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四十八集.在戰時遺跡招魂

百鬼夜吟.第四十八集.在戰時遺跡招魂



百鬼夜吟.第四十八集.在戰時遺跡招魂


阿金係一個無神論者,基本上只要稍有神怪的事情,他一切也會否定。但是他卻偏偏喜歡去做靈探,務求證明鬼神之說有幾荒謬,有幾無聊。

當他參與靈探第二年,已經約去了二十數個所謂的猛鬼地方,可是如他所料,根本沒有鬼神的事情。他很矛盾,究竟繼續下去為了甚麼?

當阿金有這個結束的念頭,一位靈探好友阿立告訴他,有一位師傅,可在靈探中即場請鬼,給他見鬼一次。他對此極之有興致,因為過去的靈探,可謂只守不攻、守株待兔,從未試過直接招魂出來,就叫阿立快安排這位師傅,一起去靈探。

一個月後,阿立已經約到這位可招魂的凌師傅,到一個香港戰時遺跡的地方。

據說,不少香港戰時遺跡,戰後因港英政府想淡化戰敗的歴史,再到易手的港共政權也不希望提起二戰時頑強抗敵而死的戰士,都被刻意清拆及破壞,一些日軍屠殺事件,因此湮沒於歷史之中。

阿金今次要到的戰時遺跡,是一個位於港島區的戰俘營,也是這樣不為人知,正確的位置也不能直述。阿立也只是幾經轉折,才能認識到「帶路人」,安排了這次靈探。
「帶路人」起程時向阿金他們介紹,這個二戰時的戰俘營,在戰時曾收容過英國、加拿大、印度、葡萄牙及華籍等士兵,他們如果被俘虜時已經受到重傷,來到這裡就會被日軍處決。

所以,這地方相信會極之猛鬼。

而這地方只是剩下約五、六百呎的石屎地基,甚麼也沒有。阿金他們來到這裡靈探,根本就只是招魂。

阿金他們在這天傍晚時分徒步上山,到目的地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左右的時間。夜裡,這荒山野嶺四野無人。

凌師傅在這石屎地基上佈置了類似「結界陣法」的物品,然後對阿金說明:「一陣,你要在這陣中打坐冥想,配合他施法,若然成功了,你會好似到了另一個時空一樣,與我們分開了,簡單來說,我們會消失了。然後,你就會看到你所希望見到的事情。明白嗎?」
阿金點頭示意明白,然後問:「如果成功了,我如何回來?」
凌師傅從袋中掏出一道符,說:「到時你只要燒了它,唸咒語,就可以回來了。」然後,在輕聲阿金耳邊說了那回來的咒語。

接著,阿金走到陣法之中打坐。阿立和「帶路人」在旁看著這次招魂。
凌師傅就開始了招魂儀式,良久,阿金就發出了連聲慘叫,不斷大叫著「救命」,然後全身軟癱下來。阿立和「帶路人」不明白這是甚麼回事,只見凌師傅跳進陣法之中,似乎強行拉阿金回來。

凌師傅對阿立和「帶路人」說:「出事了,我們要離開了,因為招魂很成功,一次過招了不同年代的鬼魂回來,而阿金剛才幾乎命喪於那個空間,幸好現在回來了,但就要遠離這地方。」

阿立和「帶路人」聽罷,雖然未明白當中的問題,總之就是跟凌師傅離開。

離開時,阿立又問凌師傅:「這樣離開會沒事嗎?」
凌師傅說:「明天一早,我會再回來收拾一切,現在要保住你朋友的命。」

然後,凌師傅帶他們回到他的道堂,就立即向阿金施起法來。差不多一個鐘頭過去,阿金才醒過來。

阿立就問阿金發生了甚麼事,然後,阿金就說當他打坐不久,已經彷如回到戰時一樣,身邊都是外國的士兵,他們都受了傷,接著一群日軍衝進來,將士兵和他拉出去空地,準備行刑。

阿金說那時候找不到凌師傅給他的那道符,也記不得那咒語,幾乎被日軍用刀剌殺之際,他很慌亂地亂唸心經、天主經等不同宗教的經文,全都沒有用。這時,日軍將剌刀剌進他的心口,他就昏死過去,然後醒過來就在此了。

阿立和「帶路人」表現嘖嘖稱奇的樣子,因為當時他們看到凌師傅施法到阿金軟癱下來,其實也只是十分鐘內的事,竟然當中已發生了這麼複雜的事情。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