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最寂寞的時候》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最寂寞的時候》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最寂寞的時候》


星期六,是個不用上課的日子。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普照、清風送爽,學生們都趁這個機會,走出戶外進行各樣的活動,舒展身心。看著他們快樂的表情,可以感受到年輕的活力和朝氣,正在無拘無束地綻放。

除了一個人以外。

一如往常的星期六,今天的影兒也沒有外出遊玩。這時的她,正在關上窗簾的宿舍房間裡,獨個兒坐在書桌前,開著檯燈,對著一大堆滿是文字的書藉,埋頭苦讀。

星期六,是影兒最寂寞的日子。

「我明白妳選讀心理學的原因和決心,我深受感動,亦希望全力支持妳。但坦白說,以妳目前的進度,我看莫說是畢業,就連在三個月後的考試,取得合格成績升上二年級,也會有困難吧。」

這是上星期,導師在會面時對影兒說的話。
那一天,他倆談論了很久,討論了很多方法和可行的出路。但到最後,導師還是只有一個結論。

「妳應該選讀的,是數學系而不是心理學系,請妳好好考慮一下轉科吧。對妳來說,這才是最好、亦是最合適的出路啊。」

說罷,導師向影兒遞上數學系主任的卡片,再三叮囑她要好好考慮。
影兒接過卡片,低頭沉思,默默無言。

在回宿舍的途上,影兒心裡不斷掙扎,一直在深思導師的說話。
自少已喜歡數學系的她,其實當然明白,只有對與錯的數學系,根本才是最適合她的科目。然而她的腦海,卻清楚記得多年前的那天,在機場被迫跟朗軒離別時,他那充滿哀傷和絕望的眼神。自此,她便一直遵從心裡的聲音,以成為心理治療師為目標,選讀心理學。她確信只要堅持走這條路,終有一天,她定可與朗軒再次見面,親自醫好他,令他從寂寞封閉的籠牢走出來,重新面對世界。

結果,回到宿舍後,她便不再掙扎,立刻把卡片撕掉,丟進垃圾桶。
不過,克服了掙扎,卻不代表她可以克服心理學的難關。

每一天,她也與一大堆的書籍和參考書搏鬥,期望可以找到竅門和方法,既可以好好分辨甚麼是意識、感覺、慾望和認知等東西,亦可以找到方法,牢牢記住一大堆專有名辭、著名心理學家的理論、相關人體構造、過往病例和醫學資料等。

但即使她如何努力,她亦感到一切只會是徒然。
尤其是在星期六的下午,這個令她感到最寂寞的日子。

每個星期六,她也會留在宿舍努力苦讀,期望在別人外出玩耍的時間,可以把握機會追上進度。但每個星期六,她總會想起過往與朗軒相處的時間。

過往的星期六下午,他倆總會放下書本,出外好好放鬆,享受二人的美好時光。

她懷念與他一起看電影的美好時光。
她懷念與他一起逛街吃東西的時光。
她懷念與他一起輕鬆運動的美好時光。

尤其是今天的,影兒的寂寞感,不知何解,比往常更為強烈。這種強烈的寂寞感,不停向她侵襲。不消一會,影兒已徹底崩潰,無法繼續讀書,伏在桌上放聲大哭。

「我很辛苦,我很掛念朗軒啊!」影兒在嚎叫:「只是兩個人在一起,為甚麼竟會這麼難,為甚麼每個人也會想分開我們啊!上天,求你幫助我,可憐我,好嗎?」

哭得呼天搶地的影兒,把書本也弄得幾乎全濕,不能繼續閱讀。
一會,冷靜過後的她,決定暫時放下書本,出外走走,放鬆心情。不過,雖說希望放鬆心情,但她卻不自覺的走到圖書館去。進內後,她竭力抑制自己,刻意避開擺放心理學書藉的書櫃,走到小說類的地方閒逛。

就在這裡,一本黑色的、厚厚的、書脊沒有寫上任何東西的書本,吸引了她的注意。受好奇心的驅使,她把書本拿出,徐徐打開。

她陡地愕了一愕。
這一本,竟是與心理學有關的書藉!不過,這本書的編排和書寫方法,跟她過往讀過的心理學書藉,全然不同。影兒馬上坐在地上,一頁一頁細閱內容。令她感到無比詫異的是,這本書,\竟像是為她而寫的,深入淺出地說明了一些她過往不明白的理論,並加以她從沒有看過的生活例子,令她可以把這些東西,輕易記入腦內。霎時間,她有豁然開朗、茅塞頓開的感覺,過往很多不明白的東西,好像已理解得一清二楚。

如獲至寶的影兒,馬上把這本書拿到借書處,打算把它借回宿舍細閱。

「這不是圖書館的館藏啊。」圖書館管理員說道:「也許是其他學生遺下的吧。」
「甚麼?」影兒追問:「那我該怎麼辦啊?」
「妳可以把它留下,讓我們當作失物處理。」圖書館管理員懶洋洋地回答:「妳喜歡的話,自行處理也可以,省得我們花功夫去處理啊!看這本書,既沒有署名,看來亦已放在這裡一段時間了,應該不會有人會來認領吧。」

就這樣,影兒把這本不知從何而來的書,帶回宿舍。
多得它,影兒徹底開竅,成績突飛猛進,令導師和同學們另眼相看。最後,靠著它的幫助,她成功以優良的成績畢業。

多年以來,影兒沒法追尋這本沒有印上書名、作者或出版社資料的書的來源。不過自此以後,每天晚上,她總會緊緊的抱著這本書,流著淚禱告,感謝上天給她賜予這份寶貴的禮物。

這個上天賜予的奇蹟,令她可以有實現夢想的機會。
亦因為這個奇蹟,令她有更堅定地相信,她與朗軒,必定有再次見面的一天。

多年後,一名中年婦人,登門到訪她開設的治療中心。

對方一眼便認出了她。
她亦一眼認出了對方。

「妳… 妳不是影兒嗎?」中年婦人驚訝:「為甚麼?為甚麼妳…」

說到這裡,中年婦人哽咽不已,不能繼續說下去。
影兒只是輕輕點頭微笑。

「伯母,我已等了很久啊。」影兒說道:「請帶朗軒到這裡來吧。」

【只要不放棄的話,我們總是能等到奇蹟出現的一天吧。】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