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一百零三集.燒街衣

百鬼夜吟.第一百零三集.燒街衣



百鬼夜吟.第一百零三集.燒街衣


夜裡,深水埗南昌街附近其中一個街口。

阿麥駕車泊在路邊的停車錶位,由於已經過了凌晨,不用再入錶也可免費泊車。

他泊好了車,在下車的時候,竟然踩著了一個火堆,嚇了一跳,回到車上。然後,當他定過神來,才看到一個婆婆在路邊「燒街衣」。

他心想:「剛才泊車也沒看見呢?」接著,才小心奕奕再落車,一邊說:「婆婆啊,妳不要在這裡『燒街衣』嘛!這裡有人會落車的。」

而婆婆仍是只顧繼續將溪錢衣紙放到火堆裡,在火光映照下,婆婆臉上並無任何表情。

阿麥看見她毫無反應,搖搖頭,沒好氣說:「唉,這麼夜還在燒衣。」說著,按了一下防盜車鎖,發出了「必必」聲響。然後,他走進一棟唐樓,行了四層樓梯,在一戶門前,按下門鐘。

叮噹!良久,一個中年婦人打開了門,拉著阿麥入屋,說:「快入來。」

阿麥覺得有點奇怪,說:「契媽,這麼急叫我來,發生甚麼事?」

契媽關上門,壓低聲音說:「大件事啊!幾個鐘頭前,樓上六樓,有幾個警察上門啊。」

「警察上門?」阿麥疑道。

「是啊!嚇死我喇!樓上那女人原來死了好幾日啊。」契媽說。

阿麥越聽越不明白,再說:「究竟發生甚麼事?妳慢慢說清楚好嗎?」

接著,阿麥的契媽冷靜下來,說起這幾天的事。

兩日前,她在傍晚時,剛煮完飯,就有人按門鐘。叮噹!她就去開門。然後,門前是住在六樓的女人,說:「張太,有沒見過然仔啊?」

她答:「沒有啊!是不是他落了街去玩啊?」

住在六樓的女人神情失落,說:「哦,沒有嗎?」說著,轉身就上樓梯去。

昨晚,她吃完晚飯,在看電視,又有人按門鐘。

叮噹!她又去開門,而門前又是那住在六樓的女人,說:「張太,有沒見過然仔啊?」

她答:「怎麼了?然仔還沒有回家嗎?」住在六樓的女人搖搖頭,然後又轉身上樓梯去。

阿麥聽到這裡,仍是搞不清楚發生甚麼事,說:「那住在六樓的女人死了嗎?」

契媽點點頭,說:「是啊!好得人驚啊!聽剛才那幾個警察說她死了超過一星期了!」

阿麥才開始有點頭緒,說:「妳意思是這兩日,妳見過那個住在六樓的女人,是鬼?」

契媽很害怕地樣子,說:「哎呀!你不要嚇我啦!我已經好驚喇!」

阿麥也不知可以做甚麼,說:「難怪剛才在樓下有人燒街衣啦!」

叮噹!這時又有人按門鐘。契媽嚇了一跳,說:「不是六樓的女人嘛?」

阿麥見契媽那麼驚慌,就去開門看過究竟。然後,他打開門,兩個警察在門外,其中一個拿著一張照片,問:「我們是警察,唔好意思,打擾了,你有沒有見過這照片中的小孩?」

阿麥想起契媽所說這兩天的事,心道:「是然仔?」然後他對警察說:「對不起,沒見過呢。」警察聽罷,點頭表示明白,接著就下樓梯離開了。

這晚,阿麥在契媽的家留宿了一晚,而事後也沒有再跟進究竟那六樓的女人發生了甚麼事。

只知道契媽在她死後,曾見過她。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