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3 - 升降機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3 - 升降機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3 - 升降機


「不錯,不錯。」
深夜的一個公園裡,兩名年青人,一邊喝著啤酒,一邊在吞雲吐霧。
他們吸食的,並不是一般的香煙,而是俗稱「草」的大麻煙。
這個頭髮凌亂不堪,戴著一副粗黑眶眼鏡,並穿著一身「板仔」(即喜愛玩滑板活動的年青人)服飾的,名叫天泓。天泓是一名所謂的「社運青年」,而已接近三十歲的他,並沒有正職。自他所隸屬的激進社運組織的多個領頭人物,因一件轟動全城的案件被捕,並被判入獄後,一向染有吸食毒品惡習的他,便變得更無所事事,鎮日只會吸食大麻和其他軟性毒品。
在他身邊,穿著一身工衣,並染有一頭微啡頭髮的,名叫士德。他是一間升降機保養公司的維修員工,而他與天泓是住在同一個公共屋村的好朋友。雖然他亦有吸食毒品的習慣,但他的毒癮,並沒有天泓的那麼深。不過,他卻是一名兼職的毒品拆家,經常在屋村的範圍,向不良青年提供毒品。
「這一批『草』的質量真的不錯啊。」士德滿意地說道。
「啊,啊!嗚呀!嗚呀!」在此之前,已吸食了不少冰毒的天泓,竟突然站了起來,向著天空手舞足蹈,胡言亂語。
身邊的士德,對這情況已是司空見慣。他不但沒有阻止他,反而更拿出手機來,一邊拍片,一邊興奮地向他作出「聲援」。
「脫衣!脫衣!」
說罷,天泓竟真的脫去上衣,像一個舞蹈員般,翩翩起舞。
當然,他的所謂「舞蹈」,只是一些雜亂無章的動作,全無節奏或美感可言。
「你們在做甚麼?」遠處,傳來管理員的吆喝聲。
「快走!」機警的士德,拖著還在跳著不知是爵士舞還是芭蕾舞的天泓,一起逃之夭夭。
這便是這對自稱「草食兄弟」每晚的日常了。
隔天中午過後,天泓才徐徐的醒來。對於昨晚發生過的一切事情,包括脫去上衣跳舞、被管理員驅趕、與及回到家中的過程,他完全沒有任何印象。
他醒來的第一件事,並不是刷牙洗臉吃早餐,而是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拿出一根大麻煙。燃點過後,他一邊吸食,一邊思考今天的他,到底有何事可做。
他拿起手機,開啟社交媒體程式,瀏覽這天發生的事情。
他的「動態消息」接收到的,全是些沒有營養的垃圾資訊,包括「內容農場」的新聞和來自不同「講是非」群組的貼文等。不消三分鐘,他便失去了興趣,放下手機,繼續吸息第二根的大麻煙。
放在床頭櫃的手機,振動了一下。天泓重新拿起手機查看,原來是一個活動的通知。
「這是甚麼?『驅逐大媽行動』?有趣啊!」
這個活動,是由一個網民發起,號召其他網民於今天下午三時,前往一個公眾地方,向最近經常出沒並進行演唱的一班「大媽」,作出驅趕行動。
百無聊賴的天泓,得悉有這麼的一個行動後,馬上有如獲至寶的感覺。他馬上起床刷牙洗臉,換好衣服,然後便準備出門,先在附近的茶餐廳吃個飯,然後便乘車前往目的地。
但剛打開門,他竟像驚覺甚麼似的,並把門重新關上。他回到房內,從衣櫃的一個暗角裡,拿出一包東西和一些工具。
「哈哈,出發前,先充電,這樣才『夠做』啊!」
他所說的「充電」,正是吸食冰毒。
這一次,他所吸食的分量,遠比平常的多。三十分鐘後,他才滿足的收起東西,「充滿信心」地出發。
剛步出家門,他已感到一種異常的亢奮,並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
接著,他沒來由地把鄰居門前的一個「地主牌」和小型香爐躉,一腳踢翻。隨即,他看到兩個身穿古代服飾的人物,落荒而逃。
「何方妖孽,快快束手就擒!」他威風凜凜地大喝一句後,便前往等候升降機去了。
一會後,升降機便到達了。門打開後,裡面有一對年輕的情侶,和一對母女。
天泓進入升降機,站在按鈕的前方。
這時候的他,已開始有點神智不清,不停抖動身體,並充斥著一種可怖的氣息。
忽然,「轟」的一聲,升降機竟停止了運作。升降機內的電燈,有一半隨即亦熄滅了。
升降機內的小女孩,馬上嚇得哇哇大叫。她的媽媽連忙安慰她,希望可以為她稍稍定驚。
最接近升降機按鈕的天泓,馬上按動紅色的那個「緊急求助」按鈕。
誰知,那個按鈕,竟然毫無反應。
「哮!我命令你,馬上芝麻開門,急急如律令!」
天泓一邊拍打按鈕,一邊亂叫,嚇得那個小女孩哭得更大聲了。
「先生,請你先冷靜一點。」升降機內的那個年輕人,輕輕拍一拍天泓的肩膀,希望可以令他冷靜下來。
天泓回頭一看,那個年輕人,竟變成了他最討厭的一個敵對社運人物。
他瞪大雙眼,說了一句「原來是你做的好事」後,便向那個年輕人揮拳!
那年輕人的反應,倒也極快。他擋過天泓的一拳後,便以雙手推開天泓。天泓撞向升降機的牆壁,發出一聲巨響。他望向前方的升降機按鈕,然後沒來由的,竟發出了一聲呼叫聲。
原來在天泓眼中看到的升降機按鈕,竟全變成了「1」字,上面的顯示屏,更在不斷的跳動。而升降機亦像遊樂場裡的「海盜船」般,猛烈地上下拋動。
當然,這只是天泓看到的幻覺,升降機根本絲毫不動。這刻,升降機其他乘客眼裡,最可怕的,便是青筋暴現,雙眼佈滿血絲,並已開始口吐白沫的天泓。
天泓望向升降機的頂部,突然,他像靈光一閃似的,一邊爬向升降機的頂部,一邊自然自語。
「逃走,快!逃走,快!」
其他的乘客,被天泓的舉動,嚇得啞口無言。
在天泓的「努力」下,升降機頂部的逃生門,竟被他打開了。
他從逃生門爬出,站在升降機的頂部後,向升降機內的乘客叫道。
「Come on! Women and children first! Women and children first!」
 升降機內的乘客,當然不敢向他回應。
接著,天泓的眼裡的環境,竟變成了一個跳水比賽的場地。他望向自己的雙腳,他正站在一個高台。
他輕輕踏前,深呼吸一口氣後,昂然地說出了一句說話:
「大家好,我是世上最偉大的跳水運動員,梁天泓!Let’s go!」
說罷,他便從這個「高台」,一躍而下。
這句說話,便成了他的遺言。

*****************************

天泓的死狀非常可佈,他在躍下的時候,因為撞向升降機槽不同位置的關係,所以他的身體被斬斷成多截,遺留在槽內不同的地方。
消防員們花了多個小時,才能從不同的樓層的升降機槽裡,找到天泓遺體的所有部份。
接下來,因為要作出全面檢查和維修,及要徹底清理升降機槽內的小型遺體殘駭,這部升降機,足足停止運作了一個月的時間。
但即使在重開後,這大廈的住客,寧願要使用樓梯,亦不敢再使用這部升降機。直至一年多後,人們漸漸遺忘這件意外為止。
經過調查後,這台升降機保養公司的一名員工,因涉嫌嚴重疏忽而被警方拘捕。這名員工,在意外發生的前一天,剛替這台升降機完成了一項維修工程。根據保養公司員工的口供,這名員工在工作時,經常喃喃自語自語,間中更有其他不尋常的舉動。而其後,警方在他的家裡,搜出大量包括大麻、冰毒和海洛英等毒品和吸食工具,初步相信他是一名毒品拆家,亦懷疑他在工作前,會有吸食毒品的習慣。
這名被捕的員工,正正是天泓的好朋友,「草食兄弟的」另一成員,趙士德。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