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香港護法之戰開打

香港護法之戰開打



香港護法之戰開打


歷史往往由一連串的意外造成,故此,有哲學家說,歷史有它的無意識的規律與軌跡在裡面。我是講這幾個月來的反對逃犯引渡條例修訂的鬥爭。首先,我們要弄清楚,中共與香港人在爭奪些什麼?我告訴大家吧。司法管轄權是一個地方的國界,逃犯引渡條例就是要香港國破家亡。共產黨要搶走香港人的國家,陳雲在《香港城邦論》已經論證過,香港是個準國家,有國家該有的各種實然主權(香港有外交權,特首可以召見外國領事,也甚至擁有近乎小型精銳軍隊的快速反應部隊及飛行服務隊)。

使命催生香港國民意識

原本逃犯條例修訂,是主要對付香港的外商及有錢人的,是習近平的依法治國的橫蠻體現,但香港的外商和資本家龜縮,改為唆使平民百姓去上街示威和集結衝擊。六月九日,泛民想用一百萬人的、無用的示威來擊潰市民的信心,企圖幫共產黨維穩,現在也在補助當日的餘波,民陣在金鐘架設大台來瞎指揮,維持和平抗議,直至法例修訂通過。

然而,保護香港的使命,弄假成真,變成催生香港國民意識的運動,就是說,這次是香港人保護整體,包括資產階級安全的全民護法運動。這次的運動雖然不涉及憲政改革而令香港變成完整的國家,但也維護了《基本法》的憲法地位,那就是維護香港的獨立司法管轄權。

這次是護法之戰,有點憲政護國的意味了。

是一個很好的起點。因為是護法運動,香港的民運,終於與香港的小憲法發生關係,捆綁在一起了,而且也拋棄了貧富的階級分歧,窮人也來保護富人、保護外國人,只要是他們在香港而受到基本法的憲政保護就可以。

這是個了不起的意外效果。我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想用永續基本法而達到的效果 - 因為永續基本法首先保護的就是擁有資產的香港資產階級,在這次護法運動,找到了起點。

各位同胞,香港的國民意識,凝聚在憲政的國民意識,終於煉成了!這是民國的楊度、黃興一直想在中國做到的事情,一百年後,在香港出現了。(台灣人做不到,因為他們的台獨運動弄糟了中華民國的憲政意識。)

名正言順 香港人 做大事

這次是香港憲法保衛戰,是護法之戰。不是什麼「反送中」。「反送中」是泛民的行動口號,越叫你越恐懼,令你恐懼共產黨,令你恐懼去大陸,好似豬仔恐懼被人送人屠房那樣,行動只是產生更多的恐懼,而且「送中」與「送終」同音,是要香港人自我咀咒,要自己送終買棺材。

「反送中」是單一議程的yes or no的戰鬥,一旦條例通過,你就是戰敗。你自己定義好自己接受戰敗的日程,執筆之時是6月20日,下個星期四,你就戰敗。

香港憲法保衛戰,是理直氣壯的、正面增強能力的持續行動。我們是保衛憲法,保衛香港的獨立司法管轄權(即是香港的國界),你即使通過了逃犯引渡條例修訂,我也繼續保衛憲法,鬥爭下去。而香港人反對單程證制度、反對大灣區、反對中港融合,也是在保衛憲法,這個口號可以化作更大的戰場。即使香港建國了,我們也要繼續保衛憲法,因為憲政民主就是恆久的警惕。It's not yes or no for one time. It's forever yes, I do. 一群在建國的國民的心靈,好似結婚的誓詞。

再者,就是這個口號的安全性,日後也可以植入港共的《基本法》教育。香港人在保衛《基本法》而已,《基本法》是共產黨送給香港的、弄假成真的小憲法,共產黨有甚麼可以說呢?

用詞正確,大方大氣,就是《春秋》大義,名正言順,香港人做大事。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1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