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德國殺死了足球

今天,德國殺死了足球


個人來說,我一直以來最憎的就是德國波。

他是唯一令我聯想到機械人踢波的球隊。

從他們最擅長射十二碼就可窺探一二。只有像訓練軍人一樣,抹殺人類情緒,才可確保十二碼穩定的表現。

在球場上,射十二碼,叫劊子手。

至於甚麼走位最機動,戰術最規律等等,說穿了就是把個人的想像、發揮,壓到最低。再把所謂團隊精神無限推高,高層在背後作充滿計算的數據分析,然後下達嚴格指令,球員聽命執行。

所以他們出色的球員,只有指揮型精神領袖,沒有藝術家一般的球星。奧斯爾算是一個異類,不過今天你都唔太見到佢。

而現今足球愈來愈不可觀,就是因為這種意識已成主導。

當足球愈發容不下個人的自發演繹,當高路斯的「穩定」正式超越朗拿度的「隨機」,足球已死。

除下頭盔,準備中箭,讓我說句,識得欣賞足球,你係唔會亦唔應該捧德國既。


延伸閱讀:
【零先生:勞比杜叔叔的一席話──回應「德國殺死了足球」】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7-09-2014/17644

【Magnus Ho:優勝劣敗,德國大炒巴西理所當然】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7-09-2014/17632


(翡翠台截圖)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