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一切陰謀之終極原型:六月七日燃燒彈事件 港共已左右你的大腦

一切陰謀之終極原型:六月七日燃燒彈事件 港共已左右你的大腦



一切陰謀之終極原型:六月七日燃燒彈事件 港共已左右你的大腦


所有阿媽都是女人,所以,所有女人都是阿媽?這種基本邏輯門檻,其實在六月七日,社會上有許多人們,已經過不了。當時灣仔警局外,有黑衣人向警車方向丟擲燃燒彈,被兩個鏡頭同時拍下公開了。全城都十分眉精眼企,認為那個是警察自編自導的陰謀。但中計,往往就是從識破陰謀開始。因為許多人過不了基本邏輯門檻,認為「警察自編自導自演了激烈行為,所以,激烈行為都會是警察自編自導自演的。」

你這幾個月內,腦海裡面出現過後半句話,你是中計的。港共提供的,是一場爛戲,讓你識破;而中計的部份,是人們在腦海裡自動補完而成,由人們自己過不了基本邏輯推理而成。

因此,港共的爛陰謀,由許多犯了基本邏輯謬誤的人們配合了,產生了怎樣的中計惡果?就是在六月七日,當時仍未出現反送中抗爭勇士,未有因反對逃犯條例而出現的激烈抗爭,連百萬人大遊行也未開始,抗爭者就註定了要承受社會的懷疑目光。抗爭者一直到現在,也一直承受這種懷疑。他們的支持和鼓勵,一直被恫嚇,會隨時被沒收。更有人因為這種基本邏輯謬誤,支持了許多對付前線抗爭者、攔截他們、抵制他們的有組織「解散軍」行動。

六月頭 港共早已左右你的思考

八月十一日,抗爭者被假扮抗爭者的黑警捉走,被拍下影片,有片有真相。誰人最苦惱?抗爭者要學識在己方陣營分辦敵我,最苦惱;抗爭者自己被拉,最苦惱。但他們在晚上,就承受多一種壓力,就是有大量言論,上綱上線,把所有抗爭舉動,都說成是警察假扮來做。又是阿媽是女人女人都是阿媽,而因為這個謬論,這些勇敢的香港人,日後要在前線,就要跟黑警一樣抵受千夫所指嗎?

你不明白、不認同丟國旗、火陣、磚頭戰術,是一件事;但你就是沒有任何道德和理性基礎,去散播「有警察扮抗爭者,所以抗爭者都是警察假扮的」這種混話!這種低級誤解,一旦影響了抗爭勝敗,如斯荒誕,香港的後人,是應該笑,還是應該哭?如果我們還有後一代,仍有哭和笑的權利的話。

拙文已經不欲重提,一四年佔領運動期間的事了。若有人沒有見證其事,你也不難想像,當時也廣泛流傳著這種邏輯謬誤生成的謠言。萬一讀著這篇文章的你,當年也有份造謠,可以嘗試痛改前非。今次贏了,你的錯誤可能會一筆勾銷;輸了,就只能無語問蒼天,然後,蒼天也只能無言———不是對著你,是對著香港。

說回六月七日的燃燒彈事件,這是多個月來所有陰謀論的原型。幾個月來,許多人可說是集腋成裘,透過社交網絡,不斷叫人不要中計。但其實,早在六月七日,連大遊行都未有,這些人相信「所有激烈行為也會是警察自編自導自演的」,就已經接受了港共擺佈你的思考方式,你就已經開始中計了。

Fact check, and checking your sense

這些人們,是要記住兩點。第一,警察滲透,無論是抗爭還是和平集會,是常態,是要明白的消息,分別只在於規模。前線的人來說,他們需要策略去應對;而看新聞的人,看面書,看論壇,看甚麼大聯盟記者會的人,也有責任的,就是當得知這種警察滲透已是常態,就要好好記著,能竭力廣傳就更好,但就不用再推理下去,不用過度詮釋。

第二,既然你沒有推理落去,沒有過度詮釋,你就不會犯上「所有阿媽都是女人,所以,所有女人都是阿媽。」的基本邏輯錯誤。人們知道「阿媽是女人」,這已經很理性,因為只是好好認知一項消息,是一切理性的基礎。好好記著,沒有亂套,不去胡亂推斷和思考,是理性,是和理非的「理」。相反,就成了愚蠢、奸詐。不要小看「阿媽是女人」。謠言不用止於智者,只要停一停,不要胡思亂想,就已經功德無量。不要在胡亂推理之後,傳播了謠言,然後自詡理性,再提醒別人不要中計吧。阿彌陀佛。

按:到今天,更有一位商台時評節目主持人,在面書出圖,用藍絲帶喜歡熱傳的長輩圖方式,一句「你知道嗎?」,就把過往的丟中共國旗落海、塗鴉中共國徽、磚頭戰術、火陣戰術、攻入立法會等事蹟,加一句「原來警察一直假扮示威者攪破壞」,就一竹篙打一船人了。這種做法,是上綱上線,也在煽動全民對前線市民的仇恨,那是不乎合香港的社會風氣的。上綱上線,煽動群眾內閧,是中共塗毒了無數中共臣民的邪惡宣傳,不應在香港漫延。就正如這位姓潘名小濤的商台主持人,雖然他今次在面書出圖的言論,是上綱上線,煽動仇恨,甚有中共社會的作風,但我們只會先評擊他的價值觀,批評那是中共不可藥救的洗腦邪術。我們是無法輕率的公開評擊他的其他背景,無法輕率的說他是否有任務在身之類。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不知潘主持的學識,能否使他明白這種道理。但願讀者也要引以為戒,潔身自愛,理性大大的增長。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