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決定足球歷史的五年

決定足球歷史的五年



決定足球歷史的五年


1958年,世界盃初賽二輪後,第四組巴西與蘇聯同樣一勝一和得3分(當時是贏波二分制),英格蘭及奧地利則同樣獲1分,故第三輪的巴西對蘇聯成為了榜首決定戰。比利及右翼鋒加連查(Garrincha)在頭兩戰皆列席後備(當時未有入替機制),最後領隊決定今次乞委二人以重任;球證吹雞開場後,他倆的盤扭工架(尤其是後者)及與隊友互傳,令蘇聯隊後防陷入一片恐慌,上半場三分鐘,中鋒華華(Vavá)接應中場指揮官弟弟(Didi)妙傳,推入禁區從窄角度射破被譽為史上最佳鋼門耶辛(LevYashin)的十指關。法國一份專門報導運動新聞的報章《L’Équipe》(中譯《隊報》),時任主編兼前國腳及國家隊教頭加百列.亞諾(Gabriel Hanot),激讚那是足球史上最偉大的三分鐘(筆者按:恐怕到今天也找不到另一段三分鐘與之相比⸺雖然1999年歐聯決賽的補時階段亦有傳奇色彩,但論腳法美學及對後世的影響則遠遠不及)。

綠茵場上 風風火火的五十年代


若把歷史視野拉高一點,1953至1958年,也可說得上是決定足球歷史的五年。1953年4月至9月,巴塞與皇馬展開迪史提芬奴(Alfredo Di Stéfano)爭奪戰,兩隊球隊的命運因後者勝出而改變,更改寫了歐洲足球歷史;同年11月,匈牙利作客溫布萊球場,憑着將中鋒拉後、雙輔鋒推前的變種WM陣式,以6:3技術擊倒英格蘭,為英軍史上首次主場失利於大不列顛以外的國家隊,震撼球壇。

1953年,匈牙利以大熱姿態君臨世界盃,卻在決賽被西德打敗,為後來的德意志足球霸業打下根基;同年底,英格蘭甲組勁旅狼隊向擁有絕大部份匈牙利國腳的陸軍球會布達佩斯捍衛者(Budapest Honvéd SE)下戰書,借助典型的英倫濕冷天氣及泥地,以3:2反勝擅長地波及小組入涉的客隊,部份英媒歡呼狼隊「報國仇」之餘,更封其為「世界冠軍」,《隊報》主編亞諾讀罷大為光火,並在報章專欄中指斥,豈可單憑一場主場勝仗就自封為王?同時又埋頭撰寫歐洲冠軍球會盃賽的具體計劃。及後歐洲足協接納其倡議,首屆歐冠盃於1955年季初開鑼,翌年皇馬奪標,開拓該項賽事五連霸傳奇之路。

比利的運數 還看歐洲


1956年年底,匈牙利爆發反蘇起義,卻被紅軍重兵鎮壓,球隊捍衛者(Honvéd)剛巧因第二屆歐冠盃首圈作客畢爾包(Atlético Bilbao)而身處鐵幕以西;局勢底定後球隊回國,以普斯卡斯(Ferenc Puskás)為首的三名核心球員決定投奔西方,尋求政治庇護,最後獲堅決反共的西班牙佛朗哥將軍政權收留,匈牙利國家隊亦因此元氣大傷。1957年世界盃外圍賽,西班牙編入歐洲區第9組,華麗的前鋒線上有迪史提芬奴、其皇馬隊友左翼鋒亨托(Francisco Gento)、巴塞的左輔蘇亞雷斯(Luis Suárez Miramontes,與當今烏拉圭國腳射手無任何血緣關係),及其球會隊友右輔庫巴拉(László Kubala)......西班牙卻於3月首輪主場賽事被瑞士迫和,5月次輪作客不敵蘇格蘭,即使最後兩戰全勝,仍以1分之差,屈居次席無緣晉級。

1958年初,歐冠八強第二回合,曼聯作客貝爾格萊德紅星獲勝後歸國,前者所乘坐的航機卻在慕尼黑加油後發生空難,時任英格蘭隊長的左翼衛羅渣.伯恩(Roger Byrne)、同為國腳的中鋒湯美.泰萊(Tommy Taylor)及左翼鋒大衛.比治(David Pegg)身亡,攻守兼備、最具天份的左三閘鄧肯.愛華士(Duncan Edwards)被救出後15日宣告不治;現為曼聯董事局成員的左輔卜比.查爾頓(Bobby Charlton)則負傷生還,卻因身心狀態未完全回復,即使入選當屆英格蘭世界盃大軍,亦只能長居後備席 - 至此,三獅兵團戰力大打折扣。同年5月初,廿歲的蘇聯天才前鋒斯特列爾佐夫(Eduard Streltsov)被控強姦後立即失去國腳地位,7年後始重返球圈,惟速度及爆發力已大不如前。蘇聯解體後才證實那是冤案,但他早已不在人世。

1958年比利以17歲稚齡初奪世界盃,為球王與足球王國的神話奠下基石,除了自身與隊友的才華及教練團隊的慎密規劃,還有上述外圍「利好」因素,才令他勝算大增!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0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