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最終廢青列車

最終廢青列車



最終廢青列車



「請小心月台空隙 Please mind the platform gap…」

月台廣播訊號的聲音已響起,千鈞一髮之間,阿雄與傑仔於車廂關門前一刻趕上了,上車後兩人不免遭受其他乘客白眼,唯有悻悻然於擠迫的空間內行到車廂末端較空曠的位置。

「喂阿雄乜你平時唔係同老婆一齊放工嘅咩?」
「本來都係嘅,不過佢已經有咗BB三個月嘞,」阿雄掩蓋不住興奮的心情:「所以佢而家申請咗關愛卡,可以搭關愛列車返工放工,唔駛好似我哋咁迫到上廢青列車都係得企位咁辛苦啦。」廢青車廂是「青年康健列車」的戲謔。

傑仔故作神秘壓低聲線:「好似我個女朋友咁,上淘寶買咗個假肚同關愛卡,都係五千幾蚊咋,計落抵過搭的士啦!不過我哋男人就麻煩啲,要買拐杖同石膏模扮傷殘先掂。」

說罷兩人橫視車廂內的乘客,雖然全是正值壯年的男女,可惜經過一日忙碌的工作,加上沒有冷氣的車廂又極之翳焗,眾人的表情已經彷彿是一條條裝在罐頭內的死魚。傑仔忽然用眼神指示阿雄望向車廂另一方向,原來有個面色蒼白的青年將整個身子挨在扶手柱上閉目養神,旁邊的乘客已經在議論紛紛。阿雄還在猶疑是否應該提醒他之際,列車到站了。

甫一開門,兩位職員一馬當先踏進車廂,滿有默契地一左一右將那青年挾走,青年才如夢初醒不停嚷道:「俾次機會吖阿Sir!我真係唔舒服先搵位休息吓咋!」兩位職員停了停,其中一人冷笑一聲:「有咩就留返同法官講啦!」,另一位職員續道:「唔舒服就搭的士啦學咩人搭地鐵啊!」。

乘客默默看著車門關上,挺一挺身子、視線又變得漫無焦點,就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阿雄不禁想起小時候美好的年代,無論乘搭地鐵也好巴士也好,沒有現在這麼擠迫,總有一個容身的位置,可以看看街上的風景,或看報紙聽音樂也沒有人打擾你。現在大家要無時無刻專心在「搭車」這件事上,恐怕稍一分神會阻礙別人,到時被車廂的閉路電視拍到,輕則罰款、嚴重者甚至惹上官非。同時車廂內不停廣播「儘量行入車廂」、「請緊握扶手」等溫馨提示,把乘客當作白痴似的,簡直時生理與心理的雙重疲勞轟炸。

想著想著,列車已經到站,阿雄對傑仔揮一揮手就下了車。他踏上月台的步伐稍為慢了點,被身旁的手拉車輾過腳面,那手拉車上堆滿比人還高的貨物,難怪被輾過的腳面這麼痛。那個拉車的大漢沒有道歉不得矣,還對阿雄投以憤怒的目光拋出句:「操你媽的!」。阿雄只有咬咬牙裝作若無其事的別過面去,難道要為一啖氣和大陸人爭吵嗎?有什麼爭拗、或者被對方襲擊,到頭來蝕底也只有自己。

阿雄嘆了口氣,想著如果可以從來,他會說服太太不要生兒育女,為甚麼要將無辜的新生命帶來病態的香港?孩子長大了,也許有一天會登上這個車廂。要自己的後代再次經歷這瘋狂的世界,就像搭上一輛不斷循環的列車。可惜世事不能重來,阿雄唯有加快腳步趕回家中,上網看看關愛卡與拐杖賣幾多錢。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