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Yes Card 的全盛時代

Yes Card 的全盛時代



Yes Card 的全盛時代


沿途經過文具店,門前有一部放置多年的Yes Card機,曾幾可時,我的零用錢都花在這部機器上,為的就是抽中心儀偶像的Yes Card,又或是換取偶像精品。

望看這部機上的傷痕,再看看發了黃的膠片,不知它陪伴了多少人長大呢?

突然心血來潮想「扭卡」,以回味那時入錢,然後瘋狂轉動扭盤,期盼著能看到自己喜歡偶像從那條狹縫爬出來。於是我從銀包裡抽出一元,投進了這部機器裡。

「Jessica?誰呀?」我看看Yes Card 中這個可人兒,但卻完全認不出她到底是誰。對於這代的偶像,我實在毫無認識。如今每個明星都長得差不多,香港的還算好,韓國的我實在分不清楚那個是誰,只知道他或她是美男/女而已。把卡反過來,看到的,不是當年我最愛的歌詞,而是拼圖的一角。 

Yes雜誌沒有了,從前在這兒看過的校服群不見了,大概,只能在回憶裡尋找Yes Card的全盛時代了。 

 

小五、六的時候,我很喜歡183 club,後來也很喜歡飛輪海,尤其是吳尊。每天下課後,沿經文具店,都會很想抽Yes Card,想抽中自己喜歡的明星,然後於在銀包裡的一角珍藏。跟幾個同學聚在文具店扭卡,大概是我最喜歡的課後活動吧。

每天花一元,便能買來無比的快樂。抽不中喜歡的歌手也不要緊,翻到另一頁,可以看看明星的簡介,又或是歌詞,也是一種娛樂。記得那時,很喜歡薜凱琪和周國賢唱的《目黑》,偶爾抽中薜凱琪的Yes Card,看到這首歌詞,高興不已,便把這張卡放在銀包裡,在上課時候拿出來細味歌詞。若是真的不喜歡這張Yes Card,可以拿去換偶像精品,甚麼筆袋、相簿,我都還留著。

要是抽中了喜歡的歌手,我會珍而重之的把它放在 Yes Card 專用的相簿裡,尤其是夜光版、閃卡、膠卡,我會視它如寶的收起來,然後在課餘時,跟同學互相分享各自的收藏,又或是跟同學交換Yes Card,他捨的,我要;我捨的,他要,來來回回的,算是以物易物。升上中一後,更有同學會賣起Yes Card來,幾元的交易,大家算是初嚐到賣買的滋味。

對於有些同學來說,儲齊整套偶像Yes Card是壯舉,有些同學更會因此而引以為傲。在那個年紀,大家也沒甚麼可以炫耀的,女孩子之間,不是炫耀一下自己的文具有多美、有甚麼功能,就是炫耀自己儲了多少張 Yes Card,又或是換了多少件精品。記得我曾經很眼紅某同學可以扭到飛輪海的簽名卡,亦曾因為抽不中自己喜歡的明星而急到哭了。

回想起來,總覺得這種幼稚很可愛。

 

中二之後,我就再沒扭過 Yes Card,也沒再文具店門前研究新一期的卡款了。記得那時有位同學說想儲飛輪海 Yes Card,我便很豪氣地把我的珍藏轉送給她,其實不是很捨得,但總覺得自己要長大了,於是我強迫自己放棄過去我認為是幼稚的東西。

自此,再也沒有因著一元買回來的快樂而高興過;自此,再也沒有迷戀明星;自此,再也沒那麼容易滿意了。別人告訴我,這叫做「成長」。

 

後來影印機越來越普遍,網絡的資源也越來越多,就越來越少人去抽Yes Card了。但好像無論網上的照片再怎高清也好,也比不上一張張能放在手心欣賞的卡。那種狂熱,那種興奮,怎樣也取代不了,對吧? 

但花開花落是永恆不變的道理吧。我想起那本 Yes 雜誌,想起第一次投稿的愛情故事被刊登出來時的那種興奮,想起家裡僅餘的 Yes Card,這些、那些,也只能活在過去了吧?

 

今天,我拿著這一元買回來的快樂,回味著那些童年往事。

 

原來,我曾瘋過。

 

作者Facebook 專頁:呀刁 http://www.facebook.com/artiutiu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