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就算出身不好,也要出生得早

就算出身不好,也要出生得早



就算出身不好,也要出生得早



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鑾雄大仔劉鳴煒:家底好壞未必是成功因素,關鍵是自己努力。果然有錢就是任性,有錢仔就是離地,何不食肉糜的嘴臉,說出來玩面不紅耳不熱。將軍以前以為,就算出身不好,後生一代享盡社會資源福利,只要努力還有出頭天,起步還不太差,想不到,現在越後生的不僅越大競爭,而且遲來的面對倒退的社會、遇著更多無稽問題。

「鉛水」越爆越多,還驗出其他有害物質,拉勻一生嚟計還未有大礙?大人還好,你望望已有小童檢查到智商發展緩慢,而所謂民望高的「問責」局長仍然慢吞吞慢慢做評估,話未必有關。幼子何辜?細路處於身心發展階段,是否要他們像中國人一樣,提早吸收元素週期表一圈,增強免疫力?長不大的活不好的就關人忍事?就算撇開「鉛水」問題,東江水又好安全?感謝國家感謝黨,九七金融風暴後,香港要打救財困國企廣東國際,向旗下粵海投資買入東江水,有幾毒連東方早兩年都講過,六十年代制水之後,幾十年來,香港幾時擔心過食水?點解回歸後,新一代人連基本生存安危都要擔心?

到升中小學,撇開要做面試之王、考試壓力無限大、課外活動忙過大人統統不談,只說安全好了未?學校理應是安心安置小朋友的地方吧?基真小學有學生墮樓,校長老師不懂處理,事事官僚、刻板只是冰山一角,多少學校有學生受傷還不是失去常識死跟程序,還生怕上報紙影響校譽(及自己仕途或KPI)。就算退一億萬步去到第二個地球,話悲劇發生了冇人可以控制好未?在死因裁判過程中,為人師表的竟互相推卸責任,實在令人心寒。原來,送下一代去受教育,理應「傳道、授業、解惑」的一群人原來這樣身教?

到講升大學,劉鳴煒說關鍵是自己努力吧?每年合乎入讀大學資格的有兩、三萬人,而大學聯招只收萬多人,剩下幾千個大學學額,不是分給中國「狀元」(所謂國際生絕大部份來自這單一鄰國),就是海外學歷回流的,這些人不就是有家底中學事出去打個白鴿轉?本地升不了大學的,還可到外國讀書的,當然就要有一定家底了。

成功需父幹得,成功需後父幹亦得,自己努力是可以的,但現實告訴你,這一代越來越難。

到大學畢業了,潮興講夢想,但姨媽姑姐人事顧問老屎忽點都會潑冷水:

去 Working Holiday 會被說不務正業、
去外國闖會話你唔肯係香港捱、唔去中國係愚蠢、
搞 StartUp 會被說發白日夢...;
他們會建議你做甚麼?還不是傳統行業;
做教師?以為你會好得閒,還不知道現在TA做起,年年更新合約被早年編制教師壓迫;
做會計師律師?長工時、被食鐘是家常便飯;
入銀行?你有沒有中國人脈?冇?父輩沒有背景?冇?去做後勤支援吧,賺錢位留給中國二世祖的,遲來的港人?你門都沒有。

受不了社會不公義出來抗爭?最多的人叫後生仔不要搞事,自稱「中立」的阿太鬧你激進,就算支持年輕抗爭的「同路人」,還不只是口說「撐學生」、「改變個社會靠後生仔了」,嘩,個社會他們沒有份?同甚麼路?說穿了,所謂「有種責任」,是「你去啦,我地精神上支持你呀後生仔,成功咗我會嚟收割成果享福啦」。大人們搞禍了的社會,或沒有盡的責任,就翹埋雙手食花生等「(出)生(得遲)於亂世,有種責任」的後生仔埋單。

將軍慶幸自己生得早,看見現在輪到九十後給老屎忽老屈、壓搾,望到十幾歲的要背負成人責任,只能嘆句,就算出身不好,也要出生得早 。

延伸:
盧斯達:我花開後百花殺
傲將軍:請後生仔真係好抵  
傲將軍:總之後生仔呼吸都係錯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