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6 - 雙胞胎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6 - 雙胞胎



櫻木茶的驚慄短篇:06 - 雙胞胎


樂兒和楚兒是一對雙胞胎。

她們的母親在生下她們後,便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兩天後,本身患有嚴重抑鬱症的父親,亦因為受不了失去愛妻之痛,在家中燒炭自殺身亡。

她倆是一對帶來不幸的雙胞胎。

父母雙亡後,她倆便被送到孤兒院去,在那裡長大。

樂兒和楚兒長得十分相似。孤兒院裡的人,經常分不清誰才是樂兒、誰才是楚兒。因此在她們六歲生日時,孤兒院最愛錫她們的朱姑娘,便把一對分別是紅色和藍色的髮夾,送了給樂兒和楚兒,好讓院裡所有人可以把她們分得清楚。

自此之後,她們便分別有了「紅髮夾樂兒」和「藍髮夾楚兒」的花名。不過有時候,她們也會佻皮一下,交換髮夾,令人錯認她們。

除了長得十分相似外,她們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奇異祕密:其中一人受到傷害的話,另外一人,亦會受到同等的傷害,和感受到同等的痛楚。故此,為了避免對方在無緣故的情況下受到牽連,她倆對日常生活的各項細節,均會非常小心,盡量避免受傷。

畢業後,剛二十歲出頭的她們,已是婷婷玉立的小美人,引來不少狂蜂浪蝶的追求。但她倆卻早已有了一起「終生不嫁」的默契,希望兩姊妹可以一直相依為命,一起生活,一起終老。

其實,這多少是因為自小以來,她們已不斷被人稱呼為「帶來不幸的雙胞胎」、「不幸之神的托世」。故此在成長的過程,她們便一直被潛移默化,害怕與其他人建立關係,從而為別人帶來不幸。

只有朱姑娘一直安慰她們,說這是毫無根據的指稱,希望她們可放開包袱,活出快樂的人生。

可惜的是,即使她們並不是甚麼「不幸之神的托世」,但這個「不幸之神」,卻從來也沒有離開過她們。

它一直對樂兒和楚兒虎視眈眈,期望向她們施以重重的一擊。

因為工作關係,楚兒需要在今天的傍晚時份,前往新界一處偏遠的地方,進行探訪工作。樂兒則一如以往,在家中邊看電視,邊等待楚兒回家。

這個地方的治安一向很好,故楚兒亦安心獨自一人前往。

不過,比起較為機警的樂兒,楚兒卻有一個缺點。她對突發事情的反應比較緩慢,亦沒有樂兒般敏銳的判斷力。

想不到,這個缺點,竟成為了她的「催命符」。

當完成了探訪的工作,並打算乘巴士回家時,她看見不遠處的草地上,有一隻倒臥的小狗。一向喜愛小動物的她,馬上前去查看。

誰知當她走近小狗時,身後竟走出一個人,以硬物向楚兒的後腦施以重擊!

這是一名「扑頭黨」。今天第一次出動的他,預先戴上面具,預算以受傷的小動物引誘受害人,然後從背後施以重擊,掠奪財物後,再逃之夭夭。

當他成功擊倒楚兒,再從她的手袋裡搜掠出所有財物後,便打算轉身離去。

誰知楚兒因不甘被劫,竟奮力地撲向這名賊人,並以手指甲把他抓傷。混亂之間,楚兒竟把他的面具揭開,目睹他的真面目。

「啊!竟然是你!」楚兒驚叫道。

楚兒驚呼的原因,在於這名賊人並不是一般無名無姓的普通人。反之,他是一名經常在電視節目出現,略有知名度,後卻因為犯事而絕跡於娛樂圈的中年藝人。

這名中年藝人,雖然因為生活艱難而被迫幹上這種勾當,但他只是希望「謀財」,沒有「害命」的打算。想不到出師不利,第一次「出動」便被認出了真面目後,在情急之下,他動了殺機。

他以手上的鐵鎚,不停地向楚兒施以重擊。楚兒雖已被打得一臉是血,但仍沒有逃走的打算,只一直死命地抓著他不放。

最後,這名中年藝人以極重的一擊,把楚兒打得頭骨破裂,當場氣絕身亡。

可憐的楚兒,就在毫無預警之下,結束了其短暫的一生。

接著,他馬上進行毀屍滅跡的工作。他先把楚兒的屍體,運往附近的一個樹林。挖了一個洞後,便將屍體埋葬。他亦有小心處理現場,確保沒有留下任何證據後,才安心地離開,並回到家去。

楚兒的屍體沒有被人發現,而警方亦沒有接獲楚兒失蹤的報案。

有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案發後的第三天,警方便以「涉嫌謀殺」的罪名,於新界區的一個公屋單位,拘捕了這名中年藝人。

不過,這宗謀殺案的受害人,竟不是楚兒,反而是因為單位滲出血水,被破門入屋後,發現倒臥在血泊中的樂兒!

楚兒的死亡,竟詭異地牽連了她的雙胞胎姊妹樂兒!

警方當然不會知道這離奇的內情。他們拘捕這名中年藝人的原因,是憑著單位的地上,用血寫上的一個名字。

作出搜證後,警方憑樂兒身上留下的指紋、她指甲殘留的皮肉、與及現場的衣物碎料,已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名中年藝人是兇手。

不過,在進行尋找證人和案件重組時,警方卻陷入了一個困難的局面。

除了科學鑑證的結果外,不論是保安員的口供、閉路電視的片段、或中年藝人八達通的紀錄,均沒有證據證明住在新界北區的他,有前往受害人樂兒在港島南區的家。反之,從他所居住屋村的閉路電視片段,證明案發當晚,他只曾離家約個多小時的時間。

這個時間,是絕不足以讓這名中年藝人來回案發現場的。

換言之,從這個角度看,他可是擁有一個不在場證明啊!

另一方面,這名中年藝人被捕時,他以為是因為在樹林裡的藏屍被發現。但當他接受盤問,得悉被殺害的是一名身處港島南區的女子時,他詫異得說不出話來。結果,當他得悉被害人的樣貌,和被殺害的情況時,他終於受不住,徹底地精神崩潰了!

之後,這名中年藝人一直處於癡呆的狀態,除了一直喃喃自語,重複說著甚麼「沒有可能,有怪莫怪」的話外,並沒有給予任何有用的口供。

不過,因為科學鑑證的證據確鑿,他最終還是被重判入獄。

這件離奇的兇殺案,更成了一時的熱話。很多人都以神祕學的方式,去嘗試猜測這個「不可能的不在場證明」的可能性,與及犯人變得精神崩潰的原因。

當中卻沒有任何人,能聯想到這件事的關鍵,是出於一對雙胞胎的詭異聯繫。

最後,當孤兒院的朱姑娘,替樂兒的遺體安排在火葬場進行火化時,同一時間,埋葬了楚兒的那個樹林,竟也起了一場火警。消防員在救熄了火後,卻一直找不到任何起火原因。

他們只找到一具已燒成炭焦、完全不能辯認身份的遺體。

就這樣,樂兒和楚兒這對曾被人稱為「不幸之神的托世」的雙胞胎,從此便永遠消失在人間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