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沒有他,很想去捕捉他 摘了他,哪管他種在誰的家

沒有他,很想去捕捉他 摘了他,哪管他種在誰的家



沒有他,很想去捕捉他 摘了他,哪管他種在誰的家



闊別14年,娃娃舜夥拍雨僑在荔園重演其成名作《娃娃愛天下》,成為網路熱話。殘酷的是他只能曇花一現,只因「沉悶漸漸代替騷動,而慾望若被滿足等於厭倦,期待更奇緣」。當人事物變成恆常,一切激烈的情感必然會淡化。假使有日莫文蔚離開Juno,相信Juno會唱《念念再不忘》去緬懷得不到的她,然後昂然踏著前路去。

人們對事物喜好轉變之急速,尤見於今天社交網絡作為主要傳播載具、每個人都是 content provider 的年代。因為超高速的資訊流轉度,令受眾寧願走馬看花都不要遺漏任何一個 share,特別是無聊到頂點的內容。所謂的「網路瘋傳」根本不值一提,因為不瘋不傳,社交網路便沒事可幹。今天你被抬到比天高,要麼你真的令人刮目相看,否則你是好可笑而已。殊途同歸,當第二天有新料可炒,便會將舊料覆蓋。這是科技進化的結果。

社會對新產品的敏感程度也有著類似的演化。當一件產品受歡迎時,短時間內全港九新界都會充斥著外觀相近的老翻貨,賣夠一季便退潮,換上另一批新貨。電動芭蕉扇如是、自拍神棍如是、superhero積木如是。離場慢些也不許。

我對產品的存在價值特別敏感。當眼見商店內鋪滿著外型與功能相近的產品時,就會撫心自問當年入行的初衷,是為了造 me-too(別人造我都要造的)產品、賺錢糊口,還是真心想改善社會。無論有沒有改善社會的熱血,絕大部分設計師都是在面對同一個市場主導的環境,除非市場口味有大變動。有幸地(不幸地)在我身處的玩具業面對著平板電腦的衝擊,各大廠商近年都傾力迎戰,企圖在發光螢幕外找到一片天。然而當市場沒有大變卦,對於滿有理想的設計人一定會造成某程度上的撼動。

在地一點的說,賺錢非常緊要,除非你老豆是李嘉誠。如果你還有夢想,而又想於急流中多留一會,以下是我的小建議:

1.不用在意潮流
時代改變,潮流、口味愈轉愈快,你永遠都追不上。潮流是大戶用時間與資金創造的。看看 Zara 每星期都有新品上市,你便會知道自己卑微的位置。作為小戶的你,追得上潮流,即代表大家都追得上,不信便看看今天創意市集內密密麻麻的皮具,或滴滴膠裝飾品檔攤。當大家都在做同樣的事,所謂「創意」已經再無意義。

2.要麼不做,要做便做有特色的
《侏羅紀世界》中,當恐龍不再罕有時收入便遞減,於是樂園仿傚食神「溝埋一齊做瀨尿牛丸」,混合不同基因去造一隻怪獸,來吸引市場注意。有人會帶頭造創新的產品,但只佔少數,其餘都是緊隨其後的。跑第二的的通常是保守的大公司,為了跟股東交待他們不敢走到最前,但絕對比其他檔次的公司走得快。除非有絕橋可以做帶頭的那個,假如要跟著第二的尾巴,你在大公司工作便算了,否則你一定要造到一些別人短期內造不到的效果。

江華教我:有自信是好事,問題是不要太有自信。了解自己在洪流的位置,於創作路上方能找到立足點。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