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放寬資格換來劣質醫療 賠上的只有港人的健康

放寬資格換來劣質醫療 賠上的只有港人的健康



放寬資格換來劣質醫療 賠上的只有港人的健康



2019年5月7日,在病人代表含淚投票下,醫委會通過政府屬意方案: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期 - 即工作滿三年的外來專科醫生,通過執業試後可免半年評核期,毋須綑綁做臨床實習。據醫學會會長何仲平估計,放寬後每年將有約三十個「外援」來港。特首林鄭月娥對此表示欣慰,並認為是「踏出一步」;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表示這是「拆牆鬆綁的一小步」,並要求盡快再檢討豁免執業試;民建聯亦持相同看法,更提出草案提倡海外及大陸醫生來港執業毋須考試。
在放寬海外醫生執業資格的問題上,本席甚少參與討論,一是因為沒有加入立法會的相關委員會;二是本席認為「免考試」或其他放寬資格之提案違反常識,何須浪費時間討論?不過事實證明,香港始終是一個「大眾」社會。

違反常識的討論 令醫護界失守

為何要看醫生?是為了「醫病,醫好個病」;政府、政客及一些潛在利益團體嚷著要放寬執業資格,說本地「醫生不足」(事實並非如此),須增加海外及大陸醫生之供應量;但醫生數量增加後,卻極可能換來更大的醫療事故風險,或減低治癒率(係對大陸醫生有負面印象㗎喇,唔順你去大灣區醫病囉,點解要嚟香港?)。增加醫生數量,卻只是為了「睇」醫生,而非為了「醫好個病」。本席以為這是最違反常識的討論之一,但偏偏有泛民及建制政黨極力爭取。

有泛民議員稱,香港可以把關。「把關」?別開玩笑好嗎?這個討論違反主權移交後港人的慘痛經驗;廿幾年來,醫護界是僅餘未失守之行業。因其專業而得以守住,卻有人幫手開後門,性質上與贊成《逃犯條例》修訂有何區別?只有程度上之差吧!而且政府所謂的「海外」醫生,自1997年以來無可避免地被大陸掩蓋,乃不爭之事實。

又有說「放寬執業資格」可以對付醫醫相衛?這是第三個違反常識的討論。海外及大陸醫生壯大然後結黨結社,就不會維護醫生權益嗎?他們所維護的,只是另一個利益板塊而已,你不是以為他們更有「醫德」吧?

劣幣驅逐良幣 同道自求多福

曾經有醫生向本席表示:「香港醫生點都唔會蝕,但輸既會係香港人,一代一代慘落去。」雖然香港公營醫療的問題愈來愈多,但其實公私營醫療質素的差別並不嚴重;一旦放寬海外專科醫生之資格,本地的好醫生只會有更大誘因投入私營市場,大陸醫生則可能更易進駐公營醫療系統 - 此乃典型的「劣幣驅逐良幣」範例。況且,已獲通過的「免實習」安排,使得海外專科醫生既可擔任各「院校」包括非本港或私家的醫務工作,更甚是以行政為主的職位,變相不一定要在公立醫院工作,因此根本無助改善公立醫院所謂「醫生不足」問題,並且只會造成漏洞(執業登記不會區分本地或大陸醫生)。

屆時,有料的海外醫生直接轉私家,無料的則留在公營。不過,香港醫生始終不會輸蝕,因為他們將會愈來愈「矜貴」,賠上的只有港人健康。結果有錢人專享優質醫療,窮人則在公營醫院接受大陸醫生的治療 - 這不是信口開河,卻只是時間問題;亦是大量專業、高質素又有醫德的本地醫生,在公營醫院裡愈捱愈心灰意冷的原因。

在一個偽命題(醫生不足)上轉,政府是最大贏家。明明是政府不願投入資源興建更多公立醫院,十幾年來無增加床位、設立藥物名冊、勒住公共醫療開支等;我們沒有聚焦在公營醫療資源投放不足之上,反而通過「改良」放寬執業方案,其潛在的後遺症相當嚴重。身處議會,本席人微言輕,只能常念各位同道身體健康;諸位在前線守住香港未來的醫生及護士,亦請好好保重。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0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