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阿牛》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阿牛》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阿牛》


「好了,大功告成!」阿牛說道:「這是最後一箱了。」
「阿牛,感謝你。」美兒說道:「經常也麻煩你幫忙,你真好人啊。」
「別客氣。」阿牛傻笑道。

阿牛心想,只要能親近自己的女神,不論是甚麼苦差,他也絕不介意。
不過,身型高大、體格強健、看似不修邊幅的阿牛,其實是個性格善良、正直細心、沒有機心、不懂得「拒絕」的大好人。正因如此,他身邊充斥經常利用他或佔他便宜的所謂朋友。

當中,尤以這個美兒把阿牛「利用」得最徹底。

她太了解阿牛的性格,亦看穿了他一直暗戀自己、樂於把握每個親近自己機會的想法。機心算盡的她,懂得把握每個機會,經常盡情利用阿牛這個「免費勞工」。

美兒家族經營的是物流搬運生意。阿牛的體格和性格,正好合適被她利用作應付人手短缺的情況。本來身為朋友,間中在空閒時間仗義幫忙,並非甚麼大不了的事情。然而這個美兒,卻經常利用她的「軟功」,脅迫阿牛推卻朋友家庭的約會,或特意請假去幫忙。

『阿牛,求求你啊,能幫助我的只有你啊!』
『阿牛,你這麼好人,應該不會推卻吧!』
『那個客戶不理我們人手不足的問題,硬要這天進行搬運,快把我弄哭了!』
『阿牛,你是最好最棒的,你知道嗎?感謝你啊!』

每一次的幫忙後,滿頭大汗的阿牛,其實只有一個心願:他希望美兒可以答應他,跟他吃一頓晚飯。

即使只是一頓答謝式的晚飯,他也絕不介意。阿牛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他覺得自己很難高攀一個像美兒般的女生,但偶爾只要能待在她的身邊,跟她閒談,了解她多一點點,他便會心滿意足的了。

然而,就是這點微不足道的請求,美兒也不願意答允。

不願意答允的原因,除了是不希望給予阿牛任何幻想的空間外,她的心裡,一直認為以阿牛的條件 ─ 外表毫不英俊、不懂衣著、經常滿身臭汗的粗人,根本連與她一起吃飯的資格也沒有。

對於美兒,阿牛只是個「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免費勞工。
她從沒有視阿牛為朋友。

『美兒,今天妳有空…』
『對不起,我還有工作要做,下次吧。』

『美兒,我想請妳…』
『阿牛,抱歉,下次再談吧。』

每一次,美兒總也懂得在關鍵時間,停止與阿牛的對話,令他無法說出邀約的請求。

只是,今天卻是美兒無法推搪的一次。

「美兒,後天是我的生日。」

阿牛的簡單直接,令美兒完全措手不及。

「我想請妳吃餐晚飯,可以嗎?」

縱使多麼的不情不願,但對於阿牛於生日的邀約,美兒是沒有推卻的理由。

於是,這便成就了阿牛的願望,第一次跟她暗戀已久的女神,一起共進晚餐。不過,美兒還是隨意找了個藉口,約定與阿牛直接在餐廳見面 ─ 這樣,她便不用與阿牛一起在街上並肩而行。

對於美兒的要求,阿牛只是微笑答應,並沒有放在心上。

約會那天,阿牛特地提早下班,換上一身筆挺的西裝,前往約定的餐廳等候美兒到來。雖然他心裡明白,自己跟美兒暫時並沒有發展的可能性,但終可踏出第一步,成功邀約對方晚餐,他還是難掩既高興又緊張的心情。美兒準時到達後,阿牛便一直滔滔不絕地跟她談話。這天的美兒,大概是因為有所準備,打算盡力討好極有利用價值的阿牛,竟也愉快地跟他交談。

晚飯吃到一半,因為餐廳冷氣太凍的關係,美兒突然打了個噴嚏。

「啊,妳感到冷嗎?」阿牛關心問道。
「一點吧。」美兒回答:「讓我問一下侍應,看看有否披肩之類的東西。」
「不用了。」阿牛笑道:「妳等我一下吧。」

說罷,阿牛便從自己的手提包裡,拿出一件經常帶備的風衣,主動上前,披在美兒的肩上。

「啊,謝謝你。」美兒說道。
「別客氣,這是應該的。」阿牛笑道。

當阿牛為自己的有所準備感到滿意的同時,他卻看不到美兒的眼神,閃過了一絲不悅的神色。

一種帶有厭惡感覺的不悅神色。

披上阿牛風衣的美兒,頓時變得渾身不自在。
一不小心,她竟把水杯打翻。杯裡的水,同時弄濕了她自己和阿牛的衣服。

「啊!」

阿牛隨即拿出一塊手帕,放在驚惶失措的美兒面前。

「別擔心,妳先抹乾身上的水,我到洗手間清理一下便可。」

說罷,他便離開座位,前往洗手間去了。然而當他完成清理、從洗手間出來時,他從遠處望見美兒的肢體動作和身體語言,卻令他難堪不已。

美兒脫掉了阿牛的風衣,把它狠狠丟在一旁,再不斷替自己的雙臂抓癢。她的眼神和表情,充滿了厭惡和不屑。剛才阿牛放在桌上的手帕,美兒連動也沒有動過。

阿牛看懂了自己在美兒心目中的地位,頓時明白了一切。

這餐晚飯,以愉快的氣氛開始,卻以糟糕的狀況結束。
離開餐廳後,美兒隨意編了個藉口,與阿牛走往相反的方向。沮喪的阿牛,落寞的獨自一人乘巴士回家去了。坐在巴士上層的阿牛,低頭沉思,回想自己跟美兒過往的相處片段,為自己的卑微輕輕感嘆。

「哈啾!」

身後傳來的打噴嚏聲,打斷了阿牛的思路。
他回頭一看,坐在自己身後,戴著鴨舌帽的眼鏡女生,可能因為巴士冷氣太凍的關係,正鼻水直流,不斷顫抖。看到了回頭看自己的阿牛,她先是一呆,然後傻頭傻腦地一笑。

「先生,請問你有紙巾嗎?」女生發問。
「啊,我沒有紙巾。」阿牛說道:「手帕可以嗎?」
「當然好啊!」女生大喜:「謝謝你!」

阿牛從手提包取出手帕和風衣。
他先把手帕遞給女生。

「不嫌棄的話,我還可以借妳風衣。」阿牛說道。
「當然不嫌棄,你真細心啊!」女生咪著眼,笑得極甜。

用手帕清潔了鼻子,和披上了風衣的她,滔滔不絕的跟阿牛交談。
這女生的樂觀開朗,令本來沮喪不已的他,瞬間改變了心情。

湊巧的是,他倆竟在同一個車站下車。
更湊巧的是,下車時天竟下著雨。

「先生,你有帶備雨傘嗎?」女生傻傻問道:「今早出門時,我忘了查看天氣預測啊。」

阿牛笑而不語。

細心的他,早已準備就緒,撐起雨傘,與湊巧遇上的她並肩而行。
天正下著微涼的紛紛細雨,但他的內心,卻看到了溫暖燦爛的陽光普照。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