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三角誌》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三角誌》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三角誌》

醫院的病床,躺著一名了無生氣、面無血色的女生。這女生名叫小雯,剛在不久之前,因為在街上突然休克暈倒而被送往醫院。經過詳細的檢驗,證實小雯休克的原因,是源於先天性貧血和最近休息嚴重不足。她只需要好好休息,再小心補充營養,便不會有大礙的了。

然而在他身旁的世文,卻清楚知道小雯最近休息不足的原因。
此刻,他正嘗試說服小雯進食,補充營養。但即使暖壺盛載的是她最愛、用瑤柱和銀杏泡製的白粥,小雯就是完全沒有進食的意欲。

「來,當是為了妳自己,吃點東西,好嗎?」世文耐心說道。

小雯只是搖頭拒絕,沒有開口回答。
世文看在眼裡,既是心痛,又是無奈。

看著這樣子的她,自己暗戀多年的心意,已變得不再重要。
他只衷心希望,小雯可以盡快走出情傷,忘記過去,重過新生活。

「妳好嗎?我的名字叫家樂,我想結識妳。」

一年前,小雯在一個朋友的生日派對,邂逅了家樂。
這個一臉稚氣、經常臉露笑容、總是愛逗人歡喜的陽光男生,深深吸引了小雯。才剛相識的他們,已在這生日派對並肩而坐,親暱地交談。家樂喜歡在小雯耳邊輕聲細語,逗她歡喜,而小雯總是臉頰泛紅、含羞答答地微笑回應。

只是一晚,家樂便徹底俘虜了她的心。

那晚以後,他倆經常如膠似漆地黏在一起。
小雯有讓她最要好的朋友世文,認識這個她已認定為另一半的家樂。只是,一向觀人於微的世文,跟家樂閒談過後,斷定他不會是個專一的好男生。為此,世文向小雯作出勸告,要她小心。

「為甚麼你會如此武斷啊。」小雯不滿:「你不希望我得到幸福嗎?」
「我當然希望妳得到幸福。」世文回答:「所以我才怕妳會遇人不淑,被欺騙感情啊。」
「別再說了!我的事輪不到你管!」小雯怒哮:「我是愛定他的了!」

事實證明,世文沒有看錯。

東窗事發。一天,家樂和小雯在牽手逛街時,遇上了另一名女生。原來,她是家樂交往超過一年的女朋友,小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當上了「第三者」。三人在街頭糾纏爭執,混亂之間,可憐的小雯被這女生狠狠的摑了一巴。

傷心欲絕的小雯,一邊痛哭、一邊逃離現場。
她到了一間咖啡店坐下。還未止住眼淚的他,正欲致電世文哭訴的時候,家樂竟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別急著走,先聽我解釋,好嗎?」

就只是這麼的輕輕一句,小雯便像著了魔似的,坐著不動,靜靜聆聽。
家樂解釋,他已不愛那個女生,並在剛才決絕的跟她分手,從今以後,只會一生一世的愛著小雯一人。

小雯聽罷,眼泛淚光地向家樂問了個問題。

「你真的只會愛我一個,今生今世也不會再傷害我嗎?」

家樂肯定的點頭,然後,把小雯緊緊的擁進懷裡。

其實,只要小雯略有一點理性,稍稍思考一下的話,便會明白到「三角關係」的不變定律:第三者即使取得勝利,令對方選擇自己,總有一天,結果只會換來角色調轉的歷史重演。

果然,交往不足一年,家朗向小雯提出分手。

「小雯,對不起,我已不再愛妳。我亦遇上了另一個她,我們分手吧。」

心碎的小雯,完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整天只懂傷心痛哭,就連工作也差點失去。作為她最好朋友的世文,只能盡量留在她的身邊,陪伴她、開解她,以免她因為一時想不開作出錯誤決定。

憑著他的關懷備至,一步一步的,小雯已逐漸走出傷痛,重過新生活。
看著小雯逐漸回復精神,世文的內心,不斷反問自己一個問題。

「我應該表明心跡,向她表白嗎?」

這天,工作中的世文,一直心緒不寧,經常出錯。
心緒不寧的原因,連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是因為惦記小雯嗎?
或是上天向他作出提示,要他向小雯表明心跡嗎?

思前想後,即使不打算正式表白,世文還是決定向小雯傳送一個訊息。

「小雯,無論日子如何艱難,我也會一直守護著妳,為妳分擔喜與憂。」

兩分鐘後,世文的手機響起。來電的,正是小雯。

「難道我的訊息嚇怕了她,她要說個清楚?」

世文緊張萬分地接通電話。
電話傳來的,卻只有微微的呼吸聲。

「喂?是小雯嗎?」

沒有回答。

「小雯?妳出了事嗎?妳在那裡?」
「家…」

電話傳來小雯微弱的回答,世文立即意識到,小雯出了事。
他馬上致電報警,然後飛快的離開公司,乘的士前往小雯的家。

電話的另一方,再沒有傳來任何的聲響。
但世文並沒有掛上電話。他清楚明白,他必須繼續向電話另一方的小雯說話。

「小雯!妳醒醒! 妳千萬別有事啊!小雯,我愛妳,我一生一世也會愛妳啊!」

救護人員和世文,差不多是同一時閒到達小雯的家。割脈自殺的小雯,躺在浴缸裡奄奄一息。然而她的另一隻手,還是緊緊握著一台手機。

還在與世文保持通話狀態的那台手機。

慶幸及時搶救,小雯雖然大量失血,但總算拾回一命。
在醫院病床躺著的小雯,向世文述說當天的經過。

「那天我在街上,遇上了家朗與他的新女友在逛街。那女的還像示威般的向我打眼色,令我感到非常難受。回到家後,我哭得很慘,然後便有了輕生的念頭。」

不過,說著這番話的小雯,雖然依舊面無血色,卻不再是了無生氣。
她的雙眼,深情地望向世文。

「不過,幸好有你傳來的短訊,令我及時轉念,致電向你求救。之後,我盡力保持清醒,用這隻手把手機緊緊握著不放。」

世文流下了一滴眼淚。
他的手,正輕輕握著小雯當天緊握著手機、緊握著希望的那隻手。

「妳沒事便好了。」
「對啊。」小雯流下喜極而泣的眼淚:「更幸運的是,我不但檢回了一命,我更得到了一個原來愛我多年的男朋友。世文,多謝妳。」

世文輕輕點頭,默然不語。
他要對小雯說的話,已在當天的電話裡頭,全部說出了。

不過,這時候的小雯,卻展現了一臉佻皮。

「那天你說的話,我因為不太清醒,所以聽不情楚。」小雯甜甜的說道:「現在,你可以跟我再說一遍嗎?」
「當然可以。」

世文把輕握著小雯的手握得更緊,再深情望向小雯。

「小雯,我愛妳。我一生一世也會愛妳。」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