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5 - 失眠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5 - 失眠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5 - 失眠


景滔是一個患上「長期失眠症」的病人。

在這個高壓且鬱悶的城市,曾經有過失眠經驗,甚至是長期受失眠困擾的人,並不罕見。

不過景滔的情況,卻與其他人不一樣。

他已有整整三年時間未試過成功入眠。

他不清楚自己開始失眠的原因,亦記不起這是從那一天開始的。他只知道,這三年以來,無論他有多麼的疲倦,他就是無法入睡。

雖談不上是一個「二世祖」,他卻是一個生活無憂的人。他的雙親已離世多年,剩下了一大筆遺產和物業,令他既沒有照顧年邁雙親的負擔,亦沒有經濟上的壓力。

他是一個平易近人、健談、且善於聆聽別人傾訴心聲的人,故此他有很多的知己好友。

另一方面,他雖然暫沒有穩定兼可談婚論嫁的女友,可是他的身邊,卻一直不乏女伴。

在很多人的眼中,他是一個接近完美的大好人,和沒有任何壓力的幸運兒。

但「長期失眠症」卻偏偏找上了他。

醫生多次反覆診斷的結果,均認為他的身體非常健康,亦沒有任何異常。他有尋求精神科醫生的協助,不過,即使是如何重劑量的安眠藥,也不能令他成功入睡。

他聽從過朋友的建議,嘗試過很多不同的方法,包括尋求催眠師、占卜師、降頭師、甚至是其他五花百門江湖術士的協助。他亦試過花一整天的時間,到一間戲院去看同一齣沉悶的電影。

結果,這些方法卻完全沒有任何效用。

為了可以成功入睡,景滔願意付上任何代價。

不過,就在這天,他的命運,將徹底地改變。

這天在一個討論區裡,一個網友以私訊的方式,把一個網站的地址傳送給他。

他在電腦的瀏覽器開啟這個網址。這個網頁,是屬於一間科技研究公司。網頁的內容,全是一些他看不懂的技術文章,和一些有關失眠症的研究報告。想了一會後,景滔便向他們傳送了一封電郵,內容主要是講述他的情況,並盼望可以找到徹底解決問題的方法。

不過,他對這間公司,並沒有抱太大的期望。畢竟,他已試過太多的方法了。而他亦已下定決心,若果在半年內情況還沒有改善的話,他會選擇以自殺的方式,結束自己的一生。

電郵送出後,對方並沒有即時作出回覆。他一直等待,而數天過去後,他還是沒有收到任何的回覆。

結果,就在整整十天之後,當他已差不多遺忘了這件事的時候,對方竟作出了回覆。

對方表示了解過他的情況後,有信心可以提供協助。他們可以利用一台儀器,嘗試協助他入眠。不過,由於這是一台剛完成開發,還未正式推出市面的儀器,故他們希望先與景滔見面,向他詳細講述當中可能涉及的風險後,才讓他自行決定是否使用這台儀器。

見面的時間,約定在兩天後的傍晚。

這天,景滔在完成工作並吃過晚飯後,便前往這間位於一個工業區的公司去了。

他到達的時候,一名穿著筆挺西裝的男人,早已在接待處等候多時。

「陳景滔先生?」那男人向景滔問道。

「對啊。」

「你好,我是這間公司的創辦人,黃國仰。」

說罷,他伸出手來,熱情地與景滔握手。

接著,他一邊介紹公司的背景,一邊帶景滔參觀這間公司。

他們首先前往辦公室的範圍。這裡的面積不算太大,並只有寥寥的數名員工。不過,當他們經過辦公室,打開一道門,進入一個大型實驗工場後,那裡卻完全是另一番的光景。

這裡有林林總總、各式各樣的儀器。對於科學研究,景滔並沒有任可知識,亦沒有太大的興趣。他最關心的,便是今天可能會使用的那台儀器,能否真正幫助他解決長期失眠的問題。

一會後,黃國仰便帶領景滔,進入了實驗工場裡其中的一個房間。

房間裡有一張床。床的旁邊,放置了一台手提電腦、一些電線、和一台大小和洗衣機差不多的儀器。

「這便是我們最為自豪的新產品了。」黃國仰說道。

接著,黃國仰便向景滔解釋這台儀器的操作流程。首先,他會為景滔進行一個身體測量,從而作出一個使用這台儀器的風險評估。接著,他會利用風險評估所搜集的數據,與景滔商討下一步。

身體測量的過程頗為繁複,歷時了超過一個小時。黃國仰向景滔解釋,這是為了收集全面的數據,從而提升風險評估的精確性。

結果,在完成了風險評估的運算後,時間已是晚上的十一時了。

「風險評估的結果,可簡單地利用兩個數值去表達。」黃國仰一邊望向手提電腦屏幕的數字和圖表,一邊向景滔解釋道:「你可透過使用這台儀器入睡的成功率,高達八十個巴仙。但同時間,你在入睡後不能再次醒來的機會率,亦有百分之五十。」

聽罷解釋後,景滔的心情非常複雜。

對於這個成功率,他感到非常滿意。但另一方面,假若自己真的一睡不起的話,那該怎麼辦?

不過一會兒後,景滔便完全想通了:既然早已有了自盡的覺悟,那麼從此一睡不起,也不算是一壞事吧!起碼,他有機會脫離失眠的痛苦,重新享受到「睡得香甜」的感受,怎麼說也是值得一試吧。

景滔向黃國仰表達了他的意願後,接著,黃國仰便安排景滔簽署「生死狀」。一切準備就緒後,景滔便躺在床上,預備接受這個治療。

黃國仰把一些電線貼上他的頭部各處,並吩咐景滔閉上眼睛後,便啟動了這部儀器。

隨著一些機械啟動的怪叫聲,這個將會改變景滔一生的治療,正式開始。

起初,景滔除了感到一些電流通過他的頭部外,並沒有其他感覺。但十分鐘過後,他竟感到了一種失落已久的感覺:眼皮變得越來越重,昏昏欲睡的感覺!

最後,儀器在運作了十五分鐘後,已失眠了整整三年的景滔,便已沉沉入睡,並不停地在打鼻鼾,睡得非常香甜。

一直透過手提電腦在留意著景滔情況的黃國仰,此時終於展現了一個如釋重負的會心微笑。但他的工作還未完結,接著的一連數天,他需要透過儀器收集的數據,留意他的身體狀況。

大約十多個小時後,本已沉沉入睡的景滔,突然睜大雙眼,從沉睡的狀態下完全醒過來。

本來,這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不過這時候的他,竟不再是身處在那個實驗房間的床上,反而是身處在一個公園的草地上。

他感到莫名奇妙。他馬上站起來離開這個公園,打算去找黃國仰問過究竟。他一直的走,但一路上,竟完全看不見任何一個人,街上亦沒有任何車輛。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手機卻不能接收到任何的訊號。

他感到了一點不安 — 自己是進入了甚麼異度空間了嗎?

步行了兩個小時後,他終於到達了黃國仰所在的公司。

剛進入他的公司,景滔便低聲驚呼了一聲。因為,那裡已是一個空無一人的空置工廠大廈單位。所有的儀器,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迷迷糊糊地離開那裡後,第一個反應,便是決定要回家好好睡一覺。

幾經辛苦回到家後,他馬上躺到床上去,期望這只是一個可怕的惡夢。

誰知道,他竟不能再次入睡!

一心以為解決了長期失眠問題的景滔,竟旋即再次失眠!

接著的一連數天,景滔回復了昔日的狀況,再次成為一個長期失眠的人。但更糟糕的,是他現身處的這個城市,竟已是一個空無一人,亦沒有電力供應的死城!

而這天,當他步行到這座大廈的天台,打算以死去結束這個惡夢時,一把熟悉的聲音,竟在他的耳邊響起。

「陳景滔先生!請問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黃國仰!」景滔驚道:「你在那裡?我現在那裡?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啊?」

「陳景滔先生,請你先冷靜一下,讓我慢慢的向你作出解釋。」黃國仰平靜的說道:「根據儀器提供的數據,數天前的那項治療,相信已成功解決你長期失眠的問題了。」

「這是甚麼鬼話!」景滔怒道:「那你是在與夢中的我在對話嗎?」

「對不起,但你卻說中了事實。」黃國仰續道:「雖然你已成功入睡,不過,你將不能再次睡醒,並會永久停留在這個夢境空間裡。」

「甚麼?」景滔嚇得跌坐在地上。

「請你放心,我們的研究,絕對不會停止。或許有一天,我們會找到把你重新喚醒的方法。」

「那我想請問一下,你可幫我一個忙,把我的生命,作出了結嗎?」景滔臉如死灰地道。

「對不起。」黃國仰冷冷地說道:「我們並沒有這方面的授權,辦不到。」

這時候,景滔再也忍受不住,慘叫一聲後,便從大廈的天台,一躍而出。

景滔的身體一直往下墮。但當他的身體,終於碰撞到地面時,他不單沒有死亡,更連一點痛楚也感受不到。

「陳景滔先生,讓我來提醒你一下。」黃國仰的聲音再次響起:「因為這是夢境的關係,所以你並不會死去,亦不會感受到任何的痛楚。」

「甚麼!」景滔絕望地呼叫。

「我要說的話,到此為止了。」黃國仰笑道:「有進一步消息的話,我會再與你聯絡的。再見了。」

景滔軟癱了身子,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

他多麼的希望,這只是夢境一場。

但一會後,他便詭異地失笑了起來:他正身處的,不正是一個夢境嗎?

 在現實世界裡長期失眠,與在睡夢裡作一個長期失眠的夢,會有任何分別嗎?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