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聰明人網絡復康

聰明人網絡復康



聰明人網絡復康


為響應黃洋達說的網絡復康,一連幾個星期,有時間就鑽公共圖書館。

主要原因是想睇書但又不想買。家裡無位了,錢又不多;老一輩如我,電子書點都唔夠印刷書本實在。

讀書時候常逛二樓或樓上書店,久未去過圖書館,發現不少圖書館都「長大」了,不再是印象中,政府街市樓上那小小的一角,即使在館內都聞到濕街市的魚腥。以最近到過,位於調景嶺的公共圖書館為例,哇,外型超靚,地面一層是兒童圖書館,除桌椅外,還鋪有可以碌來碌去的軟墊,開心到不得了。上面兩層成人圖書館,一層小說,另一層非小說類,中英文書藉都有;另外又闢出可以飲食的一角,都算幾funny。多得公共圖書館,讀過了石井光太的紀實文學作品《神遺棄的肉體》,以及德國作家Timur Vermes的mockmentary《他回來了》(即《Er ist wieder da》),還有幾部Krishnamurti,很滿足。

不過,公共圖書館卻沒有我真正想要的書。

大約十年八年前,明窗出版社曾出過兩部關於LMF的書,我遍尋不獲,即使是坊間書店和出版社網址都無,只得中央圖書館的參考圖書館有,而其中一部不外借,唯有乖乖坐響圖書館睇完佢。兩部書的圖片都由資深攝影家謝至德操刀(編按:謝氏之專訪刊於《熱血時報》印刷版55期,或可到《熱血時報》網站搜尋)...... 定必是因為書中有提到粗口或粗口歌詞吧?但其實全書並無任何一個門字部粗口字,都係寫當時的地下音樂scene之嘛。另外,社會學、哲學作品數目少得可憐,如法國哲學家Michel Foucault《Madness and Civilization》之中文版《古典時代瘋狂史》,成個新界東都無!另一大發現是,公共圖書館勁多殘體字書 ⸺ 現像學之父胡塞爾(Edmund Husserl)的中譯作品,殘體字佔七八成,即使非出自本尊之手,而由旁人寫他與現象學的,只得少量台譯本。好啦好啦,最後投降了,上bookdepository.com買英譯版算數。

但有些書籍,只有中文,怎麼辦?例如,黃洋達的作品,公共圖書館只有《金錢師》系列和三兩部小說,連《茅山高校》都無。當然,上《熱血時報》網上商店,或直接到其辦公室購買亦無不可,但圖書館缺少了黃洋達的書,對市民而言是少咗個便宜地去變得聰明的機會呀,尤其是《笑死朕》系列 ⸺ 我是在讀過這系列後,始真正認識黃洋達 ⸺ 然後陰謀論的想,這會是愚民政策嗎?同時,又憶起陳雲先生在香港復興會的文化沙龍上講過,聰明人最難管;所以國民要夠蠢,唔蠢都要整到佢蠢,為的是方便管治。尤記得《熱血時報》辦公室有個「聰明人類研究中心」之匾額,再回想黃洋達寫的書、主持的節目,難免有「死啦我係味好蠢」之擔憂,並為此去做D嘢,儘量令自己聰明些少(或說無咁蠢)。

曾聽過有些人說,不明白點解有人課金俾《熱血時報》(吊詭地他們又不懷疑為何某黨的籌款晚會上一幅字畫之拍賣價可達六七位數字喎),並認為網台節目直播畫面上的「走馬燈」文字是假的,我想,他們從來不明白黃洋達在做甚麼;若讀過《笑死朕》系列或《金錢師》系列的,應該不會有前述的疑惑。就這方面來說,愚民政策是成功的。

而我還是堅持每星期都去逛圖書館和借書。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8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