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羅生門》式行銷計劃

《羅生門》式行銷計劃



《羅生門》式行銷計劃



在7月底,全港男女老幼赫然醒起曾經一廂情願地迷戀過某人,並發現自己一直只是癡戀著想像出來的他。因為令大家勾起心酸往事,Juno 的《羅生門》瞬即升格為慘情鞭屍歌,並給急速洗版。文章刊登之時,這張EP《Addendum》尚未出街,未知其餘3首曲會如何錐心鑽骨,但相信仍會被追捧一番。

當大家將《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及《羅生門》這3首蕩氣迴腸的「癡漢被踢破」組曲推成為神級作品時,從來沒人稱讚 Juno 的歌藝。利申一下,我不算他的歌迷,不過他好幾隻大碟仍在我的 Playlist 內,首推《天生地夢》。誠然他的歌藝一直麻麻,甚至不理解他為何總要標高音假音,這完全是自揭瘡疤。不過一首作品之所以耐聽、一個歌手推出新作品值得期待,還有很多因素,在此不作詳述。透過這出色作品,今次想帶出超媒體行銷技巧。

所謂超媒體行銷,即於不同媒體與社交群組、利用不用角度與手法同時講同一個故事。其中一個經典例子就是J.J. Abrams 監製電影《Cloverfield》(2008)時的行銷手法。電影講述主角拿著攝影機拍攝怪獸襲擊城市的故事。有別於一般電影宣傳模式,上映前電影公司從來沒公布真實片名,於拍攝場地經常轉換片名,令影迷無處追朔。另外也開了至少兩個網站,一個是貼不明生物照片,另一個是男主角工作的日本飲品公司。透過周邊物品令觀眾置身其中,使他們在進戲院前建立了自己是一份子、知道男主角做什麼公司等印象。一連串迷團於社交群組內 go viral、口耳相傳令懸念發酵,讓觀眾由「注意」升至「感興趣」,繼而昇華至「渴望」知道電影究竟是如何,於是電影一上畫便衝去看。明明一套「第一身睇到頭都暈」的電影已不再新鮮,當年仍能在網上引起廣泛討論,這絕對是 marketing 的功勞。

前年《The Hunger Games: Catching Fire》建立了 Capitol Couture 網站,內裏包含了真實的時裝資訊,並於當中加插一些電影角色設計,令觀眾對 THG 的世界觀有多一層理解與投入。

套用於《羅生門》,此曲瞬即成話題當然有賴於《耿》與《念》事隔十年的鋪排。聽眾彷彿是歌者的朋友,十年來重覆聽著他耿耿於懷的執念,十年後仍像瘋子一般惦記著,這已夠史詩了吧。唱《羅生門》的是歌者迷戀著的前任,當聽到她另一版本的故事時,大家都恍然大悟起來,原來十年來都受騙了。因為這種第一身同步感令聽眾感觸良多,故在社交圈子上分享,並慷慨講出自己的情感,令故事繼續發酵。如果這是有意圖的行銷技巧,可說是技驚四座。但我相信當中並沒有太多計算,只是 Wyman 細膩的想像空間才令一個普通不過的單戀故事變得這麼可歌可泣,應記一百功。

環觀沒落中的粵語流行樂壇,按以上提到的超媒體行銷技巧,一個歌手想受歡迎不一定要有如陳奕迅的歌藝,而是他的作品所帶出的感受。令人有置身其中的感覺就是王道。Marketing 不是要有新產品推出時才做,因為對品牌建立歸屬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期待音樂人在音樂以外作多些背景鋪陳,令享受一首作品再不限那三數分鐘。這樣的話,養育我的粵語流行曲或許會開到一條新路。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