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4 - 獵奇飲食指南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4 - 獵奇飲食指南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4 - 獵奇飲食指南


「正中紅心,Yes!」

穿著一身軍服,利用一把已改裝的氣槍,剛把一隻野狗擊倒在地的亞坤,興奮地叫道。

自少已凶殘成性,對動物沒有一丁點尊重的他,正和他的朋友志良,志明和小光,正一起在這個人煙稀少的郊外地方,進行他們每月一次的「遊戲」。他們現正進行的狩獵活動,只是這個遊戲的「前賽」。

而在一小時後,遊戲的主菜,即將開始。

這一次的狩獵活動裡,他們捕獲了一共六隻流浪狗。那六隻可憐的流浪狗,全被關進籠裡。他們便把籠子全搬上車後,便開車把牠們運送到附近的一間村屋去。到達後,身為廚師的小光,便把當中最幼嫩的一隻,拿到隔壁的另一間村屋,去預備他們這天的「佳餚」。其餘的五隻,接著便被注射了興奮劑。

「只得寥寥的五隻,不到十分鐘便會還『玩完』了吧!」志明在嘀咕地道。

「有甚麼不好!」志明的哥哥志良,興奮地說道:「玩完了,便可以『加餸』吧,劇烈運動過後的肉,美味無比啊!」

「時間差不多了,小光已預備好,快把牠們趕進去屋裡!」亞坤說罷,便跟志良志明一起,把五隻雙眼已通紅的流浪狗,全數趕進屋內。

接著,他們便火速進入另一間村屋去。這時候,小光已預備好火鍋的湯底和配菜。他們一行四人,一邊坐下進食,一邊看著投影機播放出來的節目。

「咬,咬!咬碎牠的骨頭!哎呀!」亞坤一邊吃著熟得剛剛好的肉塊,一邊向著投影機的螢幕大叫。

正在播放的,並不是甚麼電影或紀錄片,而是從隔鄰屋內不同的角度,直播著五隻流浪狗在互相廝殺的情況。他們將這間屋命名為「陷阱屋」,因為屋內佈滿著各種各樣的器材,例如捕獸器、玻璃碎、腐蝕性液體和利用尖刀製成的陷阱。

而他們用作火鍋的食材,正是剛才那隻幼嫩的流浪狗。

正如志明所說,不到十分鐘後,五隻流浪狗已停止了廝殺,全數慘死於屋內。有的,是被咬死並分屍;有的,是不幸被屋內的陷阱所傷流血不止而死。

小光確定了狀況後,便站起身來,拿起一把刀和一個盤,走到隔鄰的屋內。這小光當真全無人性可言,即使甫屋內,已聞到極重的血腥味,而且滿地均是肉屑殘骸和骨頭,但他還是可以冷靜地進行他的「任務」— 以廚師的身份,找尋當中還可食用的「食材」,去為他們的火鍋「加料」。

兩小時後,飽頓一餐的他們,便把東西執拾好,包括把隔鄰村屋內的動物殘肢丟掉,與及將血跡清理好後,便滿足地駕車離開,回到市區去了。

兩年前,他們在一個群組裡認識對方,成為志趣相投的好朋友。平日的他們,與一般的人無異,並是社會上的「高薪一族」。但每逢週末,他們便會走在一起,進行各種「獵奇式」的活動。

除了獵殺動物外,他們還喜歡以極為殘忍的方式,去享受以野生動物作為食材的「佳餚」。

他們會仿效在書本裡和在網上找到的方法,以最泯滅人性、最殘忍的方式,去虐殺動物,然後進食。

他們曾找來一些田雞,放進一盤水裡,先把牠們冰封後,再把冰作鑿碎拿出,一部份生吃,一部份再煮熟進食。他們亦試過把鴿子固定在針板上,以漏斗將滾油硬生生地灌進體內,然後吃掉炸熟的內臟。有一次,他們把雞放在微波爐裡「叮」熟,然後再把熟透的雞「放血」,喝掉熱燙燙的「雞血湯」。

最殘忍的一次,是他們仿效了電影「黑獄斷腸歌」的結局情節,把一隻活生生的小野豬,放進一大煲滾的白粥內,弄來了一煲「生滾豬紅豬骨粥」。

總括來說,這班人,絕對是一班違反天理的人渣。他們還會拍下許多的照片和影片,並笑說會籌劃出版一本「獵奇飲食指南」,把他們珍貴的經驗,公諸同好。

雖然作惡多端,但他們行事小心,以避開所有的法律制裁。實在,除了天譴外,真的看不到有誰可「收拾」他們。

然而,當天譴真的到來時,誰也沒有辦法,作出阻止。

這一天,他們再次到郊外去,進行他們每月一次的「遊戲」。不知是否因為天氣太過陰沉的關係,今天的狩獵收穫強差人意。在狩獵了近兩個小時後,只能勉強捕獲一隻小兔子。

就在他們感到萬分沮喪的時候,小光竟看到不遠處,出現了一隻野豬!他們馬上用氣槍向牠作出攻擊。但不知道是否因為牠皮肉太厚的關係,在連射了數十槍後,竟也傷不了牠的分毫。而詭異的,是這隻野豬竟沒有逃走的打算,只一直停留在原地,像在期待下一波攻擊似的。

「去你的,竟敢看不起我們!讓我用我的『寶貝』收拾你吧!」

亞坤說罷,便從背包裡拿出一另一把槍。這並不是一把普通的氣槍,而是一把真槍!

亞坤把一些麻醉子彈上膛後,「砰砰砰」的響起數槍。他的槍法非常好,麻醉子彈全數擊中,野豬應聲倒地。他們歡呼一聲後,便一起上前去,把這隻異常沉重的野豬拖走。

他們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這隻野豬搬上車,把牠運送到他們的村屋去。商討過後,他們決定了要用烤的方法,去享用這隻看來非常美味的野豬。

在進食前,亞坤還是希望進行他最喜歡的遊戲,把野豬和兔子困進「陷阱屋」內,進行第二部份的虐殺遊戲。

雖然其餘三人極力反對,認為在「強弱懸殊」的情況下,這根本是多次一舉。不過,亞坤還是決定一意孤行,並逕自的嘗試為野豬注射興奮劑。

但就在他左右手各拿著一支興奮劑注射液,預備為野豬進行注射時,籠裡的野豬,竟突然醒來,並猛烈地開始掙扎。瞬間,牠已撞毀了本應非常牢固的鎖,並從籠中逃脫,迅速奔離村屋的範圍。

因與野豬距離極近而被嚇了一跳的亞坤,向後跌撞,意外的把興奮劑刺中了志明和小光!一會後,他倆便慘叫了一聲,接著發了瘋似的,向亞坤和志良襲擊。

正當他們四人正在展開追逐戰的同時,那隻本應已逃走了的野豬,竟回來村屋外的空地位置,並把反應不及的小光撞倒。

小光跌倒的位置,剛好是已生火的燒烤爐。他的頭撞向燒烤爐去,臉部隨即被燒烤網黏著。烈火燒得熊熊的,不一會,小光的臉便被烤熟。他抽搐了一回後,便停止了掙扎,附近只留下一陣有少許焦味的肉香。

野豬在撞倒小光後,便轉向其餘三人追逐。他們三人在逃命的時候,竟被野豬迫進了「陷阱屋」內。志明甫進屋內,便被捕獸器夾住左腳。他慘叫了一聲後,便剛好跌在一個裝有利刀的陷阱上。他的身體和頭部均被插穿,死狀非常恐怖。

看到志明慘死後,志良便拿了一瓶腐蝕性液體,打算潑向野豬。誰知野豬向他一撞後,他便失足跌在地上。那瓶腐蝕性液體的瓶口,竟不偏不倚地插在他進他的口。咕嘟咕嘟的,他把腐蝕性液體一滴不漏的,全喝進肚去。

這個志明,連一聲也哼不了地死去。

最冷靜的亞坤,看準機會後,便立即衝出屋外,然後拔足狂奔。

但他只走了一段短距離,便跌進了一個洞裡。

泡製這個洞的,不是別人,正是亞坤他自己。

這是他之前為了捕捉野生動物而設置的一個陷阱。

洞內滿佈尖刺、玻璃碎和動物骸骨。亞坤被尖刺插滿全身,但他並沒有馬上死去。反而在留彌之間,眼前出現一幕奇異的畫面。

他看到的,全是他人生中殘殺過的動物。

這些動物,正身處在一處只有白光的地方,不停地向他招手。

當中一隻長有仿若人類手臂的小野豬,伸出手來,抓住亞坤的腳。

牠一邊拉著亞坤往那班動物的方向去,一邊竟說起話來:

「感謝媽媽,替我成功報仇!」小野豬說道:「來吧,我們已等了你很久啊!」

說罷,現實中的亞坤,便滿臉惶恐地死去。

完成了「使命」的那隻野豬,滿有靈性地拯救了那隻被困的小兔後,便與牠一起離去,回到屬於牠們的地方去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