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悼念悼上癮的香港人

悼念悼上癮的香港人



悼念悼上癮的香港人



香港人就是這副德性,應該抗爭的時候就不抗爭,不要悼念的時候就悼念。

樹也被斬了,你不去幫大樹討回公道也算了,你去掛一些汽球, 又有什麼意義!?

掛了汽球後,就是拍大合照留念,這是尊重亡樹,還是踏!?

每一次,香港人都是這樣。失去之前不去抗爭,失去之後就悼念。

這不是貓哭老鼠假慈悲是什麼?

悼念,是會令人上癮的。

悼念,是會令人喪志的。

我懷疑六四晚會是香港人這鋪毒癮的起源。

悼念了,就好像抗爭了一樣。世界好像真的有點不同了。

雨傘革命的時候,仍未結束,香港人已經在悼念。

這鋪癮,香港人中得很深。

悼念,背後就是失敗。可是,香港人不怕失敗,還樂於失敗。

所以,香港人接受不斷的失敗。

所以,失敗就在悼念之下永恆重複。

所以,香港人一百多年來也沒有民主。

最後,悼念就成為香港人的唯一抗爭方法。

鉛水事件上,香港人不知道怎樣抗爭,因為香港人不知道怎樣悼念。

如果飲鉛水飲死了人,香港人是會抗爭的。

那個人,會收到好多個汽球的。

可以安息了。

個人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anyamingera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