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解靈人》第六十二回:困靈(四)

《解靈人》第六十二回:困靈(四)



《解靈人》第六十二回:困靈(四)



  第五夜。

  世事玄奇,有些時、有些事,你越想找它見它,它越是躲起來;當你不願相見,它偏偏出現。

  這夜偉信豎起兩邊耳朵,卻一直未聽到任何怪聲。直至他因倦極而徐徐睡去,朦朧間又聽到一把女聲在他耳邊呢喃。這次他再沒於床上輾轉反側,而是馬上爬起床,探頭貼耳到連接毗鄰的牆上,想要聽個清楚。

  牆壁傳來的只有一陣濕冷,然後是漫長的空洞。偉信自己也懷疑,牆壁的另一邊哪有什麼聲音?

  不,聲音猶在,但並非來自隔壁,到底來自哪裡?偉信不懂形容,聲音似近還遠,似實還虛……等等,怎麼聲音好似並非從耳朵聽到,而是直接傳到腦裡?

  一陣寒意忽如鋒利的刀從偉信的後方溯向他,冷得他背脊發毛,下意識回過身來。原本該是電視機的地方,竟然倏地閃出一道白影,影如人形,形似女身,白衣長髮,穿體而過,消失不見。

  偉信第一個感覺不是驚訝或害怕,而是心寒。一個冷顫直打到他的內心深處,猶如於冰天雪地之下赤身露體仍不夠,還要大口喝下一杯冰水,讓寒意滲透肺腑。跟很多第一次見鬼的人一樣,偉信得了一場大病。

 

  第六夜。

  偉信早上幾乎賴在床上起不了身,全身痠痛的他前額滾燙得幾乎可以用來煎蛋,幾經辛苦連爬帶滾才落到樓下,到平日只為買醫生紙的私家診所看醫生,打了一支退熱針。

  偉信回家後倒頭就睡,除上廁所外都沒離開過大床。

  直至深夜,聒噪又起,偉信索性戴上耳機,但怪聲仍在,正如昨晚所感,聲音直達腦裡擋也擋不住,雖然煩人,但至少證實了他昨晚所猜不假,只是仍有些許未解謎團。靈體為什麼會留在屋裡?那女鬼到底為什麼要每天煩著他?門外的漆黑和鎖鏈聲又是什麼回事?

  此時此刻,偉信無心追究,幸而醫生為他下了猛藥,讓他繼續安然入睡,鬼也吵不醒他。

 

  第七夜。

  休息果然是良藥,偉信的燒退了,痠痛也減退許多,精神當然不算飽滿,身體還是有點虛弱,不過這或許是猛藥的副作用也說不一定。要勉強上班的話亦不是不可以,只是醫生惠贈病假兩天,不要錯過就是,偉信想起自己也好幾年沒放過病假了。

  偉信有在電話裡頭跟秀婷提到生病一事,也有告訴她自己取了兩天病假,卧病在床,勸她不用擔心,不要過來新屋,怕會傳染。其實這是次因,主因是家裡有鬼,偉信不懂怎去解釋。

  正如方才提到,偉信已有好幾年沒請病假,現下連請兩天,秀婷哪有不擔心之理?遂於收工後連忙做些稀粥和簡菜,拿到新居讓偉信吃,好補充體力。

  偉信起初有些生氣,也嫌秀婷麻煩,後來想深一層,知道秀婷出於關心,加上兩人多天未見,自己也甚是掛念,再沒怪她,任她留下過夜,當晚還相擁而睡,頃刻忘掉女鬼的事。

  床上溫馨,纏綿共枕,秀婷雖然心中竊喜,仍得無奈告之偉信,自己月事剛臨,恐掃雅興。

  偉信一笑,把秀婷抱得更緊,訴說沒有所謂,只要能抱著她入睡,也有夠甜蜜,實情是大病未癒,力有未逮。

  當晚怪聲未起,兩人徐徐入睡,夢到一半,偉信驚醒。

  怪聲傳來,句句入耳,竟是來自秀婷之口。

  「救命……救我……」秀婷說出了呼救之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