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給,還是不給?

給,還是不給?



給,還是不給?



有一個曲髮英國男人在火車上四處派紙巾,並附以一張紙,上面說他沒有工作,有兩個孩子要養,請大家給他工作,又或是買了這包紙巾。

這包紙巾就這樣擱在我旁邊的座位上,放了好幾分鐘。

我望著這包紙巾,想了很多事情。

自小長輩們就教我要好好對待貧窮的人,若有能力,就要幫助他們。我想我是一個算是聽教聽話的孩子,所以那麼多年來,對做慈善工作都不遺餘力。在大二以前,每年我都會做很多義工,參加義工計劃,又四出參加不同義工活動,也會參加平等分享活動。

但在此同時,亦有長輩來教我,不要理街上的行乞者,因為他們只是集團式經營的行乞傀儡,他們大多都是大陸來的,拿著單程證來港乞食。若要幫,就要幫那些有信譽的慈善機構,因為他們可以令資源用得其所。

長大了以後,又有人來告訴我,叫我應該看不起行乞者,尤其是四肢健全的人,因為他們本應有能力自力更生,若我們幫了他們,他們便沒有動力再去找工作了。但若是他們是有些精神問題呢?又或是因為不幸運而已呢?實在有太多所思所想,這令我一次又一次陷入矛盾的思緒裡。

然而每次我經過這些行乞者,看著他們,尤其是小孩子,我那顆心又在爭紥著,總是很想為他們做點事。於是,有一個念頭就開始萌芽了。不如我買點吃的給他們吧,若真的是集團式經營的話,食物應該不用上繳中央吧?所以之後若我見到他們,我會買包、燒味飯給他們吃,這也是我這一個學生能夠做到的事了。

來到英國,我這想法如是。

其實倫敦也有不少行乞者,但他們大多都不是坐在地上,然後等待途人來救助,而是站起來,跟人們主動討食物。

我之前在火車上碰見一個女人,她在車廂裡大聲宣布著她有多餓,希望大家分一點食物給她,吃過的都不要緊。但那一刻,我手頭上沒有甚麼能充飢的食物,就只有一包糖果。我還是遞出去了,她笑了。

我已經不想再理他們是不是被人在操控著,只知道,這一刻我能做甚麼,我便做吧。

一包糖果而已,已經不想再計較太多。

做人若有太多計算,不會很累嗎?

其實整件事本是很簡單,就只是單純的買和賣。想多了也就是想多了。

自作多情。

「Thank you.」那位英國男士來到我身邊,打算收起我身邊位置上的紙巾。「Wait, I'll take this.」我把兩英鎊遞給他,拿起這一包紙巾,放在口袋裡。他微笑著,跟我再說了一聲:「Thanks.」

呀刁面書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artiutiu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