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一百一十集.不能說的往事

百鬼夜吟.第一百一十集.不能說的往事



百鬼夜吟.第一百一十集.不能說的往事


此事已是十多年前的事,阿佳只是透過父母所說,組織出來的一件如幻擬真的事。

那個升中的暑假,阿佳沒有功課要做,每天都相約即將不再一起的同學,阿榮和阿昌四處去玩。

可能這是他們最後的暑假,他們會漸漸疏遠,各散東西。

直至暑假最後一星期的某夜,阿佳回家後有點異樣,阿佳媽媽阿娟發現他一整晚一言不發,卻不以為意。再到了深夜兩點,全家都睡了的時候,阿佳卻在大吵大鬧。

阿佳父母都醒過來,到阿佳的房間去,就看見阿佳坐在床上,面色變得紫青,臉上還佈滿血管,樣子相當可怖。

阿佳父親同叔好像知道是甚麼回事,喝道:「何方鬼怪,要侵害我家人?」
阿佳以一把年長的男性聲音,發出笑聲:「哈哈哈哈……」
同叔向妻子阿娟示意到房間拿一些東西。
阿佳聲音沙啞說:「十幾年了。」

「十幾年?甚麼意思?」同叔一邊想著,一邊說。然後,同叔接過阿娟拿回來幾件東西,解開上面的紅線,翻開絹布,是一尊手掌般大的佛像,口中念念有詞。

阿佳面上呈現一絲痛苦神色,說:「阿同,你都風流快活了十幾年了。」

同叔答道:「我都知道是你了,阿柏。」
「哼,你還好意思記得發生過甚麼事?今日我就是回來報仇。」阿柏說。
「冤有頭,債有主。你要報仇就找我,不要傷害我兒子。」同叔說。
阿柏說:「是嗎?我的一家全都被你害死,你說不要傷害你兒子?」說罷,就飛身撲向阿娟。

事出突然,阿娟閃避不及,被撲到地上,並且發覺耳上一涼,耳朵就被咬傷了,發出慘叫。

同叔見狀,立即將手上法器向兒子身上擊去,說:「阿柏,你在生奈何我不了,你再死一次也奈何我不了!」
阿柏說:「你以為這樣嗎?」一手捉住同叔手上法器,反擊向同叔眼睛處,隨手一劃,一道血花拉出。
同叔只被擦傷,後退了兩步,說:「可惡,就要你魂飛魄散。」說罷,口中念起咒語,再將法器擊去兒子額上。

阿佳被擊中,全身軟癱下來,同叔拿出一個小瓶子,再念了一句咒語,然後就封起瓶子。然而,幫兒子和妻子治傷。

事後,同叔對所發生這事的背後,似有不可告人的原因,守口如瓶沒說出來,反而向阿佳問清楚這天去過那裡。

阿佳說起這天的事都有點迷迷糊糊,只記得跟阿榮和阿昌,到了學校後山去玩。在山上,他們玩捉迷藏,以山上木屋的一帶範圍作躲藏。

而他最後記得,自己曾經過路中心有一棵綁了紅繩的樹幹,就有一間破爛的木屋,不禁進去看看,望見對正大門有一個神檯,接著聽到一把沙啞的聲音,笑著說:「喔!故人之子。呵呵……」

然後,阿佳再次醒來的時候,就已經是同叔幫他治理的時候。

還有,自此以後,阿佳也沒再見過阿榮和阿昌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