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和你在一起》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和你在一起》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和你在一起》


楚兒呆坐在家中的陽台,望向窗外灰濛濛的天空。
她的表情,只有茫然;她的眼神,一片空洞。

她移居到這個地方已差不多有一年了。雖然依然有點人生路不熟的感覺,且對周遭的環境還並未完全適應,亦結交不了新的朋友,但只要有小芳在身邊,她便感到萬事足矣。

不理家人反對、排除萬難來到這個地方的目的,便是與小芳一起過生活。
這是她最幸福的事情。

不過,對於她出生與成長之地的一切,她還是念念不忘。這一切,包括她的好朋友們,而其中兩個最要好的朋友,便是自小相識的亞文與志達了。所以,自從她在一個新聞網站,得悉亞文交通意外逝世、志達留下遺書自焚之後,她悲痛得不吃不喝和拒絕外出,已有整整三天之多。

眼看著仿佛失去生存動力的楚兒,小芳感到萬般心痛,但除了在不用出外工作的時間, 把握每個機會擁抱她,給予她支持和安慰以外,小芳實在找不到其他的方法,去令她重新振作。

只是今天,她卻希望楚兒可以回復精神,見證可能是歷史性、徹底影響她倆將來的一天。

一大清早,小芳便起來,親自弄了楚兒最喜愛吃的蛋餅。想當天楚兒初到此地時,習慣了早餐時吃得清淡的她,並不太適應早餐店的食物。於是,小芳便想到了並親自預備這個特製的「少油少鹽」蛋餅,從而遷就楚兒的口味。雖然在不久之後,楚兒習慣了早餐店的味道後,小芳已甚少再弄這個早餐,但在今天,她希望憑著這個她曾經喜歡的味道,可令楚兒尋回一點記憶,找到重新振作的原因。

小芳進入睡房,輕吻差不多已睡醒的楚兒。
「起來吧,楚兒。我弄了蛋餅啊。」

楚兒聽罷,徐徐起來。
她的表情和眼神,依舊是茫然和空洞。

小芳輕輕擁抱她。

「來把,梳洗過後,嘗試吃點東西吧,好嗎?」

也許是被這個蛋餅的獨特香味所吸引吧,今天的楚兒,竟主動走到餐桌前坐下,喝了半杯水以後,拿起筷子,低著頭夾起蛋餅進食。坐在對面的小芳,終於感到鬆一口氣。不過,正當她打算開口跟楚兒輕鬆閒談時,她看到一滴滴的眼淚,自楚兒的臉流下,滴在蛋餅上。

「怎麼了?」小芳問道。

楚兒放下筷子。

「我想念亞文和志達。」楚兒哽咽:「我不明白,為甚麼他們會有這樣不公平的結局啊。」
「我也感到很難過,但這已是過去了。」小芳溫柔:「至少現在,他們應可在另一個空間重聚,我肯定。」
「那麼,我和妳又怎樣?」楚兒抬頭,望向小芳:「我和妳的結局,會是另一個悲劇嗎?」
「不會的。」小芳輕拍楚兒的頭:「只要今天的法案通過的話,我們便會有將來的了。」
「我就是沒有信心。」楚兒說罷,雙手掩面痛哭:「只是兩人相愛罷了,為甚麼會這麼困難啊?」

小芳站起身,走到楚兒的背後緊緊擁著她。

「不會的,今天之後,一切便會變得容易的了。」

放聲大哭、舒發情感過後,楚兒總算釋懷了一點點。最後,小芳決定留在家中,與並沒有足夠體力外出的楚兒一起,看著電視直播的畫面,預備迎接這歷史一刻的來臨。

下午四時,法案正式通過。

現場一幕幕感動人心,群眾互相擁抱祝賀、喜極而泣的畫面,從電視屏幕傳來。在家中看著直播的小芳和楚兒,也激動得緊緊擁在一起。一會,小芳輕輕放開楚兒,從口袋拿出一隻戒指。

小芳跪在地上,深情望向既驚且喜的楚兒。

「我們的將來已可確定,我不想再浪費任何一刻。」小芳強忍眼淚:「楚兒,妳願意與我結婚,不管生老病死、貧窮富裕、順境逆境,也與我在一起渡過此生嗎?」

楚兒再次泣不成聲。

「妳願意嗎?」

滿臉淚水的楚兒,輕輕點頭。
小芳溫柔地替楚兒的手指戴上戒指後,隨即拿出另外一隻,戴上自己的手指。

「妳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楚兒破涕為笑。
「任何事情。」小芳堅定:「請說吧。」
「妳可以再唱一次那首我們初遇、讓我深深愛上妳的歌曲嗎?」

小芳微笑。就算楚兒不提出,她也打算這麼做。
她從房間拿出木結他,開始自彈自唱。

她們的邂逅,是在一個星期二晚上的街頭。那時的小芳,穿著純白色的長裙,正拿著結他演唱。圍觀的,約有二三十名途人。然而小芳的眼神,卻一直望向一名背著背包、穿著背心和牛仔裙、顯然是到此旅遊的女生。這名女生,正與她一樣,目不轉睛望向自己。

今天,小芳再次拿起相同的木結他,向楚兒唱出同一首歌。
不同的是,她倆的右手中指,已戴上了代表將來的訂婚戒指。

【不需要理由   就這樣靜靜靠在你懷裡   和你在一起】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