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一百零四集.守護者

百鬼夜吟.第一百零四集.守護者



百鬼夜吟.第一百零四集.守護者



醫院裡,一張病床上,阿凱抱著不久之前誕下來的女兒,說:「女,妳一定可以幸福快樂地成長啊!」然後,她凝望窗外,輕聲說:「媽媽,對嗎?她一定可以幸福快樂地成長,正如妳對我的守護一樣。」

三個月前。阿凱已懷胎七個月。

由於,阿凱丈夫的經濟能力不錯,已安排了她全心全意安胎,不用再上班。在此之前,阿凱也沒試過這麼長的日子,獨自留在家裡。

對這個家,她突然有種陌生的新鮮感。

也有點無聊。

幸好,阿凱一直以來都有練習瑜珈,到了懷孕的這段日子,還請了一個瑜珈老師上門,在家私人教授一些適合懷孕期練習的瑜珈式子。

阿盈,是一個經驗豐富的瑜珈老師。

這天,她到了阿凱的家,在還未開始瑜珈課堂之前,問了一個似乎稀疏平常的問題,問:「妳懷孕了多久?」
「都七個月了。」阿凱答。
阿盈再說:「介意我看看妳的家嗎?」
阿凱沒為意甚麼,說:「欸……隨便。」
然後,阿盈在屋內走了一圈,說:「最近睡得好嗎?」
阿凱說:「喔,最近可能沒有工作了,生理時鐘都亂了,一
時很早就睡了,一時失眠到天光才睡得到。」
阿盈續問:「有沒有其他特別的事?」
阿凱開始感到剛才那一連串問題有點奇怪,反問:「會有甚麼特別的事?」
阿盈說:「例如,夢。」
「夢?」阿凱疑問,一邊想著。

近一個月來,某夜,阿凱發了一個夢,夢中的自己是個小孩,眼前是一個身穿古裝服飾的女人。她在夢中跟這個女人很親密,甚至覺得自己可能是她兒子。而且,她依稀記得這個夢,在年幼時好一段時間都夢過的。

阿盈聽了阿凱對夢境的描述,就說:「那古裝是不是一件紫色旗袍?」
阿凱再想一想,說:「是甚麼顏色我就記不起來,但的確是一件旗袍。」
阿盈深深吸了一口氣,說:「妳信不信有鬼?」
阿凱本來已經對剛才一大段對答完全摸不著頭腦,再加上這個問題就更加難明,急忙問道:「老師,妳剛才一大堆的問題,是甚麼意思?」
阿盈說:「我看見妳夢中所見的女人,她就在這裡。」
阿凱嚇了一跳,說:「妳說這裡有鬼?」
「我不肯定她的意圖,但她就是在這裡,好像活在不同時空但在同一空間似的。不暪妳說,我是可以見到那些東西的。」阿凱說。
阿凱顯得擔心,問:「那我可以怎樣?」
「最安全的話,是妳要搬。但在搬之前,我還可以試一下跟她接觸,不過妳相不相信我?」阿盈說。

可能,阿凱基於擔心,又一直被阿盈說中了的事影響,說:「老師,我相信妳,我要怎樣做?」然後,阿盈叫她離開一下,給她留在屋裡。阿凱只是第一天叫這瑜珈老師上門,既然她說了相信,就答應了。

半個鐘之後,阿盈打電話叫了阿凱回家。

阿凱顯得相當憂心,阿盈說:「妳不用擔心,我已跟她接通了,妳真的很有福氣呢!」阿凱還是滿腦疑問。

接著,阿盈就說,原來那個紫色旗袍的女人,是阿凱在兩世前的母親,而當時她死後輪迴到了「天道」,因掛念她,一直守護著她已經兩世了,而且還說會一直守護下去,包括守護她的家人,所以在她這懷孕時期,曾經以夢境相告,只是阿凱不知道那意思。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