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音樂家蕭凱恩 談失明人士的音樂路

專訪音樂家蕭凱恩 談失明人士的音樂路



專訪音樂家蕭凱恩 談失明人士的音樂路


出生後不久蕭凱恩(Michelle)即告完全失明,但無阻她追尋音樂夢。

兩三歲時,某日父親聽得她以電子琴完整彈出《Are You Sleeping》(即粵語兒歌《打開蚊帳》),嚇了一跳。「從沒想過視障人士可以學音樂,但既然女兒喜愛彈琴,而且如此有天份,就聘個老師教她吧!」

雖然失明人士要學琴一點都不容易,但未有動搖她對音樂的熱愛。歌曲只要聽過一次,即可完整彈奏出來,分毫不差。「後來人告訴我,這種能力喚『絕對音準』(perfect pitch)。一般視障人士聽覺靈敏,而我的inner ear比大家再敏感一點點罷了。」她謙虛地道。

Michelle是廿年來首位考獲聖三一音樂學院鋼琴演奏級及英國皇家音樂學院聲樂文憑的視障人士,亦是香港首位報考DSE音樂科的失明人士,並在多個校際音樂節比賽中奪冠;現於中文大學攻讀音樂系,主修聲樂。

自小失明不氣餒 全情投入音樂路

跟失明音樂家蕭凱恩(Michelle)做訪問時,不住想起一句老生常談:「當上帝關了一道門,必在別處打開另一扇窗。」出生後不久即告完全失明,但無阻她追尋音樂夢,考獲聖三一音樂學院鋼琴演奏級及英國皇家音樂學院聲樂文憑,亦是香港首位報考DSE音樂科的失明人士,並在多個校際音樂節比賽中奪冠;現於中文大學攻讀音樂系,主修聲樂。

「我喜歡音樂。只要是關於音樂的一切,我都會很開心。開心,自然投入。再也沒有其他。」Michelle如是說。一般父母都會讓孩子聽兒歌,她的雙親亦如是。「當時我常聽廣東歌及兒歌。最喜歡節奏明快的歌曲,其次是《三人行》與《分分鐘需要你》。」語畢,她隨即哼唱:「願我會揸火箭帶你到天空去......」一切如此自然而然,沒半點忸怩,唯一不同的是,她出生後三個月,因為被發現患有眼癌,而腫瘤非常貼近腦部,稍有拖延恐有性命之虞,雙親唯有忍痛讓醫生摘去女兒雙眼。

同在訪問現場卻不願出鏡的蕭爸爸表示,當日主診醫生一句:「依家有兩條路俾你揀,唔做手術,就會死;做咗手術,就永久失明。」至今記憶猶新。「當時,我與太太望著懷抱中眼大大的Michelle,只覺心如刀割。」蕭爸爸含淚答應太太,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女兒,並會盡一生的能力照顧她。「即使知道她日後有機會因為需要使用假眼而受歧視,我們都不會因此而退縮,甚至把她關在家裡。」


事實是,Michelle雙眼被摘除後,眼瞼在沒有眼球的支撐下會向內凹陷;同時,裡面的組織會因為沾到塵埃而感染、發炎,必須小心保護。因此她自小就使用假眼,但由於假眼只是一個球體,眼瞼亦無法完全裹住假眼,故會隨著頭部擺動而凸出甚至跌出,難免會嚇親人。

然而面前的她卻是如此開朗、活潑又健談,大家聊著聊著,不知不覺離題萬丈,卻陶醉小妮子那銀鈴一般的爽朗笑聲裡,她似乎從未為失去視力而哀傷過。「再傷心、自怨自艾,視力亦無法失而復得!不若好好專注自己喜愛,而且能力所及的事!」

至於愛女心切的蕭爸爸,嘴對嘴教Michelle講話,以讓她模仿咀形;又讓她踩著自己的腳,只為學習走路。除了好好照顧及保護Michelle,更要她去學游水。「我要以游泳去訓練她的求生本能。自己細個時曾經在淺水處遇溺,其間因惶恐而用雙手不停拍水,最後發現只要站起來便沒事。我希望她能透過游泳學習面對逆境,在彷彿會遭沒頂之時,能夠自救。」父母之苦心,Michelle自可感應:「我起初只能一口氣游一個直池(編按:一個直池五十米),現時游廿個亦綽綽有餘。」至此,蕭爸爸笑說:「我這個女由小到大都『硬頸』,下定決心要做的事,無論如何都要做到。」

克服身體殘障 憑聽覺觸覺學習鋼琴
受盡冷言冷語 贏得多個本地比賽


說回Michelle的音樂路。在她兩三歲時,已流露對音樂有濃厚興趣;別人送來電子琴她愛不釋手,日夜彈著。某日,蕭爸爸忽然聽得她以電子琴完整彈出《Are You Sleeping》(即粵語兒歌《打開蚊帳》),嚇了一跳。「從沒想過視障人士可以學音樂,但既然女兒喜愛彈琴,而且如此有天份,就聘個老師教她吧!」

失明人士要學琴,一點都不容易。一開始時,鋼琴老師需扶著Michelle雙手摸索及熟記每個琴鍵的位置(後來蕭爸爸「發明」在琴鍵上貼上有質感的貼紙,讓她憑觸感記住位置),同時要學習閱讀點字琴譜,並需反覆牢記與苦練,方可彈奏出一首歌;雖然如此,但未有動搖她對音樂的熱愛。在開始學琴後不久,蕭爸爸又發現女兒的另一個『異能』 - 別人是過目不忘,她卻是「過耳不忘」!歌曲只要聽過一次,即可完整彈奏出來,分毫不差。「後來人告訴我,這種能力喚『絕對音準』(perfect pitch)。一般視障人士聽覺靈敏,而我的inner ear比大家再敏感一點點罷了。」她謙虛地道。


幼稚園未畢業,她已在鋼琴老師的支持下參加亞洲鋼琴比賽,以一首英國民歌《Long Long Ago》取得一等獎。蕭爸爸當刻感動到哭成淚人。「那是對Michelle和我們,最好的鼓勵。」十歲時父親更讓她開始學聲樂。及後她決心往鋼琴演奏級邁進,然而在小學二年級時,由於無法掌握切分音(syncopation),即被鋼琴老師認定無法應付樂理考試。「當時老師跟我說,別人一個月學識一首歌,你個女卻要花多幾倍時間!要考五級,唔使旨意。」蕭爸爸說。這番話重重打擊了Michelle,為父不欲女兒傷心絕望,輾轉換了多位老師;而她後來亦沒有令父母失望,考獲鋼琴演奏級。

小學六年級時,她首次參加元朗區歌唱比賽就獲獎。「這是我第一個與唱歌有關的獎項,我一直是學校合唱團成員,後來把《念親恩》、《媽媽好》等歌曲重編,再參加校外比賽,結果連續六年於區內比賽贏得冠軍。後來知道不少高水平的參賽者因為認定我一定奪冠而不參加比賽,使我十分尷尬,自此沒有再報名。」

初中轉讀主流學校 成全港首位視障考生報考DSE音樂科

Michelle的幼稚園、小學及初中時光都在心光學校渡過,由於成績優異,得以考入老牌名校聖士提反女子中學,繼續學業。「由盲人學校轉讀主流學校,一開始時很不習慣,必須重新適應。」她說。蕭爸爸補充,盲人學校的老師不鼓勵凱恩太投入去學琴,原因是社會上的資源不足。以樂譜為例,在香港要找到點字樂譜有一定困難;而懂得教視障人士彈琴的鋼琴老師,更是鳳毛麟角。「而且在主流學校,她的同學都是健視人士,這可讓她及早學會與其他人相處。」

雖然在主流學校,尤其是名校,成績競爭極大,但Michelle依然應付自如。精通鋼琴和聲樂的她在各大小音樂比賽中為母校摘下不少獎項。

2016年校際音樂節更是橫掃公開組的中文、外文歌唱比賽及費明儀獨唱獎冠軍,同時,她又是長跑及游泳好手。曾有人建議她轉戰運動項目,劍指殘奧!經過多番考量,蕭爸爸認為做運動員太艱苦,每星期需集訓三四日,女兒未必吃得消,因此不得不婉拒好意。


Michelle的經歷與音樂造詣,吸引不少NGO邀請她表演。由於盛情難卻,使得她即使平時要花雙倍時間溫習讀書,亦答允演出。「結果是無法兼顧學業,雖然仍能升班,但自覺成績強差人意。」小妮子悻悻地道。當時她告訴副校長,將來想升讀中大或港大,對方卻說:「可唔可以realistic少少?」更指她把自己看得太高;更有老師評定她於中文和通識科只能考獲1級,無法達到大學的基本入學資格。為此,她痛定思痛,推卻所有演出及比賽,專心應試。

問題來了 - Michelle是香港首位報考DSE音樂科的失明人士!因此,沒有pastpaper可以參考,不,應該說,從來都無專為視障人士而設的考卷,怎麼辦?一般考生可以一邊看著琴譜一邊彈奏,但她必須將樂譜換成點字譜,再逐一細摸,才可以彈琴,因此應考時需要額外時間。至此,DSE考的已不單是技巧與樂理,而是考驗她的記憶力和組織能力。事實上,香港政府投放在視障人士的教育方面相當有限,她要克服困難必須要有鋼鐵般的鬥志。

最後,她成功完成DSE音樂科考試,並取得及格。但蕭爸爸卻認為,Michelle的成績應不止於及格,「由於她是全港第一位視障考生,換句話說,任何配套都欠奉 - 考試範圍、考試方式、評分標準等等。我深信他們以評核一般考生之標準去處理,這亦是無可厚非,但難道失明或視障人士就不能報考DSE音樂科嗎?」

入讀中文大學音樂系 冀為同路人爭取資源及機會


「其實在考DSE前後,我己考到英國倫敦聖三一學院LTCL聲樂演奏級及英國皇家音樂學院ATCL鋼琴演奏級文憑。那實在是畢生難忘的體驗 - 應考前,自然要勤加溫習,做做過去的試題。聯絡有關方面購買試卷,才知道專為視障人士而設的點字譜,最近期的一份就是1998年!由於他們會保留每一次考試的試卷,因此幾乎可以肯定,我是自1998年以後全球首位報考的盲人!」Michelle說得平淡。
蕭爸爸補充說,當時只要花港幣約六十元就可從官方購買四份試卷;但若是請專人將pastpaper翻譯成點字譜,每份盛惠四千五百元。「我們只能負擔一份點字譜。」首次考試五十幾分,不及格(及格分數為六十分);第二次考試終獲七十多分。「爸爸以這次經歷鼓勵我,叫我不要為DSE憂慮。」雖無法於DSE音樂科考獲五星成績,但她卻是首位考得DSE音樂科及格的視障人士,對於Michelle、對於她的父母、對於一眾視障人士,都是一種鼓舞。

中學畢業後,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香港演藝學院都想羅致她;同時她又考獲尤德獎學金(港幣八十四萬!),可到英國進修。考慮到Michelle若到外國升學,需要極之獨立,演藝學院則要在她報讀後始向教育局申請撥款,以為她增添學習設施,最後她選擇已早有相應配套的中文大學音樂系。目前她的目標非常明確 - 中大音樂系一級榮譽畢業。


音樂成為了Michelle通往美麗新世界的一扇窗。蕭爸爸感慨:「讓她學鋼琴只是為興趣,並非為了得到甚麼成就或搵食技能,最重要的是Michelle樂在其中。當時我沒想過視障人士可以學音樂,只希望正常人做得到的事,她也做得到。看著她成長、獨立,在音樂路上翱翔,我十分欣慰。」

目前Michelle是香港展能藝術會(ADAHK)的青葉藝術家。ADAHK每年都會舉辦比賽以發掘潛質優厚的傷健藝術家。Michelle於2011年參加了他們的「藝無疆:新晉展能藝術家大匯演」,翌年起參加青葉藝術家「青葉藝術家計劃」,獲得更多進修及演出機會,包括第二屆「展能藝術發展基金」、跟隨賴玉嫦老師學習聲樂等,並與香港管弦樂團等NGO、政府部門、私人機構與媒體合作及交流。

「我希望以自身經歷,讓同路人都知道自己其實蘊含無限可能。我亦希望社會大眾願意投放更多資源,去支持像我一樣,身體殘障的人發熱發亮,以天賦才華去回饋社會。」Michelle堅定地道。
Michelle形容手上這部是她的「電腦」,由中文大學音樂系提供。只要用電腦將文字和歌譜轉成指定檔案格式並透過usb接口傳到「電腦」裡,即可隨時隨地閱讀;同時,又可用作寫字。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1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