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註定》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註定》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註定》

「我們回來了。」柏文說道:「海妮,從今以後,這裡便是妳的家了。」

在柏文懷中、呆呆滯滯的海妮,並沒有答話。

事實是即使想說話,她亦說不了話。更甚的是失去四肢的她,要靠自己的力量在這個家四處走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柏文和海妮是一對情侶。自從多年前的一次旅行,在東歐的一座古老大教堂失去了海妮的蹤影後,柏文一直用盡辦法,希望尋找她的下落。之後,他在一個地下色情網站,獲得一段失去四肢、變成啞巴的海妮慘遭虐待的影片後,他便下定決心,辭掉工作,隻身前往東歐,用盡一切可行的辦法,希望把海妮從地獄中拯救出來。

終於,他成功了。
當地警方的一次行動,成功堵破了這個色情網站的巢穴,救出包括海妮在內共二十多名女性。然而終與柏文重逢的海妮,竟看不出一絲重獲自由應有的興奮神情。

醫生診斷過後,證實除了失去四肢和成為啞巴外,海妮的身體多處均受到極嚴重的傷害。她的左耳失去聽覺,右耳亦只餘下五成的聽力;因為長期受到性侵犯,她需要切除子宮,與及以儀器協助大小便;因為失去了九成的牙齒及食道受損的關係,所以她只能進食流質的食物。除此以外,因為長期受虐、導致驚嚇過度的關係,海妮已認不出任何人。醫生推斷,她的精神狀態,將永久不能復原,縱使可以存活下去,但她將不能擁有正常人類的情感。

換句說話,現在的海妮,根本與活死人無異。

醫生建議讓海妮留在當地的醫院,安靜度過餘生。
然而柏文的意志,卻堅定得令人出乎意料之外。

除了在剛得悉海妮情況後的短暫失控外,他的情緒一直處於鎮定和冷靜的狀態。無論醫生和輔導人員怎樣勸喻,他只會作出相同的回答。

「無論如何,我也決定了帶她回香港,回到我們的家。我不希望她再有孤單的日子,我會向她求婚,與她一起終老。」

除了婉息和嘆氣外,醫生和輔導人員,實在找不到其他可說的話。
不過,他們心裡還是暗暗讚嘆這名香港男人的愛,竟是那麼的堅定不移、至死不渝。

回到家,柏文把海妮安置在特別訂購的床,讓她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所謂特別訂購的床,其實只是設了圍欄的嬰兒床,防止失去活動能力的海妮發生意外,從床上滾到地上受傷。被放在嬰兒床的海妮,對這既陌生又安全的環境,顯然感到十分好奇。她瞪大了眼,不斷發出「呀、呀」的聲音。但因為經歷了長途飛機的舟居勞頓,不消一會,她已沉沉入睡。

凝望著睡得像個嬰孩的海妮,柏文感觸良多。

良久,他的眼淚,一滴一滴的從眼眶流出。不一會,他已伏在地上,失聲嚎哭。累積多年了的難過、苦澀、憂心、哀痛、忿怒、絕望等情緒,隨著成功帶海妮回家,一下子全被釋放出來。

「明天該怎麼辦?」

雖已成功找回海妮,但面對著如斯狀況的她,柏文不斷反問自己這個問題。
此生此世,海妮大慨已不能以靠自己的意志,再次向柏文付出她的愛。

但柏文向她付出的愛,她會感受得到、接收得到嗎?

接下來的日子,柏文一心一意照顧失去自理能力的海妮。每天起床後,便是機械式的程序:預備海妮的飲食、耐心餵食、處理大小便、輕抱令她安穩入眠等。

這些工作,與照顧一名初生嬰孩無異。
不同的,是這名初生嬰孩,其實是他的一生最愛。

與此同時,因為抵抗力差的關係,柏文差不多每星期也要帶海妮到醫院,處理她身體上出現的各種狀況。然而三個月過去,海妮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她進出醫院的次數,更有越趨頻繁的跡象。

看著安妮的狀況,柏文心裡有數。
一次,醫生終於向他說出殘酷的現實。

「她各項的身體機能正在急速衰退。」醫生說道:「依我看來,你要有心理準備,她是活不久的了。」
「還有多久?」柏文問道。
「最多三個月。」醫生回答:「但這已是最樂觀的估算了。」

這個消息,令本來盼望奇蹟出現的柏文,不得不把計劃提前執行。
他本來已不期望海妮會康復,只希望她可略為好轉,會有重新認得自己的一天。在那天,他會向海妮求婚,向她作出承諾,從此一生一世與她在一起。

於是,在海妮出院回到家的那天,柏文便提前實行他的計劃。

回到家,柏文並沒有如以往般,把海妮放在嬰兒床讓她休息。反而,他把海妮放在客廳的沙發上,並坐在她身旁,拿起遙控,與她一起觀看在電視播放的一段影片。影片播放的,全是柏文精心剪輯、他和海妮過去的生活片段。從電視畫面看見四肢健全、活潑開朗的自己,海妮臉上的表情,感到既雀躍又茫然。

偶爾,她會轉頭望向柏文,發出「呀,呀」的聲響。
柏文沒有回應,只是向海妮報以輕輕的微笑。

影片播放完畢,柏文從沙發站起,在海妮的面前跪下。他從口袋裡,拿出一條頸鏈,而頸鏈繫上的,是一隻求婚戒指。

「或許妳不會知道發生何事,甚至連我是誰也不記得,但這並不重要。」柏文深情說道:「最重要的,是我已下定決心,娶妳為我的妻子,讓我今生今世也可以照顧妳、苛護妳,成為妳可以依靠的丈夫。」

說罷,她把頸鏈掛在海妮的頸上,再輕輕親吻她的額頭。
因為不期望海妮會明白和有反應,某程度上,這個行徑的意義不大。

然而,奇蹟真的發生了。

掛上頸鏈的海妮,竟出現感動的神情。雖然不能說話,但從她嘴唇的形狀,看得出她想說的,倒像是一個字:「愛」。她還不斷點頭,似是在對柏文愛的承諾,作出回應。

感到震驚的柏文,馬上趨前,向海妮正式發問。

「海妮,妳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嗎?」

海妮不住的點頭,幅度更越來越大。
她的雙眼,流出了許久不見的淚水;她的表情,充滿了無盡的愛意。

「太好了!」

柏文見狀,感動得緊緊擁著海妮。
接下來,便是兩人情深的一吻。

這一天,他們正式結為夫婦。
還剩下多少時間,根本毫不重要。

因為他們的愛,戰勝了一切,包括命運最無情的擊打、和最殘酷的阻隔。
此生註定一起的他們,終於結為夫妻、兩相廝守,直至生命終結為止。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