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民主運動 低估政治

民主運動 低估政治



民主運動 低估政治


主權移交後,當大家都盯著北京會否全面干預香港,地產財閥卻在數年間割據香港;當人們一心爭取民主保住自由和改善政府施政,卻是一直所託非人、捉錯用神,持續失敗。錯摸,就是1997年後香港政治的關鍵詞。

2003至2004年,沙士疫症肆虐,廿三條立法干犯港人自由,加上金融風暴,樓價暴跌,引至民怨沖天。2003年七一遊行,逾50萬人上街示威,市民高舉當日《蘋果日報》的大字標題「不要廿三條」、以及由《壹周刊》印製的「蛋糕拍董建華臉」海報,由維園遊行到舊政府總部。人數之多,將銅鑼灣到中環的街道,都塞滿黑壓壓的示威人群。

民怨雖然沖天,但遊行氣氛卻是自限自制。7月乃大熱天時,群眾當日卻響應泛民呼籲,身穿黑衣。黑衣吸熱,體力消耗更快,不少市民中暑入院。當日遊行隊伍去到中環雪廠街近政府山的小斜路,泛民議員在場呼籲市民不必前往政府總部,並可以在雪廠街自由散去,以免擠塞;身水身汗走上斜路、到達政府總部後,又有泛民議員呼籲市民盡快散去,以免阻塞......如是者,50萬人示威就此解散。翌日報章紛紛讚揚參與遊行的市民沒有遺下大量垃圾,中產覺醒。50萬人遊行,只淪為50萬人次,經過鬧市,竟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因此,當年七一大遊行之後,政府並沒有立即撤銷立法,只作幾點讓步,並如期立法。由七月一日到表決期間,整整共八日,民主派卻無提出任何升級或後續行動,亦無表示表決當日會發動拉布或民主派總辭等議會抗爭;只有社運團體呼籲市民在審議當晚在立法會外集會。7月6日,行政會議成員田北辰辭職,自由黨表示投反對票,特區政府才連夜撤回廿三條立法。

大遊行 淪為民主運動無力的遮羞布


廿三條風波和七一遊行,造成日後民主運動的惡習 - 政黨倚賴大型遊行。因著某幾個高官的嘴臉,支撐著遊行人數及情緒;並由建制派成員的意向,決定勝負。民主派只是靠邊站,並無善用議會功能,卻期望從大遊行自然而然換得選票。2004年除夕,10萬人上街;同年7月1日,40萬人上街,民氣一直支撐到了9月立法會選舉。民主派繼六四集會後,期望再一次從大型社會動員之中得到民意授權進入議會 - 他們目標取得30席,但最後只得25席。

這種大遊行旋即淪為支持政黨營運的「市場推廣活動」 - 政黨真的在遊行中收取大量捐款;大型遊行只是換取選票,與勝負、策略、立場等政治功能脫勾。因此,民主派可以在廿三條立法無所作為。當時,梁家傑、湯家驊等一班被吹捧成泛民新星的四十五條關注組,於7月9日包圍立法會大台,彈結他高歌,受盡台下人民歡呼支持,但其實他們一直不反對廿三條立法,只關心立法諮詢不足、條例字眼不清。那時候坊間並無反對這班大律師的聲音,他們亦廣受參與示威的市民視為同路人。由此可見,有一定人數的市民早在2003年開始,甘於參與抱持某種立場兼且手段不明,但關於表達不滿的大遊行。

涉足政治 然後低估政治

爭取普選之本質是甚麼?在做的又是甚麼?道義上是還政於民;但從權謀的角度看,就是奪權;溫和一點的也叫博奕......但無論如何,這也是極為凶險之事。而這班在零三七一「政治覺醒」的社群,卻是未有這份覺悟。用傳媒刻意發明的字眼,就是他們旨在「渲洩不滿」,同時低估了政治。

傳媒常說政府「施政失誤」,政黨常告訴你「政府很無能」,中產覺得普選是用來炒特首魷魚。人人也在睇小政府,睇小政治,卻無法想像政府才不是蠢。70年至2010年間,政府與財閥合謀,用幾千億玩財技、用保皇黨在立法會通過法案、用幾萬人的公務員團隊,做大規模的社會工程去弄權兼獲利。

(編按:讀者欲購買《皇天擊殺榜》,可致電《熱血時報》26209630,或到熱血時報網上商店購買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0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