是目前中外政府推行的議程。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7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