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中國情花毒,六四斷腸空

中國情花毒,六四斷腸空



中國情花毒,六四斷腸空


 

香港將會走上絕路。走,暗夜之中,每人心靈深處,也都知覺這地方前景不妙。不只是威脅港商與外國政商的《逃犯條例》修訂,而是生活上林林總總一切,都失去生機。欲知過去因,今世受者是。究其前因,大中華情意結即是。

菩薩畏因,凡夫畏果。本土運動興起之際,以至國師陳雲於1989年後的文章(詳見國師面書:https://www.facebook.com/notes/596245190399434/),不少論者有言港人要與「大中華情意結」切割(詳見蕭傑2014年文章: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4-08-2014/13077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4-24-2014/14238)。數年過去,不論是由筆者執筆的熱血時報民意調查,抑或港大民意研究調查,都得出大多港人支持推動中國民主發展,前者數字為約五成一,後者則是六成二人。三十年過去,即使中國有諸多差劣惡行,港人生活愈多體會中國人如何劣迹斑斑,到最後還是心繫祖國,原諒中共,甘心成為命運共同體。

「支聯會,就是被施暴遭厄後,成為妓院的鴇母龜公,職志就是要誘拐少女受污,上貢暴徒土匪,期望他滿足獸欲後,浪子回頭,施恩賞賜、寵幸一番。」筆者三年前如此寫道。數年過去,港大民調指在18至29歲的人當中,有七成四的人支持平反六四。屠殺學生,如此暴行,需要的不是平反,而是血債血償,要中共仆街冚家鏟。這是血性,也是膽力,對中共反人類罪行的以直報怨。

《香港城邦論》增訂版〈再版前言〉結尾,陳雲憶述在德留學與一名六四民運人士的一段對話。

「為甚麼你們不來一個廣場制憲,宣佈革命?你們有幾十萬校園精英,你們的學運有趙紫陽、太子黨,有軍隊支持的啊。」

「哎呀,小雲,告訴你啊,老天沒生我們這個膽!」

支持平反六四的青年,應當知當年事件始末梗概。中共國人沒有這膽力,影響的是他們的國運;港人沒有堅持中港區隔的膽力,影響的是香港城邦的國運。

「中國情花毒」,由陳雲提出,當時他這樣說道:「中共乃至香港的民主黨,一向用中國情懷、民主中國來捆綁香港人。香港人不論愛共黨國或恨共黨國,一旦沾染,都會中毒,終身受苦。我老實告訴你:中國已經被蘇維埃政權佔領和糟蹋,中國已經亡國了。民主派和好多香港社運界人士,都主張香港要有民主,必須先要在中國實施民主,於是鼓勵香港人投身中國民主運動。這是最惡毒、最難擺脫的捆綁術,是『殉善』之惡毒政治洗腦。香港人要自由,首先要擺脫中國的思想捆綁。」

中共政治運動,三反五反文革,消亡華夏文化,香港其時華英並茂,國學故老,以身傳承華夏文化道統。這是文化上的華夷之別。

中共建政以後,清算權鬥連連,南來避秦者不計其數,香港其時雖為英國殖民地,開明專制,卻為他們提供了安身之所。這是政治上的分別。

政治文化,香港也沒有虧欠中國,準確而言是勝於中國。但是香港走錯了路,89以後,97以後,走到今天,在香港普教中勝於以往香港本土雅言,以去羅湖橋以北消費為樂,政治更是不堪入目,香港已經被糟蹋,成為中國的二等公民。縱容這一切的,是支聯會的六四晚會培育的大中華情意結,是泛民出賣雨傘革命、破壞一六年《永續基本法》運動所致。

六四三十周年,至今大多數香港人還是深陷中國情花毒之中,無端為中共憂愁斷腸,坐視香港走入死地,不求解藥,繼續甘心支持建設民主中國,仍然奢望殺人政權浪子回頭,藕斷絲連,最終會把香港的命運拖進無底的深淵。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是百年人。」人可以輪迴,地方可以嗎?中美貿易戰,美方蠢蠢欲動,一旦視香港如中國一般,香港安得死所?僥倖避過一劫,明年維園還是燭光一片,香港人還是該死一次。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