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只得一晚》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只得一晚》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只得一晚》


《不知兜多少個圈   這晚我共妳偶遇   只可惜我們之間   隔了妳的一個他》

刺眼的陽光,從窗外投射進來,照射在宿醉未醒的家晉臉上。
家晉徐徐地打開雙眼,驚覺自己竟身處在一個不熟悉的環境裡。
「為甚麼會有這麼猛烈的陽光啊?這究竟是甚麼地方?」家晉心想。
他馬上從床上起來,仔細地打量四周的環境。
毋庸置疑,這是一間酒店房間。
他的身上,連一件衣服,甚至內褲也沒有。他的衣物,散落在房內的地上。
「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我為甚麼會在這裡啊?」
他努力地回想昨天晚上的經過。而身為《Hangover》電影系列忠實影迷的他,腦海裡不期然地浮現了一幕幕主角們「斷片」後的恐怖畫面。
幸好,當看到放置在床頭几上的一張紙條和一幅即影即有相片後,他便釋除了所有不安的疑慮。
照片裡,是他和一名女生親蜜的自拍照。但這幅自拍照,卻並沒有清楚拍得那女生的樣貌。或許更確切的說法會是:那名女生,顯然並不願意向鏡頭展現她的樣貌。
而那張紙條上寫的,只有簡單的一句說話。

「感謝你給我一個快樂的晚上,若能早點認識你,那該是一件多美好的事。」

紙條上,並沒有寫下任何名字,只有一個意思不明的英文字:「S.」。
「『S』?」家晉心想:「這到底是誰?」
家晉從極度混亂的思緒,追尋昨天晚上發生過的種種片段。
慢慢地,他已能掌握到一個概況。
昨天晚上,他本來約了一位朋友晚飯。但因為對方爽約的關係,於是他只好前往一間酒吧,獨自在喝著悶酒。在那裡,他遇上了一名女生。她與家晉一樣,同是隻身前來這間酒吧,而這名女生,看起來有一種說不出的落寞和憂鬱。因為出於好奇的關係,家晉便主動上前向她攀談。
起初,家晉感覺到她的戒備心非常重,築起了一棟厚厚的牆。不過一會後,他倆開始找到了很多共同的興趣和話題,談得非常投契。
他倆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他們喝了很多酒,亦坐得越來越接近。在有意無意間,他倆開始出現了很多曖昧的身體接觸。
終於,家晉鼓起勇氣,吻向她的雙唇吻上。
她並沒有抗拒。就這樣,他倆就在酒吧內激情擁吻。
接著,他倆便離開了那間酒吧,登上一輛的士,前往這間酒店,翻雲覆雨了一整個晚上。
家晉只想不通一個地方:她看來並不是一個經常會發生「一夜情」的女生,所以,既然他倆談得如斯投契,為甚麼她要連名字也不留下的不辭而別?
他凝望著那幅照片。無論他如何努力回憶,他竟也無法想起那女生的樣貌。
這時候,他的手機響起了。
致電家晉的,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文進,亦正是昨天晚上爽約的那位朋友。
他拿起手機,按下接聽鍵。隨即,他便以連環發砲的粗話招呼這個朋友。
「對不起啊,晉哥大人!太太不肯『放人』,我也沒有法子,你便再原諒我一次吧。」文進連忙解釋說道。
「每一次,你也會把嫂子搬出來當『擋箭牌』。」家晉不滿地說道:「有機會的話,我真要好好的跟嫂子談一談。」
「別說這些了,你現正身在那兒啊?」文進強行把話題岔開:「你還記得今天下午一時,在尖沙咀文化中心,我們約好了一起前往國明的婚禮嗎?」
家晉望一望手機的時間。還好,只是早上十時,他有足夠的時間回家換衣服。
「當然記得。」家晉回答說道。
「好吧,下午十二時半,在尖沙咀地鐵站等吧。」
掛上電話後,他馬上起來,執拾好地上的衣物後,再梳洗更衣。
離開房間前,他盡最後的努力去搜索房間裡的每個角落,希望可以找得到屬於那女生留下的任何蛛絲馬跡。
只可惜,他一無所獲。
他帶著失落的心情離開房間。完成check-out的手續後,便乘車回家去了。
乘車的途中,他還是在努力的思考昨天晚上的每一個小節,期望可覓得一點線索,從而可嘗試尋找這名女生。
當然,家晉最為在意的,還是那名女生的樣貌。
但無論他怎樣努力,他還是沒有辦法記起她的樣貌。他只是依稀記得,那女生身上,有一個非常特別的記號。
家進心想,這是甚麼樣的魔法、降頭還是迷藥的效果嗎?
果真是的話,為何忘記了的,就只是她的樣貌,和她身上的記號?
「我還會有再機會見到她的機會嗎?」家晉心想:「若果真的有機會再見到她的話,我必定會不顧一切,上前與她相認啊。」
回到家並換好衣服後,他便準時前往約定的尖沙咀地鐵站,預備與包括文進在內的一班大學同學,一起前往文化中心的婚姻登記處,出席國明的婚禮。
他與國明不算熟落,亦從未見過他的未婚妻。不過,因為國明的婚禮,只在文化中心進行簡單的註冊儀式,並不會舉行婚宴的關係,他亦樂於與一班大學一起前往這種「免費」的觀禮。
所有人到齊以後,他們一行六人,便一起浩浩蕩蕩的步行前往文化中心去了。
到達後,身為主角的國明,便上前去跟家晉他們打招呼,並逐一握手,感謝他們抽空出席。
身型健碩的國明,並沒有穿上華麗的禮服。他只穿上了一條深藍色的牛仔褲,配上一件白色的恤衫和黑色的皮衣,感覺非常低調。文進向家晉解釋,或許這是因為他的過去,所以並不希望太過高調進行這次婚禮。
畢竟還未到三十歲的他,已經有過兩次離婚的經驗。換而言之,這一次已是他第三次結婚了。
文進說道,之前他有跟國明好好地談過,亦有與他的未婚妻見過面。故他深信這一次,國明是真真正正找到自己的真愛了。
不過,對於這一切,家晉其實並不關心。
這刻家晉的腦海中,只在努力回憶昨晚那女生的樣貌與及那個記號。雖然並不太可能,但他還是奢望自己可以再遇上那個女生,並可與她有交往的機會。
當他還在沉思的時候,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新娘在爸爸的陪伴之下,徐徐地步入會場。
新娘並沒有穿上婚紗。頭髮長長的她,只化了一點點淡妝,穿上了一條深紫色的長裙和一對高跟鞋。她帶點緊張地向親友們微笑點頭,接著,她爸爸便把她交給身為新郎的國明了。
家晉一直在留意著這個新娘。但因為刻意地坐在較遠的位置,與及忘了戴眼鏡的關係,所以他並未能清楚地看到她的樣貌。
不過,對於看不清楚的新娘,家進竟感覺到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證婚儀式完成後,新人與及家人和到場的親友,便一起前往文化中心外拍照留念。包括家進在內的六名大學同學,當然亦有上前合照。
他們完成合照後,新郎新娘便跟他們逐一握手。
就在家晉與新娘握手的時候,家晉的身體,竟不期然猛烈地震動了一下。
他震動的原因,是因為她看到了新娘的手背上的紋身。
那個紋身,就是他一直也想不起的那個記號。這個配合了指南針和心型圖案的紋身,和他數年前在胸前刺上的那個紋身,竟然是一模一樣!
眼前的這個新娘,就是昨天晚上與他溫馨纏綿的那名女生啊!
握手過後,他一直呆立當場。
他定過神後的第一個反應,便是從口袋裡取出那張紙條,和那幅即影即有自拍照,打算上前與她「相認」。
但向前走了兩步後,家晉便徒地停下了腳步。
這是因為家晉的眼神,和新娘的眼神,剛有過了短暫的接觸。
家晉從她的眼裡,看到了一絲的無奈和不捨的感覺。
但這種無奈和不捨,卻只是一閃即逝。轉瞬間,她便轉而望向他的丈夫國明,並深情地吻向他的臉頰。
「真的要把新娘搶過來嗎?我憑甚麼?」家晉心想:「說到底,我只是連她名字也說不出來的陌生人了吧。」
這時候,文進的叫聲,剛好把家晉帶回現實。
「家晉,還在發甚麼呆啊!」文進說道:「要一起前往唱K去嗎?」
「唱K?」家晉問道。
「對啊,就我們一行六人,加上四個我們剛認識的女生啊!」文進回答說道。
「好吧!但今天的我,只想唱梁漢文的情歌呢。」家晉感慨地說道。
「梁漢文?為甚麼啊?」文進留意到家晉手中拿著的照片和紙條,便向他問道:「你手上拿著甚麼?」
「沒有甚麼特別的。」家進把照片和紙條放回口袋裡後,便向文進說道:「出發吧!」

《妳說妳一早與他   約了這天要下嫁   只好怪今晚才認識   太晚》

願天下間有情人都可以拋開包袱、不顧一切、勇敢地去愛,最後能修成正果、終成眷屬。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