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繪本作家吳瑋誼

專訪繪本作家吳瑋誼



專訪繪本作家吳瑋誼


我們都是香港人,我們都愛香港。每個人表達這份愛的方式都有不同,作家兼策劃人吳瑋誼(Ellen)選擇推出《Hong Kong from A to Z》繪本,一方面訴說她對香港之愛,同時讓下一代知道香港最值得珍惜的地方。

「小時候我跟母親和姊妹四人同住灣仔。那時,最大的樂趣是每到週末,媽媽會帶我們到『兵頭花園』(即香港動植物公園)遊玩,然後買一些小食。當年我最喜愛的是蛋撻,曲奇皮,新鮮出爐時熱辣辣兼帶著濃濃牛油香,與甜甜的蛋汁非常匹配 - 九歲時我隨家人移居澳洲,至今對當年在港的印象非常模糊,然而蛋撻與『兵頭花園』,卻依然記憶猶新。」

對於九歲已隨家人往澳洲生活的Ellan來說,蛋撻乃至愛之物,其次是又香脆的雞蛋仔。「當時我們在悉尼定居,而華人聚居處一般都有麵包店,那裡有蛋撻賣。初見到時很歡喜,嚷著要媽媽買給我吃。但買回來後,一吃,吃不出香港的味道。不能否認那時有點失望。可就只有眼前的蛋撻,將我與香港連繫在一起。」她指出,雞蛋仔不如蛋撻普及,較難找到。


「這些回憶就是我當時對香港最深刻的印象。初抵澳洲的時候,文化差異予我極大衝擊。港式食物成為了心靈最佳安慰。除此之外,就是媽媽的手勢 - 她是潮州人,製作滷水食物有一手。當聽說每戶潮州人都有自家秘製滷水汁,我至今還未遇到,味道跟我媽製作的相同之潮洲滷水食物。」

「那時我身處的一區幾乎沒有廣東菜餐館。幸好媽媽煮嘢食好叻,因此我們可以常常吃到美味的家常便飯。」

身在澳洲心繫香港 長大後與家人回流

對Ellen來說,五感之中,味覺最能讓她魂牽夢縈。致使她長大後回港工作,並選擇落地生根,及後成為繪本作家,都要將蛋撻、飲茶及做節放進書裡。九歲移民澳洲,大學攻讀商科,畢業後於當地銀行工作。2009年,她隨丈夫回流香港並於本地銀行任職;八年後,Ellen決定開創自己的事業,成立公司引入兒童玩具及用品,卻是一直心繫香港。

「雖然在澳洲生活了十多年,但始終都覺得香港才是真正的家。過去多年,我們幾乎每年都會回港探親一次,因此對於香港我絕不感到陌生;從小到大,我們在澳洲亦是講廣東話。當知道家人決定回流,我是非常期待的。」

然而在澳洲嘆慣「慢板」,初回到香港會否不習慣?「返港後第一份工作,也是銀行界;回想起來,那是我重新認識香港的開端。雖然香港的生活節奏急促,相比澳洲人注重work-life balance、下班後僱員有權不回應工作相關的電郵、電話與訊息,香港人的工作效率無疑更高,而且實事求是。」不過,她認為人生不應讓工作佔據,因此在成立公司之後,都採納澳洲人的工作態度與公司文化去營運。

「放假時放假,工作時工作,不要將生活如橡筋般,扯得太緊。」


Ellen說,自澳洲回港後,因工作關係每日都很忙,難以擠出時間去看看香港,吃吃最心愛的蛋撻和雞蛋仔。「直到兩三年前,女兒Emma出生,我們帶她到處逛,方發現原來自己對香港的了解是那麼少,同時留意到孩子天生的好奇心有幾強烈!當時我跟丈夫笑說, 除了拍照,如何可以留住香港美好的一切?」城市發展讓她意識到,有些事物將會一去不返。「五年前,我遇到來自摩洛哥女士Assia Bennani - 她為我的辦公室做室內設計。出於互相欣賞,我倆由工作上的合作關係變成好友。有一次,我們在聊天,談及香港,也談到孩子,開始構思一本有關香港特色繪本以讓孩子認識這片地方。」

書名《Hong Kong from A to Z》,故事講述住在香港的小女孩Ayma某日遇到一隻迷途小青蛙Romer,在幫助牠尋找回家的路的同時,遊走香港各處,發掘香港不同面貌。「一開始時,我們想寫一個女孩在香港探險的故事,但似乎太單薄。於是加了一隻青蛙。」就是這樣,一人一蛙,沿著英文字母順序,將本地特色事物串連成為一個故事。

繪本故事主角Ayma與Romer之名字,亦有出處。Ayma取自Assia兒子Aydan首頭兩個英文字母,及Ellen女兒Emma最末兩個英文字。「在資料搜集過程中我們留意到盧文氏樹蛙(又名盧氏小樹蛙)學名是Liuixalus Romeri,一般稱Romer's Tree Frog,屬香港獨有的品種,因此將故事中的樹蛙喚作Romer。」迷路兼失憶的Romer得Ayma幫助,一起探索香港,最終憶起自己不是普通的青蛙,而是香港獨有的盧文氏樹蛙,並得與家人重聚。

「整個創作過程中,我們亦曾做過不同版本,最困難的是怎樣利用關鍵字詞帶出香港特色的事物。然後連接下一個關鍵字詞,貫穿整個故事;對於每一個生字,我們都謹慎地取捨。必須承認在為每個字母揀選配對事物之過程中,Assia與我都將自己的偏愛都放進去;而例如E就是蛋撻(egg tart)、B是天壇大佛(big buddha)等等。我們盡量使用簡單英文,並將字數減少,讓小朋友易於閱讀及理解。」

繪本藴含大意義 望港人緊記自己身份

「我們留意到,坊間有不少以香港為主題的英文繪本,卻少有用英文字母來串連成故事。雖然這是一本英文書,但我們預想中,不單讓外國的小朋友閱讀,更是一件手信!即使海外的孩子未有機會來港,都可透過繪本認識香港及香港文化;家長亦可循著此書的內容,與小朋友一同探索香港。」

Ellen説繪本既適合家長與子女一起閲讀,而大人在閱讀時,或會勾起自己的回憶。「俗語說『冬大過年』,冬至是一家人團聚的日子,亦是華夏傳統文化中注重家庭之習俗,因此我選擇將冬至(winter solstice dinner)加進W;另外,我留意到位於中上環的皇后大道中(Queen’s Road Central)與摩羅街(Upper Lascar Row )雖然毗鄰鬧市,但若身處其中,往內街多走兩步就會發現別有洞天,那是個與別不同、格外寧靜的空間 - 這就是香港的特色。」

「製作期間正值Assia 懷有第二胎,由於粗身大細,有好些書中描述的地方,她都無法與我親身到訪。不過,她是個細心的人,做很多資料搜集,再以自己筆觸演繹。」據知書中有不少作品,是Assia 在沒有繪畫草圖的情況下完成,但原稿已非常細緻,只需用電腦加上顏色即成。



「這書我倆花了約九個月完成,Assia與我對成品都很滿意亦很有紀念價值。當繪本完成初稿,正是Assia誕下嬰兒之時。我把初稿拿到醫院給她看,別人都取笑我們是工作狂!事實上,當日有兩個寶寶誕生:Assia的兒子,以及我跟她共同努力的成品。現在我兒子不過一歳半,雖然他未必完全可以看懂全書,但姐姐Emma會讀給他聽。《Hong Kong from A to Z》是其中一項,我傳承給孩子的東西。透這本故事書,把我的童年回憶與他們分享。」

「我與Assia都希望書中的圖畫能令討小朋友歡心。故事裡面的Romer忘卻了自己是誰,因而迷路,回不了家。香港的環境時刻在變,難免令人迷失方向,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寫這本書時,我期望這故事可幫助香港的讀者找回自己的身份 - 這是比較深層的信息。」

Ellen希望往後可以繼續出版繪本,讓小朋友可以坐遊天下,放眼世界。「繪本出版後,我獲邀請到不同學校講故事,發現依家的小朋友比我從前更幸福,有機會到外國旅行。但他們小小腦袋未必可以一時間吸收並消化太多資料。我期望日後可以發展一個與世界各地文化相關的繪本系列,不單促進親子關係,更讓他們認識不同地方的文化與特色。」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1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