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All of Me》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All of Me》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All of Me》


距離那次不幸事件,至今已有一個星期了。
這段期間,家華的表情一直沒有變過。

這個星期以來的他,每天也是目無表情,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

「家華… 呀!」

小玲的這聲慘叫,成了她的遺言,並且每天徘徊在家華的腦海,長久不散。

那是一個星期天。
一個徹底改變他倆命運的星期天。

跟往常一樣,家華和小玲會睡至日上三竿,然後一起外出,前往逛街娛樂。下午二時多,他倆手牽手進入鐵路車廂後,隨即擁在一起,卿卿我我。

「那邊發生甚麼事?」小玲問道:「好像有人在起哄啊。」
「可能有些小爭執罷了。」家華回答:「別理他們。」
「但我有些害怕啊。」小玲不安:「我好像聽到慘叫聲呢。」
「哈哈,可能是妳的錯覺吧,我倒是聽不見甚麼慘叫聲。」家華笑道:「更何況,有我在妳的身邊,妳甚麼也不用怕。因為,我會好好保 ─」

他的「護」字還未說出口,小玲赫然變得臉色慘白,雙眼瞪得極大。她雖然張大了口,卻完全說不出話來。家華回頭一看,一名紅了雙眼、拿著染血刀子的年輕人,正在車廂內一邊瘋狂襲擊乘客,一邊向他們步步迫近。眼見如斯狀況,小玲嚇得動也動不了。幸好,她身邊的家華還能保持冷靜,緊緊牽著小玲的手,預算帶著她避開這危險。不過,當瘋子只有咫尺之近,家華在近距離目睹對方眼神的時候,他的腦海忽然變得空白一片。

他的身體,作出一個連他自己也想不到的本能反應。
失了神的他,以雙手把小玲推向瘋子,自己卻順勢後退。

「家華… 呀!」

可憐的小玲,帶著錯愕無比的眼神,被瘋子在背後刺了狠狠的一刀。她慘叫了一聲後,便倒在地上,動也不動。接著,鮮紅色的血液,從她背上諾大的傷口不斷湧出,瞬間完全染紅了她的純白色裙子。

眼看著倒在血泊的小玲,家華頓時回復了清醒。
他馬上脫下外套,蹲下身子,希望替奄奄一息的小玲止血,企圖把她從鬼門關拉回來。

但一切已經太遲了。

因為失血過多,小玲當場死亡。
那名瘋子,最終被車廂內勇敢的乘客們制服,再被到場的警察被拘捕。最後,這名隨機殺人犯,被法院判處死刑,結束生命。

然而,這已彌補不了一切。
這一切,包括無辜失去性命的小玲、小玲傷痛欲絕的家人、和被罪咎感譴責的家華。

「你給我走啊!」小玲父親叫道:「你不是答應了要保護她、照顧她一生一世的嗎?在她最需要你的時刻,你作了甚麼好事啊?」

在小玲的家門,家華垂下頭,跪在地上,不發一言。
小玲的父親,罵得滿臉通紅;小玲的母親,哭得呼天搶地。

「你別再妄想!」小玲父親決絕:「你跟小玲的關係,已被你的那一推,徹徹底底地推走了。除非連我也死了吧,否則我是絕不會允許你前來她的葬禮!我絕對不會允許,你聽到了嗎!」

就這樣,家華帶著絕望的心情,萬念俱灰地離開了。
這個星期,伴隨著他的,只有懊悔和寂寞感覺,和懷念著和小玲的無數溫馨回憶。

『我會盡我所有的努力去保護妳,至死不渝。』
『此生此世,我也不會離開妳,因為我最愛的便是妳。』
『若果妳發生甚麼事的話,我願意用我的性命,去換取妳的生命啊。』

想著自己過去的這些承諾,家華感到羞愧無比。
家華心裡在想,這些承諾竟是如此不堪一擊。在安逸快樂的日子,說出這些動聽的話,是多麼的容易,卻原來是充滿著虛妄和荒謬。只有當真正的危難來臨,身體那自私的反應,才是最誠實和最真實的回應。

他對不起小玲。

今天晚上,家華與往常一般,獨自在家流著眼淚,喝著烈酒,任意讓罪咎感和對小玲的思念,徹底侵蝕自己的身與心。唱機播放著的,是小玲生前最愛的一首歌。

這一首歌,名叫《All of Me》。
這一首歌,意味著他倆互相向對方付出所有的承諾。
這一首歌,亦是他倆每次在溫馨纏綿、愛慾交戰的時候,必定會聽著的一首歌曲。

【I give you all, all of me.  And you give me all, all of you.】

忽然,他想到自己在過去曾對小玲許下的一個承諾。

他陡地精神一振,眼裡重現失去多時的光芒。
因為,他已想到了一個可以向小玲付出所有,切實地實踐的承諾。

小玲的葬禮,雖不算太過冷清,但前來的人不算太多。小玲家的親友一向不多,加上因為哀傷而刻意低調,故此不少親友只送上花圈,未有親身到來。小玲的父親,一邊忍著哀傷,衷心向前來的親友點頭感激,一邊金睛火眼地留意葬禮現場,看著那害死女兒的家華,會否仍不知廉恥地前來。

令他如釋重負的是,直至瞻仰遺容結束,也沒有見到家華的縱影。

「女兒,我們愛妳,再見了。」

最後,隨著小玲父母這句道別說話,擺放著小玲遺體的棺木正式蓋上,靜靜等待隔天上山火化。一會後,親友們隨即陪伴著小玲父母親離開,預算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再送別小玲,走她的最後一程。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在這最後的夜晚,小玲並不是孤單一人。
在已封棺釘的棺木裡,帶著一束花的家華,正輕輕擁著小玲,在她耳邊說著溫馨纏綿的話。

「小玲,我愛妳。」家華說道:「我不會讓妳孤單一人的。」

原來,家華不知用了甚麼方法,賄賂並說服葬禮的負責人,讓他在瞻仰遺容完成後,進入棺木,與小玲的遺體一起被封在棺內。他為了彌補自己的過失,預算讓自己與小玲一起進入那上千度的火爐,與她一起火葬,化成灰燼。

他要做的這件事,全因他想起了那個承諾。
一個他可以真正做得到的承諾。

『雖不能與妳同時出生,但願有一天,我能與妳一起離開塵世,化為灰燼。』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