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快樂


凌晨一時,微醉的芷晴和新相識的男友道別,拖著疲乏的身軀回到家中。甫踏入家門,她就緊張地打開一份包裝精美的禮物。重重包裝之下原來是 Tiffany 玫瑰金色的手鐲,她嘆了口氣,大感失望。這東西賣出去值不了多少錢,這個男人第一次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也只有這種價位的東西,以後可想而之。

芷晴往餐桌倒了杯開水,駭然發現桌上放著一個寫住「Hermes」品牌字樣的小紙袋,上面未有寫上地址,不似是郵差送來的郵件,可能是鐘點女傭打掃時,快遞公司剛巧送上門的包裹吧?

外表清純漂亮的芷晴自幼不乏追求者,她當然也知道自己外表的優勢,自小懂得周旋於男人之間獲得物質上的好處。但上得山多終遇虎,老手也會有失手的時候。就在數年前當她還在舊公司工作,那時幾個男同事也希望把芷晴追求到手,當然她並不會將受薪一族放在眼內,只是偶爾於假日相約他們出外吃喝玩樂、貪圖一些小禮物而已。某天來了一位叫阿釗的新同事,是個說話還有鄉音、外表土氣,還梳著平頭裝的憨直青年。芷晴根據來自人事部線眼的消息,才知道原來他是大老闆的親戚,來香港實習云云。

勢利的芷晴當然不會放過攀結富二代的機會,每每把握機會於工作上指點阿釗,噓寒問暖,甚至主動相約午休時間外出用膳,恨得幾個男同事牙癢癢。只消半個月的光景,芷晴眼見大家漸漸熟絡,也不避嫌直接詢問他和大老闆的關係。阿釗自小在大陸農村成長,自然不知道城市人的計算,便誠實地告訴芷晴,他和大老闆並無親戚關係,只是大家的父母是同鄉,見他剛剛取得單程証來香港,才給他安排一名半職。

芷晴知道真相之後,自然即時疏遠阿釗,對其他男同事解釋自己只是當阿釗是新同事才主動幫忙,還加鹽添醋意圖加強說服力,誣衊阿釗對她毛手毛腳。本來對阿釗不懷好意的男同事更對他恨之入骨,往往處處留難。

不久之後的某天是芷晴的生日,幾個男同事當然大獻殷勤、送上名貴禮物。當日她剛剛從洗手間梳洗完畢,準備打卡下班的時候,竟然見到阿釗在公司門口東張西望,不知道在等著誰,唯有裝作看不見快步走過。

「芷晴!」阿釗拉著她的手臂:「我有份生日禮物畀你!」芷晴看了看,只見阿釗遞上一份手掌大小的禮物,那張花紙款式老土之餘還皺巴巴的。芷晴輕聲問他為甚麼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阿釗結結巴巴的說:「早幾日我幫人事部執文件,見到有你嘅資料,唔覺意打開咗嚟睇……」邊說還邊將禮物塞向她。芷晴聞言自然怒不可遏,執意不肯收下他的禮物,阿釗繼續堅持:「芷晴,之前你對我咁好,又話好想有我咁樣嘅朋友,我真係唔知做乜你變成咁……」

適逢下班時間,公司其他同事見到他倆似在公司正門擾攘爭執,唯有致電保安部派人上門調停。芷晴見到看熱鬧的同事和到場保安員到場,竟嚷著阿釗是色魔、不斷在滋擾她云云,保安員唯有先請阿釗離開公司。自此之後,阿釗就沒有在公司出現過,像他這樣的小職員也沒有人多關心,大家也理所當然以為他是沒有面目再見其他同事。而芷晴眼見公司的男同事未有像當初一樣積極追求,也在不久後離開公司另謀高就。

她還以為轉了新環境,可以和舊公司的不快事一刀兩斷,怎料之後每年的生日,也會收到一份郵遞包裹。因為同樣也是那張款式老土的花紙,芷晴斷定是阿釗寄來的,所以從來不會拆開禮物,直接把禮物丟進垃圾桶了事。如此經過了四個年頭,芷晴已經由憤怒轉為麻木。

可是在今年生日,在芷晴眼前出現了一份並非像往年寒酸的禮物,而是一個名牌紙袋,她直覺這是男友悉心安排的驚喜。

打開一看,內裡是一樽用星形玻璃瓶載著的幸運星。

「怎搞的?」芷晴拿著那個玻璃瓶納悶,今時今日竟然還有人拿幸運星當作禮物?好老套。細心一看,玻璃瓶內的紙星星每粒只有黃豆大小,但上面竟然畫滿密密麻麻的心心圖案。芷晴頓時覺得有點嘔心,遂將玻璃瓶放回紙袋內,才發現內裡還有一個信封,上面寫著歪歪斜斜的五個大字:

「給親愛的你」

那醜陋的字跡很陌生,芷晴思前想後也沒有頭緒,唯有打開信封,內裡只是張普通的生日卡,封面的圖案是一個穿著粉紅色禮服、類似睡公主模樣的卡通。芷晴小心翼翼地打開,突然刺耳的音樂聲劃破寂靜,嚇了她一跳,原來只是具有播放音樂功能的生日卡。

回過神來,她繼續細閱卡內細小又醜陋的小字。

「還記得我嗎?很久沒見,你好嗎?你上次沒有收下我的禮物,還大發雷霆,當時我還以為你嫌我的禮物俗氣。辭職之後,我在家裡想了很久才明白,你當然不會嫌棄禮物的價值,只是嫌我不懂浪漫而已。聽說女孩子就是愛做公主,我思前想後,希望為你安排一個別出心裁的生日。我會替你換上一襲粉紅色鑲珍珠的蕾絲連身裙,然後我們再共晉燭光晚餐慶生,之後的廿四小時我倆就依偎在一起,我們再在這個充滿愛的堡壘好好過渡浪漫的夜晚吧。希望你會喜歡我的安排,如果你不喜歡的話也不打緊,我會繼續想、繼續和你共渡每一年的生日。

釗 敬上」

芷晴暴躁地將生日卡捏成一團,覺得莫名其妙,恨透了這場惡作劇。因為不久前她從舊同事口中得知,阿釗自從離職之後就患上抑鬱症,幾年來一直躲在家中繭居,直至幾個月前突然跳樓身亡了。一定是那些壞心眼的舊同事,以為阿釗的精神病是她害的,才設計這種低級的鬧劇。

這時候她才猛然記得,今天是星期日,根本不會有速遞員辦公,而且鐘點女傭也不是安排在今天上門打掃。就在她感到恐慌之前,一把沙啞的聲線突然在她耳邊細說:「親愛的,祝妳生日快樂。」


(圖片來源:Deviant Art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