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捨棄政治,輪候「政治健康院」

捨棄政治,輪候「政治健康院」



捨棄政治,輪候「政治健康院」


2018年,六四事件29週年前夕,工黨區議員聲稱收到民政事務處職員電話(註1),詢問會否舉辦相關活動、會否出席晚會,更詢問他六四集會為何愈來愈少。

政治健康院與支聯會晚會

監獄定時召集囚犯於操場點名,點齊人,懲教人員就放心了。政府點齊人之後,與泛民選票、民望、該年政治議題等數據和資料整合,就會確定該年溫和派市民的基本盤;而支聯會的晚會,是政府對於安全的「真人」民情調查。試想想,世上有幾多社會調查,是每年的研究對象都會滿頭大汗準時跑到固定位置給政府研究?

果然,就有報導指有可疑人士在晚會上拍攝市民,在被發現後為逃避記者而跑進警崗。

病人不來覆診, 社工、醫生都很緊張, 怕他變成隱蔽人士、變成未知之數;市民不去支聯會晚會報到,政府亦會很緊張,同樣也怕關心政治的市民,變成隱蔽社群、變成未知數。因此,支聯會晚會,乃政治健康院也。

政治健康院會提供政治精神紓緩治療。對著維園燭光,你如在對「中國」獨白。而六四晚會,參加的是一班日漸政治失語,道不出社會發生甚麼事,不知相信甚麼,也沒人代表自己的香港人;一年一度這群「政治無力症候群」的患者就會到維園輪街症 - 點起燭光,有氣無力地跟著台上來自支聯會的看護,喊喊口號唱唱歌,作用就好似讓他們跑到大空地,對著天空,向「祖國」大叫:「你太壞了!」、「為甚麼要這樣!」、「我一點也不喜歡你!」...... 當回音出現了,就俾啲掌聲自己,然後收拾行裝,一起排隊搭車回家。

無人相信支聯會綱領,無人需要政治;人們只需要治癒

支聯會六四晚會,是給港人發泄對中國不滿的唯一出口。對於政權,那是安全的,就算是對中國不滿。因為綱領無用,沒有信念,即使人數再多,都只是人流。

沒參與者相信支聯會的五大綱領。沒人認為要結束一黨專政,沒人在意建設民主中國,也沒人相信會平反六四 ...... 一如社區健康院門外掛滿「健康生活由我創」之類的橫額,哪會有人留意?擺著是不會看,但拿走又覺得不順眼。所以,歷史悠久的支聯會五大綱領,今年在台上竄改了,群眾也不在意。

又如買旗,市民一心想「做吓善事」;至於賣旗機構總幹事天價月薪、腰纏萬貫,機構帳目不清,甚至機構屬政黨的衛星組織?就置若罔聞⸺「使唔使呀?都係做吓善事啫。」

至於民主黨賣香港,然後站在六四台上得到參與者授予之道德光環,市民態度也是一樣:「使唔使呀?紀念吓啫,發吓聲啫!」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就是這回事。「使唔使呀?紀念吓啫,發吓聲啫!」

2013年的支聯會晚會,本來題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同年11月11日,22名泛民主派議員發表「爭取家庭團聚審批權聯署聲明」,批評質疑大陸人略奪資源的意見,是排外和分化。同年12月17日,終審法院裁定新移民無需居港七年就可申請綜援。民主黨人以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皆有支援司法覆核。翌年,支聯會蔡耀昌公開支持給予大陸人特權的反歧視法例(註2)。愛國愛(大陸)民,才是支聯會精神。
晚會群眾本為悼念六四,初心最大;然後台下初心充血,台上興奮賣港,樂也融融。

註:
1. 「點解參與者愈嚟愈少?」民政處問區議員去六四晚會否〉,《明報》,2018年5月15日
2. 〈蔡耀昌倡立法防新移民受歧視〉,熱血時報,2014年8月10日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9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