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寂寞考》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寂寞考》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寂寞考》


「浪費時間和食物,一點用處也沒有,你去死吧。」

朗軒的父親,冷冷的拋下這句話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房間。然而,這句本應極具傷害性的說話,根本不能令朗軒動容。他甚至連動也沒有動,繼續呆坐在書桌前,眼神空洞的望向窗外。

他的書桌上,放著一本因為經常閱讀、已變得殘舊的文學巨著。
莎士比亞的經典愛情悲劇,《羅密歐與茱麗葉》。

多年前,當他還在讀中學時候,他有過一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影兒。他與影兒均是成績突出、名列前茅的學生,每次考試也鬥得燦爛激烈。他們走在一起,有互相鼓勵的作用。他們以對方為目標,令大家更有動力爭取好成績。

他們最擅長和最喜愛的科目,便是數學科了。

「我喜歡數學科的誠實!所有問題和算式,從來只有對與錯,沒有模稜兩可的灰色地帶。」影兒說道:「所以我在大學選讀的科目只會是數學。我不能想像自己會選其他科目呢。」

朗軒對數學的看法,與影兒不盡相同。
不過,他還抱有多一點希望。他希望透過修讀同一科目,和兩人在互相影響下的不斷進步,鶴立雞群的學業成績,可以令水火不容、互相仇視的雙方家人,認可他們的關係。

但他實在太天真了。
不論成績如何,或在一起的兩人有何等正面的互相影響,也無法改變兩家人的仇恨。為了拆散這對小情侶,影兒的爸媽,毅然決定放棄香港的一切,舉家移民外地。

朗軒不能相信這一切。

在影兒一家乘飛機離開的那天,朗軒趕到機場,希望與影兒道別。然而,只是這個卑微的希望,影兒的父母也不願意成就。當朗軒走到咫尺之近,他便馬上被影兒家的親人阻止,並以武力按倒在地上。

結果,他只能目送帶淚的影兒,被父母強行帶著進入禁區,離開這個地方。

當他垂頭喪氣回家時,已得悉一切的父親,只是以冷冷並帶點恐嚇的語氣,向他說話。

「他們走了便好,省得我親自出手阻止。我告訴你,你要做的事情,便是好好努力讀書,別辜負了我的期望,知道嗎?」

朗軒的心碎了。

沒有了影兒在身邊的他,比往常更努力讀書,甚至到達了瘋狂的地步。他的成績更上一層樓,在大學修讀數學科時,「錯誤」這兩個字,幾乎已完全離他而去。

他成為了一頭不會犯錯的「讀書機器」。

只是心碎了的他,同時也失去了人應有的「喜怒哀樂」等情感。

自那天起,他沒有流露過任何情緒、沒有流過一滴眼淚、亦沒有再說過任何一句話。他以最頂尖的一級榮譽畢業,但本是前途無可限量的他,因為在任何場合,包括求職面試時,也不發一言的關係,所以一直也沒有找到工作。即使他那震怒的父親,經常對他破口大罵,甚至出手打他至跌倒在地,嘴角流血,他還是堅持不發一言。

每一次,他只會默然重新站起,回到自己的房間,在書桌前呆坐。

最後,他的父親也放棄了。
除了間中的冷嘲熱諷外,他已完全放棄了這個兒子。

這一切,朗軒毫不介意。
每一天,他也在做著相同的事情。除了吃飯和去洗手間外,他便只會留在自己的房間,坐在書桌前溫習或閱讀,尤其是他最愛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沒有了影兒,他失去了作為人的動力。

來到今天,朗軒的三十歲生日。
早上,媽媽進入朗軒的房間,把一張生日卡放在他的書桌上。

「朗軒,生日快樂啊。」

朗軒沒有回答,臉上亦沒有流露任何表情。
對於朗軒的反應,媽媽並不介意。

「今天一起外出,好嗎?」媽媽溫柔說道:「我想帶你與一名心理治療師見面。」

朗軒依舊不發一言。
不過,他卻主動站起身,打開衣櫃拿出替換的衣服。

多年來,朗軒媽媽已帶他見過無數的專家,包括心理治療師、心理醫生或是精神科醫生。然而不論專家們怎麼努力,對於一個不肯開口說話的人,他們做甚麼也只是徒然。故此這兩三年,朗軒媽媽已處於半放棄的狀態,沒有再帶他接受治療。

然而今天,她竟一反常態再次作出嘗試。
朗軒沒有太大的反應。不像爸爸,他對於媽媽並沒有甚麼怨恨。即使不願說話,偶爾,他也樂於配合她的要求。

駕著車的媽媽,與坐在助手席的朗軒,並沒有談話。
不過,在到達目的地後,朗軒媽媽輕拍他的肩,向他遞上一個地址。

「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媽媽說道:「我相信她一定幫到你的。」

即使沒有流露任何表情,但朗軒的心裡,泛起了陣陣的疑惑。
為何媽媽會如此有信心?為何她不與我一起?這到底是誰?

進入大廈,搭過升降機後,他便來到了目的地。從外表看來,這只是一間平平無奇、外表並不起眼的治療中心。

然而朗軒的心,竟感到了多年未有過的感覺。
瞬間加速的心跳,和起伏不定的心情。

推門內進後,他便明白了一切。
他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等你很久了,朗軒。」

眼前的心理治療師,不是別人,竟是分別了超過十年、令他牽腸掛肚的影兒。

朗軒張大了口,流露出疑惑的神情;他的眼淚,如泉湧出。因為多年沒說過話的關係,這刻的他,即使有千句話想說,他的喉嚨,就是發不出任何聲音。

影兒見狀,主動開口。

「那天在機場,你那哀傷絕望的眼神,令我久久不能釋懷。」影兒溫柔說道:「我心裡有把聲音告訴我,你可能會因為徹底的寂寞,從此孤獨地封鎖自己,失去生活的動力,拒絕與世界溝通。於是,我便決定放棄數學,選讀心理學,以成為心理治療師為目標,目的是希望有朝一天,我可以親自解開你的鬱結。說真的,相比只有對與錯的數學,沒有絕對答案的心理學,真的毫不容易啊!但我還是堅持下去,因為我知道,只要我能成為心理治療師,終有一日我可以重遇上你,以我的專業幫助你。」

影兒說罷,一滴眼淚,徐徐流出。
這時候的朗軒,終於可以開口說話。

「影兒,我很想念妳。」

說罷,他把影兒一擁入懷,兩人相擁而泣。

影兒的心裡,明白要令朗軒徹底走出陰霾,尚有很多艱辛的路要走,但最少,她已可與他一起站在復原的起跑線上,憑藉她的專業,和她的愛,與他一起克服困難,重見光明。

朗軒的心裡,明白自己已不再需要寂寞,更不再需要閱讀那本《羅密歐與茱麗葉》。他不再需要每天也悲傷地幻想,自己與影兒竟連一起殉情的機會也沒有。

因為今天開始,他們將會永不分離,至死不渝。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