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五十七集.的士人渣

百鬼夜吟.第五十七集.的士人渣



百鬼夜吟.第五十七集.的士人渣


通常,當有人認識一位的士司機時,除了鬼故,最多人問的士司機的問題,就是「有沒有試過艷遇?」

一位老行家叫老鬼廖,說起很多年前,大約是九十年代初,那時有一位行家叫阿鏡,平常會身穿恤衫西褲,還打上領帶去開工,好像一個很專業的司機。

不過,阿鏡真是「文質彬彬,人面獸心」的代表,他之所以叫阿鏡,事實上他是有偷窺癖好,而且很誇張,會在車廂內裝攝影機偷拍,需知道當年的攝影器材不是如今的「輕巧細小」,有很大難度,因此知道他有這惡行的行家,就改了他的花名叫阿鏡。這還只是關於阿鏡的一少部分,由於當年還沒有法例禁止酒後駕駛,每逢宵夜大醉之後,阿鏡還會到駕車夜場地區獵艷。

小則扮作好心,去幫醉酒女上車,趁她們不大清醒,肆意上下其手;大則趁那些醉至近乎昏迷的女客,實行迷姦,而且完事後還會送到目的地,隨街放下,為的是連錢財也洗刼一番。

小的部份,就是當你通常認識一位的士司機後,會問的艷遇,在行內可說稀鬆平常的事。大的部分,則只有更少數的「敗類」才會做的事。

老行家老鬼廖對此的結論,是除非你做到林過雲那些,會殺人肢解,其實即使做那些可怖的事,都很少機會被捕。只不過是你做的士司機的目的,是求財還是甚麼罷了……居心何在?

可是,阿鏡就是別有用心的人。九十年代當時,還年輕的老鬼廖,經常在宵夜時聽到阿鏡的自吹自擂,都忍不住痛毆他一頓。

直至那件事,阿鏡終於嚐到了極大報應。

那夜,在宵夜中,阿鏡又說起他的荒唐事,說到老鬼廖再次忍不住大打出手。
阿鏡氣沖沖離開,還拿個「尾彩」,說:「我係要去揾食,你奈得我何嗎?」說罷,狂飲一支「大啤」,然後將酒樽扔到地上,碎片遍地。

阿鏡再開工去,一心就到尖沙咀的夜場附近等客。他慣常泊在路旁,「冚旗」等待爛醉的獵物。

凌晨三點鐘,一個年約廿歲的少女,從酒吧獨行出來,步履不穩。阿鏡憑他的經驗,決定向她下手了。

阿鏡主動下車,上前扶著少女,一邊已經上下其手肆意非禮,一邊說:「小姐,妳要去那裡?」
那少女說:「和合石……去和合石。」
阿鏡邪念凌駕一切,沒想過甚麼,就扶了少女上車。

凌晨時分,由尖沙咀到和合石,以高速飛馳,轉眼就到。

九十年代的和合石,是相當偏僻。阿鏡卻因為酒精和邪念驅使,反而覺得越是荒山野嶺,越是合心意。

他終於找到一個地方,能夠隱藏著他一整架的士,難以察覺。然後,他就向仍然爛醉如泥的少女施暴。由於他在早前被老鬼廖毆打,所以即使面對醉得如死的少女,只令他更粗暴的洩憤。

阿鏡忘記了對少女進行了多少次強暴,突然覺得少女全身冰冷,才驚覺自己已經殺了人。可是,他卻感到虛脫,也都昏倒了。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阿鏡被的士台的廣播吵醒了,他張開眼睛,看見已烈日當空,同時發現車廂內只有他一人,他明明還記得自己姦殺了少女,就陷入一片迷惘恐懼,然後,他下車看看會否找到少女屍體。

可是,他一下車,就看見自己在滿山墳墓之中,更恐怖的是在他眼前的一個墓碑上,那相片是他今晨姦殺了的少女。

他立即急著離開。同時,他還記得透過的士台跟早更拍檔聯絡,不斷跟對方道歉,並租下這更。

直到當晚,又到了宵夜時,他就將這件事說起,行家都取笑他,終於有報應了,竟然撞鬼。老鬼廖更是最開心的人。

老鬼廖說起阿鏡此人,仍有些咬牙切齒的力度,然後,大歎一聲:「唉,阿鏡都算死得恐怖……不過抵死的。」說來沒有一點同情,反而有點快意,再說:「事隔那天的一星期,阿鏡就失蹤了。然後,有人在和合石,發現了阿鏡的屍體。」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