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人間猶有未燒書

人間猶有未燒書



人間猶有未燒書


由住家附近只有一間隸屬「三中商」系統之書店,故此我會經常去打書釘,看看最新出版的書籍。大約前年開始吧,我發現陳雲的數十部文史語言暢銷作品,無論新舊,大都消失了。想必是因為陳雲的城邦論主張香港自治,中共不容於民間,以致封殺。這情況教我想到一本書:《林屋山民送米圖卷子》。

《林屋山民送米圖卷子》一書,記述了清光緒年間太湖邊一位小官暴方子的事蹟。他因得罪上司丟了烏紗帽,卻由於一向為官清廉而深得百姓愛戴,百姓見他生活窮困,所以送來米和柴,接濟者絡繹不絕。晚清畫家秦散之特為此繪圖記事;其後俞樾、吳昌碩、胡適、俞平伯、朱自清、張東蓀等多位清末民初名家墨客,亦先後為此畫題詠、撰文。

文人鍾叔河在該書的編者前言寫道:「任何時候任何地方,民眾對於政府和政府官員,總會有意見的,或好或壞,這便是民意;讀書人對於當局和當政者,也總會有看法的,或好或壞,存則在心,發則為氣,這便是士氣。社會是否健康,國家是否穩定,就看民意和士氣能不能伸張。每當革命之起,其前必有一黑暗時期,無是非,無賞罰,固不僅貪婪無能而已。送米圖大有歷史價值,即此一事,亦已足證清室之必亡。蓋未有貪污橫行,是非不辨,賞罰不明,而能永臨民上者也。」

文革時期,鍾叔河曾受逼害。而在中共普遍的貪官治下,以上引文當可對號入座,另有所指。

《林屋山民送米圖卷子》一書還保存了當年接收村民柴米的清單、上司斥責暴方子的公文及他的申辯書,這些均被胡適稱為「中國民治生活的史料」。比如在暴方子上司眼裡,百姓送米送柴,是被人煽惑的。若有日百姓敲響竹梆,相約進城叩請讓小官復職,那還了得?因此必須查究 - 這不就是中共國近年對付異見份子的尋釁滋事罪,在清朝的惡法源流?

以此觀之,中共與滿清的異族高壓管治,心法如同一轍。中共奉馬列為宗,反華夏文化之舉措,甚至比身為異族的滿清有過之而無不及。為此之故,魯迅認為將清朝文字獄的資料案例出版,將有助了解中國人的奴性來源,而這獲得於文革中深受中共文字獄逼害的黃裳之讚同,並且撰寫一本專講清朝文字獄的《筆禍史談叢》,以此借古諷今,處處針對中共的以言入罪現況。

2014年雨傘革命期間,港共外圍組織「幫港出聲」的周融發動簽名支持反佔中,連外國遊客與小童也可簽名。令人不禁想到鍾叔河在《林屋山民送米圖卷子》編者前言中,寫到:「袁世凱籌安連妓女也請願要大總統快當皇帝,但這種言論一致只怕有點靠不住。」古為今讀,何其相似,中國近代歷史,真是永劫回歸!

《林屋山民送米圖卷子》名家題詠撰文,集中在兩個時期,一是滿清王朝覆亡前十多年,二是國民黨政府於中國大陸垮台的前一年。從中共政權近來的惡行如此相似看來,共產黨要長治久安,難矣。「蓋未有貪污橫行,是非不辨,賞罰不明,而能永臨民上者也。」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9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