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回顧2016年:由本土運動到永續基本法

回顧2016年:由本土運動到永續基本法



回顧2016年:由本土運動到永續基本法



2012年,中港融合,跨境掠奪,港式民主論述無力回應;同時民主黨及多位泛民議員變節支持擴大功能組別,並杯葛五區公投公民運動。由於港式民主論述只容問責高官,不許追究議員,結果成了泛民聖牛,神聖不可侵犯,亦支撐他們當選。然後,當選的泛民議員又投票支持中港融合。民間反對運動,猶如抱薪救火。2011年1月,中港兩地政府推出「珠三角灣區跨境灣區行動」,圖以交通和郊遊設施取消港中邊界。同年5月5日,泛民投下贊成票,立法會通過「推動粵港區域經濟融合」,表態推動「構建」「大珠江三角洲都市區」,研究實行一地兩檢。這兩件大事併在一起,最能道出香港內憂內患的困局。

《香港城邦論》 實然主權 永續《基本法》


如此險境下, 香港抗爭運動和論述失效, 只剩下動員機器。2011年12月,政論家陳雲推出《香港城邦論》,從頭建立香港的政治論述。陳雲提出了即時對策,包括以「港中區隔」重提維持香港自治地位之道;透過「中國情花毒」教育港人香港中國各不拖欠,破除愛國主義勒索港人包容殖民的困惑;支持「勇武抗爭」鼓勵勇敢和威武,培育民眾守衛家園的鬥志,導正行動者要靈巧和穩健行事。

面對共產極權,泛民操弄民眾憤慨或悲情,令市民代入雞蛋,把中共看成高牆,只能擺擺姿態,無事可為。陳雲指出中共戰略與戰術矛盾,戰略需要香港自治,戰術卻破壞自治,舉棋不定,進退失據,色厲內荏。

同一時間,陳雲提出「實然主權」,指出香港有貨幣,有邊界,有小憲法,有國際經貿地位,是類近主權國家的格局;故中共頂多只能以陰謀逐漸滲透,卻無法公然取締,香港自治仍大有可為。因為實然主權的理性基礎,所以「城邦論」比任何香港的政治主張更看重香港憲政。陳雲早在2011年的《香港城邦論》已主張無論現時或將來的中國陷入動盪,香港政局改變,基本法亦應保存,再略作修改。他指出香港經已行憲,《基本法》奠定了實然主權,《基本法》的毛病可以修改,但不能輕言廢憲[1]。

其後,陳在不同著作和facebook個人帳戶完善「城邦論」。2015年6月,陳雲為實踐「城邦論」的構思,正式提出修補香港憲政, 倡議永續《基本法》談判[2]。6月14日,陳雲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於國際平台介紹永續《基本法》議程。又在一年內兩本著作《城邦主權論》和《希望政治》,詳細解說永續《基本法》[3]。

陳雲短時間內為本土意識拆牆鬆綁,令香港出現關鍵少數市民,政治覺醒,從泛民那套已死的政治運動和論述中掙脫出來,支持或投身本土運動。而更重要是,他用4年時間發展出永續《基本法》綱領,重建港中關係,改變錯誤的赤化方針,完善香港憲政,促使政府本土化。在此之前,香港從來沒有政治論述,捍衛香港憲政:近年出現的本土意識,未有觸及憲政;泛民的民主說詞,視《基本法》名存實亡,多釋一次法就多說一遍;「民主中國論」和後來出現所謂「民主自決」,則分別由中國的民主議會和香港本地的電子民調(即所謂「民間公投」)決定香港憲政廢存;「港獨論」借市民厭惡人大釋法,把《基本法》描寫成壓迫港人來源,因此應是仇恨對象,應該廢除重寫。

香港的所有政治主張(是所有!),均不理會香港憲政。浮動匯率聽得多, 各位聽過「浮動憲政」嗎? 浮動憲政就是不讓香港憲政確定下來,無論泛民的「民主中國」,偽港獨派和新泛民的「自決」,都是要香港憲政永遠懸空,令政局永遠動蕩,讓財閥和政治代理人從中巧取豪奪,給自己永續社運仕途。

註:
1. 《香港城邦論》第208頁
2. 〈《基本法》永續談判,釐清香港主權〉,雅虎新聞網站,2015年6月2日
3. 《城邦主權論》第132頁,陳雲,2015年;《希望政治》第87頁,陳雲,2016年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7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