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樂天知命讀《易經》

樂天知命讀《易經》



樂天知命讀《易經》


《易經》原是卜筮之書,但又不只是一部卜筮之書,所以宋朝朱熹將他注解《易經》之書喚作《周易本義》,還《易經》原來卜筮的本來面目,此之謂「本義」。大家都說《易經》難讀,除了經文古奧難解,更是讀易之心態 - 尤其是現今功利社會的普遍心態,風水、命理、卜筮、紫微斗數其門如市,易道之源,反而不及。

朱熹〈警學〉曰:「讀易之法,先正其心。」心態乃讀易的首要法門。而讀《易經》時應抱持〈繫辭傳〉之心態:「樂天知命,故不憂。」樂天知命四字可以次序反過來理解 - 因為知命,知道存在的命限,所以能樂天,樂於天道的無常安排,無論人生高低起落,順逆際遇,都坦誠樂觀去面對。

於孔子而言知命,夫子自道「五十而知天命」,至於樂天,更見於孔門師徒的生活實況。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述而〉第十五章)孔子說:「吃粗飯,喝白水,曲着臂膊當枕頭,樂趣亦可在這裡了。不義而來的富貴,對我只像天際浮雲般。」

錢穆先生對這一章推崇備至,他說:「本章風情高邈,可當一首散文詩讀。學者惟當心領神會,不煩多生理解。然使無下半章之心情,恐難保上半章之樂趣,此仍不可不辨。」

《論語》編撰是有系統的,所以下一章,孔子直接講述他學習《易經》的體驗。

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論語》惜墨如金,往往微言大義,此時孔子未到「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紀,就設想到五十歲學《易經》,人生就可無大過。以孔子的好學,怎會遲至五十歲才去學易?所以這個「學」不是純粹打開書本學習,而是學懂,真正的學懂。因此孔子在說話中強調「加我數年到五十歲」之時間因素。

朱熹說:「易只是個空底物事」,《易經》只是個沒有具體內容的變易道理,應將各自的人生體驗、世態炎涼、讀書體會、歷史觀照,一一放進《易經》作印證;而這些都必須有足夠人生歷練才具備,因此要「五十以學易」。

尋孔顏樂處開宋代儒學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雍也第九章﹚簞,竹器;瓢,以瓠為之,以盛水。孔子與顏回之樂,當然不在飯疏食飲水、在陋巷,而是樂於道。所謂「安貧樂道」,因為樂道,所以能安貧。由此《易經》與孔門義理,可上下一貫,之後更能往下去講。北宋初年,周敦頤教二程兄弟讀書,先從尋孔顏樂處開始,並在《二程集》寫道:「昔受學於周茂叔,每令尋顏子、仲尼樂處,所樂何事。」
 
宋明數百年的儒學,就是由二程兄弟展開;樂天知命四字,可以如此上下貫通。

亂世讀易,進德修業。「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易經》之首乾卦的〈大象傳〉開宗明義以易象「天道健行不息」立易理之根本。生生之謂易,天下之大德曰生,現代人因受生活環境所限,與自然相隔,難以感悟儒門天人合德之理,透過研讀《易經》,或可提升視野與境界。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9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